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地方

弟欠債殃及兄長 阿窿恫言燒整排屋子

(北干那那14日訊)弟弟疑在外欠下30多組大耳窿債務,導致哥哥與父母一家受牽連,大耳窿追債不果,轉移目標騷擾鄰居,甚至貼大字報恐嚇要將一整排屋子燒毀。

欠債人哥哥李俊豪(41歲,美髮師)今日在北干那那區州議員楊敦祥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澄清他們一家已與弟弟脫離關係,希望大耳窿勿再上門騷擾他們一家及無辜的鄰居,而是應該直接找弟弟追債。

Advertisement

他說,其弟弟早前曾在他開設的理髮院工作,並於去年11月離開到士姑來皇後花園自己開店,之後就沒再與他聯繫,直到今年行管令開始後的4月18日,弟弟才入住他與妻子的屋子。

被潑漆波及鄰居車

他表示,與他同住的父親隨後開始接到來自大耳窿的縱火燒家恐嚇信息,惟弟弟當時聲稱只是詐騙集團所為,他們也因此向警方報案。

他指出,警方當時開檔調查後,逮捕了2名把個人銀行戶頭“借”給犯罪集團干案的“錢驢”,並將他們的投報歸類為商業罪案角度調查。

李俊豪說,大耳窿隨後分別於5月31日及6月28日,到其住家潑漆及貼恐嚇大字報,第二次潑漆時也殃及隔壁鄰居的轎車。

他表示,大耳窿討債不成,再於10月8日及17日各別騷擾兩戶鄰居,扔擲汽油彈到鄰居住家,並附上大字報寫著:“給你一星期時間,再不還錢,我來就把一排屋子燒;下次我上來就是潑硫酸,希望你家人沒事”,同時寫上一樣的新加坡號碼。

他說,受影響的鄰居皆有報案,豈料他於3天前再收到大耳窿傳來的WhatsApp信息,還附上其臉書賬號截圖、弟弟與女友的合照、弟弟在皇後花園的店面被潑漆的照片等,威脅他找出弟弟來與大耳窿聯系,否則將到其店面騷擾。

“我向大耳窿表明,我們已於10月23日登報與弟弟脫離關係,但對方並不接受,還說他們只是要錢。”

登報與弟脫離關係

他指出,弟弟在行管令期間曾向他們坦誠,自己欠下了30多組大耳窿債務,並稱已經和女友還清所有債務,而弟弟的店面也在行管令後結束營業。

他說,與他同住的父母及哥哥身子虛弱,當時得知弟弟欠下大耳窿後,已將弟弟逐出家門。他最後一次與弟弟聯系已是4月份的事,隨後就再也聯絡不上。

疑透過網上借貸招惹

楊敦祥指出,據他聯絡上欠債人了解,近來上門騷擾的這一組大耳窿,相信是透過網上借貸而招惹的,對方也聲稱派了人上門潑漆,就要索回高達3萬令吉的“跑腿費”。

他強調,大耳窿利用恐嚇手法向欠債人家人及鄰居追債實為不當,根據刑事法典第506(刑事恐嚇)條文,若是向他人發出死亡恐嚇及縱火等,一旦罪成最高刑罰可被判處監禁7年。

他建議民眾若面對財務問題,不應使用非正式管道借貸,尤其透過網絡借貸,一旦資料交給素未謀面的大耳窿,或導致家人與鄰居長期被騷擾。

他說,他將會與笨珍警區的商業罪案調查主任跟進此案,並要求警方在該區加強巡邏,同時嘗試聯系相關大耳窿以追查此案。

獅城電話 警無從追查

李俊豪表示,他曾就此事向警方報案不下10次,惟警方表示由於大耳窿所使用的號碼來自新加坡,無從追查。

他說,被騷擾的鄰居因為擔心受怕,每日徹夜無法安眠,也在住家安裝了閉路電視,近來發現家門外不時有可疑的車子停下查探,他因此深感愧疚,卻也束手無策。

他表示,本身經營的理發院生意受行管令沖擊,已讓他倍感壓力,如今再遇上這類事件,更是讓他不知所措,大耳窿若是持續騷擾,他根本無法做生意。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