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

“我還能活著出來嗎?” 男子奮戰15天繞鬼門關一圈

(波德申18日訊)一名確診冠病的35歲保險從業員蔡京富,在長達15天的冠病治療煎熬時期,在鬼門關繞了一圈,由始至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如何感染,感染源頭到底在哪里,而且在送院醫院重症區的路上,他心想:“這次,我還能活著出來嗎?”

蔡京富憶述起過去那大半個月與冠病抗爭的日子時說,他是於4月17日開始發燒,翌日到臨近診所接受抗原快速檢測試劑(RTK-Ag),很快拿到了確診的報告,他隨即再接受準確性更高的鼻喉拭紙測試(PCR),同時回想過去一周是否曾與誰接觸過,但詢遍曾碰面的朋友及客戶,皆沒有人確診。

Advertisement

“我在家中接受了3天的居家隔離後,在21日晚上與同樣被感染的胞姐一同送往沙登醫院冠病隔離中心,展開長達15天的冠病治療煎熬時期。我在送院首日就出現血液缺氧現象,由於病情較為嚴重,入院翌日被轉移到重癥病房觀察。”

蔡京福說,在入院首三天,不停的進行各種抽血、肺部掃描、X光等身體檢查,加上病情反複,身心理承受著莫大煎熬,根本沒有胃口進食,後來開始嚴重咳嗽,每次咳嗽與呼吸都伴隨著肺部的劇烈疼痛。

他指出,經過數日治療後,在4月27日乘搭上救護車,本以為可以結束治療返家休養的他,最終卻因為血液缺氧嚴重,在沙登醫院的安排下,再度轉移到雙溪毛糯的冠病重癥區繼續治療,而在此之前,他已聽說雙溪毛糯專收“難以救治”的冠病患者。

他說:“坐在救護車內聽著緊急鳴笛聲,我坐著吸著氧氣,看著一旁的長者躺在病床上,嘴上套著呼吸器,我們正在被送往雙溪毛糯醫院冠病重症區的路上,我心想:這次,我還能活著出來嗎?”

因確診冠病而接受長達15天的治療蔡京富,直言從“鬼門關”饒了一圈,慶幸自己還活著。

蔡京富說,在4月27日至5月3日在雙溪毛糯醫院接受治療的期間,每天都要接受大動脈抽血帶來的疼痛,四肢大動脈幾乎布滿針孔,全天候都要戴著氧氣罩度過。

“接受了長達6天治療,對我而言簡直是場噩夢,我在5月2日終於解除了呼吸器,翌日早晨收拾好行裝準備出院,而當時原本還有另一名巫裔病患一同出院,對方卻在臨走前突然病發,緊急送到樓上病房繼續治療,讓我心有餘悸的同時,再一次感受到冠病的可怕。”

他憶述,自己是該病房內最年輕的病患,同房的年長病患情況則較嚴重,有些人已經無法站立,需要包覆紙尿片,甚至自己曾眼睜睜看著準備出院的長者突然病情惡化,被轉送到加護病房(ICU),也不知最終能否順利出院。

蔡就富指出,在加護病房接受治療的大部分病患屬於第五階段(Stage 5),他們必須要強制昏迷,靠呼吸系統輸氧,而其距離這個階段,只差一小截。

目前已經出院並休養了將近2周的蔡京富坦言,慶幸自己當時還是成功出院,但在離開前與醫生會診時,看到醫生拿出肺部掃描報告,才赫然驚覺自己的病情已達到第四階段,距離鬼門關就只差一步之遙。

目前在家中休養的蔡京富,將自己的遭遇上載臉書,提醒社會對冠病的重視度。

慶幸撿回一條命

蔡京富雖逐漸康複中,但在進行線上訪問時仍不時咳嗽。他說,在甫出院一周仍劇烈咳嗽,甚至無法說話,如今情況已經減緩,偶爾會出現呼吸困難、胸腔疼痛。

他說,他下個月還需到醫院複診,至於會否留下永久的後遺癥暫時不得而知,但能夠“撿回一條命”,他深覺自己無比幸運。

他透露,在醫院等待辦理冠病入院者近百人,當中超過60%的華人,超過半數都是50歲以上的長者,能順利走出醫院真的很幸運。

蔡京富感謝所有的醫護團隊,冒著生命危險來拯救冠病患者。他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讓社會人士有更高的警惕。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