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即時國內地方

住院20天戰勝日本腦炎 小凌飛恢復活潑好動

(威南9日訊)上個月感染日本腦膜炎的9歲男童陳凌飛住院20天戰勝病魔,日前痊癒出院,其精神體力逐日回升,打羽球、騎腳車、上網課,活潑好動如常。

陳凌飛的父親陳成俊(43歲)受訪時指出,凌飛是在6月3日發燒嘔吐,他們先送他到私人醫院治療,因為出現渴睡、頭痛、嘔吐、不能吞咽、全身肌肉不受控制、意識障礙等異常反應,3天後轉到檳城中央醫院確診患上日本腦炎。

Advertisement

頭痛嘔吐不能吞咽

“為了讓凌飛的腦部完全休息,醫生注射藥物讓他進入‘冬眠’,其中3天在緊急病房,凌飛連呼吸都靠儀器。”

從孩子躺在病床,醫生就讓陳成俊夫婦作最壞的打算,孩子可能會坐着輪椅,不能吃固體東西要喝液體。但8天後陳凌飛從加護病房出來,每天都在康復,意識清醒了、臉部肌肉能活動了、慢慢能說話、手腳能動,每天給父母好消息,最後一天他在醫院走來走去吵着要回家。

“我真心感謝急救室各專科醫生,尤其中央醫院的專業救護給了我們夫婦巨大的信心,讓我們甚至忘記懼怕,堅信孩子一定會康復。”

陳成俊和妻子鍾春雁均為補習老師,育有3子,凌飛是幼子。

記憶力沒受影響

陳成俊形容,因為腦部肌肉不受控制,凌飛發病時臉部幾乎沒有表情,完全不能講話,但在出院抵達家門看到兩位哥哥後,他開心的笑了。

“出院那天晚上開始他就能笑了,開始能吃東西、能吞口水,就像裝上插座一樣,接通電路身體活動機能就回來了。”

凌飛的康復超過90%,記憶力不受影響,只是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以前能打數小時羽毛球,現在打一二場就會喊累。沒有病發之前他是一個非常好動的孩子,每天都要挨罵才會靜下來。

“他現在特黏媽咪,出院後每天要睡午覺,這是以前沒有的習慣,我相信他腦部需要更多時間休息。”

他笑說,可能在加護病房睡覺時,醫療團隊一直在他身邊講英語醫療術語,凌飛剛回家講了幾句簡單的英語,過後就講回潮洲話了。

“昨天是他第一天上網課半個小時,開學時他會跟大隊回學校。”

毒蚊或從住家對面果園飛來

陳成俊一家五口在光明花園住了18年,衛生局沒有在其住家周圍發現毒蚊,但在對面果園發現蚊子的蹤跡,相信這是源頭。

“行動管制令期間,我在住家門前畫了一個露天羽毛球場,也常常和孩子往果園裡轉玩遊戲,也有可能我們每天在外面打羽毛球到晚上七八點,他可能被毒蚊叮咬。”

本報記者到訪時,陳凌飛和父母及兩位哥哥在住家外面的馬路上打羽毛球,完全是一個健康活潑的孩子。

他表示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搬家,因為他全家人都喜歡大自然,每年他都會帶孩子去幾次野外森林露營,與蚊子接觸是免不了的。

“這事之後,我們全家人、鄰居和親戚都去打了日本腦炎預防針,這是有必要的防範措施。當然還有很多流感的預防針需要去注射,但現在這裡是日本腦炎高風險區,所以就先注射這項疫苗。”

懂多一點:

庫蚊傳染日本腦炎

日前檳州已出現3宗日本腦炎,其中2名患者是來自威南縣雙溪峇甲Kampung Badak Mati的2歲孩童及Taman Kuang的8歲孩童,第三例患者則來自檳島西南區。

日本腦炎是一種由病毒感染的疾病,主要是以庫蚊(Nyamuk Culex)為病媒。庫蚊於黃昏至黎明時分最為活躍,它們通常在骯髒積水處,比如禽畜污水及堵塞的排水溝,或者是大量積水的稻田裡繁殖。

當庫蚊叮咬帶病毒的豬隻、家禽或野生雀鳥後就會終生受感染,再叮咬人類將病毒傳播。

日本腦炎的潛伏期為4至14天,通常小孩及大人感染後較容易發生臨床徵狀,其他年齡層則較多沒有徵狀。輕微者只有發燒和頭痛,而病情嚴重者則會在短時間內出現頭痛、發高燒、神智不清、昏迷、抽搐等症狀,甚至死亡。日本腦炎的病死率可高達30%,部分康復者中也會有永久性神經或精神後遺症。一般成人對病毒株已有免疫力,感染者主要為小孩。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