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慢性病濫藥加速功能老化 控糖降壓延緩腎衰

(吉隆坡訊)一般人年過40歲,身體各器官功能都會開始衰退,腎臟功能(腎絲球濾過率,eGFR)也會隨之退化,但長者的腎臟功能各異,有的人已經80歲,但腎功能良好,根據個人體質、是否患上其他慢性疾病、有沒有不良嗜好、藥物過量、情緒等有所不同。

長壽卻不知有慢性病

Advertisement

究竟腎功能隨年齡退化到什麼階段,才算是患上慢性腎病呢?腎臟內科顧問郭琍珊醫生(Dr Kok Lai Sun)表示,研究顯示需根據腎臟組織變化和功能變化來決定。

首先,從腎組織結構而論,腎臟一般在40歲開始老化而逐漸萎縮,腎體積和重量也隨之減少,腎血管也會硬化,到了八九十歲時,可能腎功能只剩下50%,但是,這不代表長者已患上慢性腎病,如果腎臟結構沒有問題,也沒有蛋白尿等症狀的話,可能只是正常的老化現象。

腎臟內科顧問  郭琍珊醫生 (Dr Kok Lai Sun)

“腎功能變化方面是從40歲開始,

每10年逐漸下降10%,平均每年下降1%。

通常40歲以上者的腎功能約有90%正常操作,

到了70歲,腎功能大約剩下75%,

這是我們可以接受的正常範疇。”

所以,她強調,必須關注腎臟健康,否則人類越來越長壽,但卻不知道自己患有慢性腎病,而在發現患病時,已經是晚期慢性腎病或需要開始洗腎(透析治療)。如果可以儘早發現,就有逆轉或減緩腎功能退化的可能。

她指出,慢性腎病越來越普遍,有的長者甚至“很容易”患上慢性腎病,這主要因為長者有潛伏性的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其他的病因還包括肥胖或家族遺傳,如患有風險因素更需要儘早進行檢驗。

須灌輸病人正確觀念

“慢性腎病患者不能忽略的是情緒困擾,病人因倍感壓力、憂鬱,甚至認為患上腎病等同‘世界末日’而萌生輕生的念頭,我們必須告訴病人如何與慢性腎病共存。很多時候,病人會認為自己不能再像從前般健康,所以焦慮不安,並且不斷往負面思考,有的病人也認為慢性腎病如癌症般‘無藥可救’。”

在缺乏對慢性腎病認知的情況下,有的病人會尋找昂貴但無效的偏方或治療。“許多病人在初次見面時,還沒有瞭解清楚自己的病情,馬上就拋出‘我能夠避免洗腎’、‘我的腎臟有沒有辦法恢復’的問題。醫生首先要安撫病人,確定病情和決定下一步治療。雖然腎絲球受損後會留下疤痕及無法再生,但是有辦法可以延緩腎功能的損傷。”

患有慢性腎病不等於走上絕路,前提是要灌輸病人正確的觀念,鼓勵病人面對疾病。除了病人本身需積極治療,病人家屬的支持也很重要,因為有家屬的陪伴和鼓勵,病人就不容易感到絕望或輕易放棄。

她表示,慢性腎病患者必須降低蛋白質的攝取來減緩腎功能的損傷,可是,病人也會缺乏蛋白質而面對營養不良、出現肌少症等問題,所以,病人可以通過低蛋白飲食取得平衡。

“一般人的蛋白質攝取量建議是每日體重每公斤1克蛋白質,而醫生會建議病人在慢性腎病第三階段落實低蛋白飲食,每日攝取體重每公斤0.6至0.8克的蛋白質。”

如要慢性腎病第四階段的病人想要更顯著放緩腎功能的退化,可以再減少蛋白質的攝取,但是建議需配合酮酸治療,否則病人將缺乏“優質蛋白質”。

腎功能剩下8%須洗腎

許多研究已經證實,酮酸治療能夠減緩腎功能的退化,同時可以維持病人的營養,只不過在開始治療以前,醫生和病人必須進行溝通,畢竟不是每個病人都願意服食藥物或有能力負擔更多的藥物開銷。

有的長者同時患有糖尿病、高血壓,接受的藥物治療肯定需要吃許多藥,我會儘可能減少他們的藥物,或換成具有結合治療或“二合一”功能的藥物,儘可能讓他們感到歡喜。

而她曾協助一名女患者,是在65歲的時候因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加上頻密的尿道炎問題,以致腎功能衰竭,處於慢性腎病第四期。

她說,患者坦承很累很無助,很想好好活下去,不願成為家人的負擔,她甚至想要用錢“購買”更多的時間,以避免洗腎來照顧年幼的孫子。

“這都是多數年長患者所面對的困擾,所以,我們會逐一瞭解和提供協助,例如給病人注射紅血球生成激素(erythropoietin)讓病人更有精神可以照顧孫子,同時通過治療控制蛋白尿、落實低蛋白飲食和酮酸治療,以延緩腎功能惡化和洗腎。但我強調,一旦腎功能剩下5至8%,病人就無可避免必須洗腎。”

病人也擔心有限的家庭收入無法負擔昂貴的洗腎費用,因此,郭琍珊向她分析說,當下爭取時間延緩腎功能退化的同時,也向非政府組織申請經濟援助,成功爭取時間的話,一切可以慢慢再談。

在病人積極配合、家人全力支持和陪同下,病人最終“賺”到了5年免洗腎的時間。

40歲開始 腎功能每年降1%

正常成人的腎臟功能從40歲開始隨着年增長而退化,平均每年下降1%,而年齡超過65歲以上的長者,腎功能理應有75至80%的功能,但礙於許多長者患有其他的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疾病等,以致腎功能的退化更迅速。

腎臟內科顧問 黃永欽醫生(Dr Ng Eng Khim)

一旦受損無法復原

腎臟內科顧問黃永欽醫生(Dr Ng Eng Khim)透露,有些長者習慣到藥房購買非醫生處方的藥物服用,而藥劑師在不知對方的健康情況下推薦了一些不適合的藥物,特別是止痛藥,以致服藥後對腎功能造成損傷。

“對於一些習慣使用草藥或傳統治療的長者,無論是中藥、草藥、直銷保健品等都建議停止服用,因為我們對有關的藥物不瞭解,而且,這些藥物的成份和劑量未必適合所有的病人。 ”

有的病人會說,他們服用這些傳統藥物或保健品後感受到療效或健康獲得改善,這可能只是暫時性的療效,如果認為藥物有效且要長期服用,最好不間斷進行腎功能的篩檢確定才是最安全的方式。

他表示,許多患者到腎臟科諮詢時,都抱着尋找“強腎藥”以逆轉腎衰的期望,很可惜的是,腎臟內已固定數量的腎絲球細胞一旦受損是沒有辦法增生或復原,所以,慢性腎病患者想要腎功能好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慶幸的是可通過治療延緩腎損傷和惡化。

飲食要少鹽多喝水

年輕或年長慢性腎病患者的治療大致相同,不過,在處方藥物給長者方面則需要更小心,例如降壓藥的劑量要拿捏得當,否則急於降壓可能產生負面或反效果。

“患者需要調整生活習慣,包括飲食要少鹽、足夠的水份、減肥或控制卡路里、適量運動、減少高量蛋白質的攝取。”

要怎樣知道腎衰的情況是否受到控制?

可以從腎衰的進程來進行評估,

例如腎功能在一年內退化5%

就表示延緩功能失敗了。

“儘管運動有助於維持身體健康,但礙於長者身體功能退化及運動跌倒風險,因此長者必須胥視個人能力做適當的運動,最好經過物理治療師的檢驗和評估後推薦適合的運動,而且天天持續才能見到效果。 ”

無藥專治慢性腎病

他指出,有的長者因為有“三高”的問題,所以接受多個專科醫生的治療和服用多種藥物,會重新評估他們所有的治療以減少藥量,例如一些藥物隨着病情受到控制而停用,一些非主要的藥物如協助改善神精線症狀的維生素B群也可以停用。

有時候並非擔心藥物對長者腎臟造成負擔而減藥,而是因為長者比較善忘,容易將藥物搞亂,所以要處方最簡單、最少藥丸或最方便服用的方式如一天只需要吃一次,以避免吃錯藥或劑量引起反效果的風險。

他說,目前還未有一款藥物專用於治療慢性腎病,所以,醫生是以哪個問題對腎臟帶來負擔而決定治療的先後,例如血壓過高就要把血壓穩定下來、吸煙的問題則勸告病人戒煙等。

 低蛋白飲食 搭配酮酸治療

雖說年長的慢性腎病可以通過低蛋白飲食延緩腎衰,但並非每人的落實方式相同,必須胥視情況而定。

黃永欽說,患者落實低蛋白飲食不能只靠醫生,還要與飲食治療師配合,以全面計算或衡量患者的飲食作出適當建議,例如長者嚴格執行低蛋白飲食會否出現卡路里攝取不足或營養不足而身體乏力,所以需要特別謹慎。

低蛋白飲食的同時搭配酮酸治療效果更好,但前提是患者能否接受這種結合治療,因為患者在減少攝取蛋白質的同時,需要服用一定劑量的酮酸藥丸。

“我通常會建議患者嘗試2至4個星期,如果可以接受,而且飲食治療師也同意患者做得到後,那就最好能夠繼續下去,因為這是一個避免低蛋白飲食導致營養不足的方式。 ”

酮酸治療不是藥物

當然,酮酸治療也有其獨特之處,包括協助回收尿素(urea),通過減少這些蛋白質代謝分解的主要含氮終產物,進而達到減輕腎臟負擔的療效。

“有些年長的患者會把酮酸治療視為一種藥物治療,並擔心服藥傷腎,所以,我們首先要排除他們的誤解,解釋說這不是藥,而是營養輔助品(需要醫生處方)。”

儘管顆粒狀的酮酸比一些藥物較大,而且服用的劑量較多,但是,當患者看到結合治療的成效後,例如尿素減少,患者不容易感到疲勞,自然而然對治療更有信心,並更有動力繼續接受低蛋白飲食合併酮酸治療,相信這樣的努力是值得的。

文 \ 包素函   整理 \ 梁盈秀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