即時

教長:免置教育於危險 “我不能是民粹主義者”

(八打靈再也1日訊)教育部長馬智禮說,他不能成為一個民粹主義者,因為這樣就會把教育課題推至危險的處境。

Advertisement

他在接受馬來西亞前鋒報訪問時表示,我們根據人民想要的,但想要的不一定是需要;因此我們在做決策時,會和相關人士及單位,包括非政府組織、私人界、政府及部門等進行商討及交涉。

免費早餐非隨性決定

他聲稱,涉及教育的政策及方針是長遠的,因此須確保政策可持續發展,以形成一個生態系統,唯有確保相關生態系統完整,才能取得最好成效。

他也以免費早餐課題為例,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夜間的決定,其實不然。這是需長時間來推行,需與國家經濟行動理事會 (MTEN)及財政部商討,探討之前的架構。

“經商討後,我們確保可建立相關生態系統,並尋求首相同意,再尋求副首相支持;之後再帶入國家經濟行動理事會,該理事將給予全力支持。”

“這並不只是給予食物,之前我們給予貧窮學生‘免費食物補助計劃”(RMT)’,但現在我們給予所有學生,不僅是食物而是有營養,可協助學生智能發展的食物,以打造更健康、聰明的下一代,學生知道他們所攝取的營養,我們將教育他們,因此我說這並不僅僅是食物。”

馬智禮強調,免費早餐有一定的程序及步驟,教師將一同用餐,在用餐後需放回餐具等,目的是要培養下一代如日本人的紀律。

他說,這並不僅是科目,有人要求辦這個科目,辦那個科目,如果我們都做,那我們的孩子就會超負荷了。

平衡人民要求最挑戰

馬智禮提及,在新大馬時代,身為教育部長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平衡每個人民的要求和希望。

他表示,他只是政治界新人,背景是教育出身,這可能影響他對一些課題的看法,因此不能成為一個民粹主義者。

他聲稱,政治是觀感遊戲(permainan persepsi),儘管教育部長的職責專注在教育課題上,但須承認的是教育部長是政治委任的職位。

談到如何應對一些已可歸類為侮辱的批評時,他則回應,他所做的一切都為了國家、人民及社會,所發生的一切都屬於挑戰的一部分。

“挑戰將讓我變得更好及成熟,挑戰也教會我這社會就是如此的迷亂,因此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政治圈內是個新人。”

“我之前從事教育及研究領域,政治方面我是新人,所以所發生的一切都讓我變得更強大,每一天都有要學習的新事物。一切批評、侮辱及憎惡等,我會正面看待,需要不斷的提升自己。”

針對是否曾感失望及絕望時,馬智禮表示,他之前的經歷成為他的優點,即在教學期間,有學生成績很好很成功,也有不如預期中的,但不能就此失望,反而需正面看待,從中學習及克服。

詢及每當想起所面對的挑戰,是否影響睡眠時,他則回應,如果他無法入眠,並非因為想到所面對的挑戰而已,而是也需展開最好的長期教育對策。

“94歲都不說累” 馬哈迪是學習榜樣

馬智禮聲稱,馬哈迪是他學習的榜樣,每當覺得疲憊時,想到94歲不輕言累的馬哈迪,他就覺得自己沒資格喊累。

他說,94歲都不輕言放棄,不說累,經常說之前講的東西還沒實現,他比對方年輕一倍,更不能沒士氣,所以視首相為榜樣。

他表示,教育並非屬於一個人,也並不屬馬哈迪或馬智禮,而是全馬人民的心願,所有人士及群體都有他們的心願及希望,但政府不能因為要滿足特定群體而忽略其它方面。

他希望看到的是,該部所作可影響未來的10、20及30年,而這些都是從首相的願望中體現出來。

他剛被委任時,首相敦馬哈迪也召見他,並告知以前他擔任教育部長時,就有特定心願。

“他第一次出任首相時無法達成心願;現在第二次拜相,要確保這些心願達成,如果可以想要在有生之年看到,其中包括打造有價值的大馬社會,以成為全球典範。”

馬智禮聲稱,如今如果提到紀律、勤力、創新、科技等,都會聯想到日本,因此馬哈迪希望有一天大馬人可像日本人一樣,但這一些需從建立生態系統開始。

他指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採取第一項措施是要確保還生存的人民之後展開營養的飲食,第二是確保下一代人民比上一代高。第三是確保他們有紀律及文化。因此,他們一起準備食物,教師一起吃等,但他覺得不僅是日本,一些著名的大學,如牛津,他們也和教授一同用餐,這是平常事。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