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東西明周刊副刊

從早賣到晚 人人排隊吃牢咖哩飯

亞羅士打區內有很多咖啡店和小販檔口擺賣粉紅色紙包裹的咖哩飯,該咖哩飯外紙印有“監牢咖哩飯”(Nasi Kaku),名稱不僅引起民眾的注意和好奇,該咖哩飯的銷量平均每天能賣出逾1500包,最近也進入外州市場。

Advertisement

“監牢咖哩飯”引起民眾議論紛紛,如有者指飯是監牢囚犯煮後批發給市場售賣的,有者則指是前囚犯煮來售賣,說法各不相同。

米都角頭間餐館兼監牢咖哩飯創辦人郭銘銓揭開該咖哩飯名之謎,他解釋,他角頭間店面就位於米都舊監牢路 (Jalan Penjara Lama),所以才取名監牢咖哩飯。

他說,監牢咖哩飯的馬來文名是Nasi Kaku,Kaku在閩南話是指監牢。

“小時候,長輩喜歡對頑皮的小孩說,‘你不乖,等下警察關你坐Kaku吃咖哩飯’,所以我就把飯包取名為監牢咖哩飯。”

他坦言,很多人反映指監牢飯(簡稱)的名稱非常不吉利,相反的,他認為這名字是一個噱頭,能引起民眾談論和購買。

他當初選擇售賣監牢飯的原因是角頭間餐館生意慘淡,就想方設法設計一道美食來吸引顧客,最後決定推出咖哩飯,咖哩是採用他獨家秘方烹煮。

他說,他本身非常喜歡吃用紙張包裹的咖哩飯,以前他長期在外州工作時,發現外州並沒有賣類似的咖哩飯,這種咖哩飯是吉州的特色美食。

他說,監牢飯在今年4月推出後,只在餐館內售賣,獲得很多顧客支持,後來他乾脆批發給咖啡店和小販檔口售賣,生意越來越好,便把角頭間做成中央廚房供應市場所需,不再做餐館了。

他說,監牢飯分別在早市和晚市售賣,不僅在亞羅士打售賣,上個月起更批發到雙溪大年、大山腳、北海以及檳島。

他透露,他與友人在霹靂怡保開設監牢飯的中央廚房,監牢飯8月起在怡保一帶開始售賣,他也計劃日後採用連鎖店方式行銷監牢飯,目前吉隆坡連鎖店將在10月開始營業。

日賣1500包

郭銘銓說,他初時批售監牢飯時,市場上已有一家老字號店也在售賣咖哩包飯,現在也越來越多人出產本身“牌子”的咖哩飯。

他說,他當初在亞羅士打區每天平均售賣約2000包監牢飯,後來很多牌子咖哩湧入市場,其生意額稍微降低,現在每天平均賣1500包。

半夜也營業

本在吉隆坡定居工作十多年的郭銘銓,兩年前返回亞羅士打接手與弟弟妹妹合開的咖啡館,並在陸陸續續開辦烤肉店與隱藏酒吧。無奈隱藏酒吧生意不佳,想着增設餐食吸引顧客,遂想起孩童時代父母經常給他買的咖哩包飯。

“記得小學食堂的飯菜不怎麼好吃,父母擔心我挨餓,每天早上上學時都會買一包咖哩飯給我。這類包飯是亞羅士打的飲食特色,在其他州屬並不常見。不說華裔的包裝類食物,也還有巫裔同胞的椰漿飯,印裔同胞的印度煎餅,我們都是打包回去吃的。”

最初是想將咖哩包飯放在隱藏酒吧內販售,沒想推出後備受歡迎,反而遮蓋了酒吧的鋒芒,於是他乾脆結束酒吧生意,專心發展“監牢咖哩飯”。他說,咖哩飯是亞羅士打人都愛的美食,就算是三更半夜也仍有咖哩飯檔口營業,而他只是將咖哩飯包好,方便顧客食用而已。

冷吃更美味

亞羅士打盛行咖哩飯,其實也是當地多元種族共同營的榮景。郭銘銓認為,無論華裔、巫裔或印裔同胞,都有他們自家的咖哩秘方,而且各族偏好口味都不甚一樣,例如巫裔咖哩偏甜、印裔咖哩香料味濃郁,華裔咖哩則偏酸,多元化的咖哩口味也變相增加當地居民的選擇性。

“我的咖哩秘方是在這些咖哩裡找尋一個平衡點。就像我們的米飯用黃薑、八角、荳蔻等香料一起烹煮,熬煮咖哩汁時也沒有加入椰漿等等。剛開始時,我到處購買亞羅士打著名的咖哩飯,想要從中探索他們的配方,經過兩個月的研究,總算研究出令我滿意的味道。”

目前“監牢咖哩飯”有5種配菜,分別是魚肉、雞翅膀、雞腿、蘇東與鮮蝦,每種食材都以不同香料醃製煮成。他說,雞翅膀與雞腿使用黃薑醃製,而蘇東則是放入咖哩裡一同煮熟。

“我的咖哩包飯冷吃較佳,熱騰騰時反而吃不出味道。這是因為咖哩包飯內的配料眾多,長豆的甜、花生與江魚仔的香、炸雞或蘇東等配菜的鮮味,還有黃薑飯的香味,全部淋上一勺咖哩汁後包裹起來,隔一兩個小時吃才更好吃。因為此時所有食材的香味都已融合一起,雖然咖哩飯看起來黏黏糊糊並不誘人,但仔細看時會發現每顆飯粒都吸飽咖哩汁和其他食材的味道。”

監牢咖哩飯

 12, Pekan Cina, Jalan Penjara Lama, Alor Star, Kedah.

 019-576 8999

 8.30am~10.30am;12noon~3pm;7.30pm~12am(星期二休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