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地方

憑歷練疫情下求存 歌台老闆打8份工養家

(威南27日訊)因疫情導致歌台業無法開工,45歲的歌台業者許堡焜勇於尋找出路,從當送餐員、批發麵包流動小販到從事網賣飲水機、電線工、二手車輛中介等,目前的他共打八份兼職工,為一家六口的溫飽拼搏。

在高淵火車橋下經營北極星燈光音嚮娛樂機構、“鍾愛一生”婚宴策劃和Vone活動策劃公司的老板許堡焜,因冠病疫情無法辦婚宴、歌台及活動,讓他不但陷入零收入的困境,還有一筆一筆的家庭和生意開銷在等著他付費。

Advertisement

許堡焜中三畢業後,便開始了他的打工生涯至1998年的金融風暴才回鄉打工,因接觸社團的卡拉OK後與朋友合股嘗試創業,大約23歲時,用母親的2萬本錢自創了歌台。

“我中三畢業後,做過地磚工、家私廠、水泥工、裝修工、到新加坡打工等,種種的打工經歷和不斷向前輩不恥下問,才造就今天的我,也讓我成為了一只打不死的蟑螂。”

今年3月的行動管制令初期,許堡焜成為一名送餐員,送餐點給高淵附近一帶的居民。

“我起初是抱著疫情快結束的心態去外送,但因防疫設備如手套、口罩等成本過高及5月份各行各業逐漸解封,我便再兼職麵包流動小販增加收入。”

他說,流動小販和送餐員看似好賺,但每日的工作時間很長(早上7時至午夜1時),還需冒著生命危險在馬路上行駛。

“送餐期間,一日最多賺取80令吉,但我卻三度遇上車禍,最後導致摩多嚴重損壞,無法再修,我便暫停打工。”

“我那時候很迷茫,完全沒有方向,不知道該做什麼,本想開羅里送貨,但顧及年幼的2名孩子。與朋友多次商量後,他建議我嘗試網賣飲水機,每月只要售出3台水機,還會有底薪。”

許堡焜說,他的朋友勸他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要多方面投資,所以網賣飲水機後,他便接觸其他網賣平台,開始網賣其他日常用品。

他說,因網賣時間自由,但薪水不定,所以再尋找其他兼職維持生計。

從10月份起至今,他共兼職8份工作,分別是網賣飲水機、網賣各類日常用品、殯葬服務的文書工作、靈位中介、二手車輛和羅里中介、家私工、電線工及幫忙岳母銷售手工春卷。

“我的微信大約有4000名朋友,每日最多可賺取幾百令吉,若相熟的歌手問起,我也給予他們鼓勵及指點,讓他們嘗試網賣,增加收入。”

他透露,有些歌手自小開始,只會唱歌,其他都不懂,也不習慣以往一晚可賺取幾百令吉到如今每日只能賺幾十令吉的生活,所以多少會有沮喪感及失落感。

歌台娛樂業需兩三年恢復

許堡焜說,依據目前疫情的情況,歌台娛樂行業需要兩三年才能完全運作,所以在這段期間,牽涉其中的各行各業不能白白等待,需自行找活路自救。

“只要你想做,用心去做,便有得做;不要因他人三言兩語的批評,沒嘗試便自我放棄,這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不能做的。”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