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積極心態面對滑膜瘤 林星哲未戰先贏

(吉隆坡訊)23歲的林星哲(Oscar)是個陽光型的青年。

他原本正在愛爾蘭修讀法律課程,前面等待他的是大好前程。

Advertisement

去年因疫情回國避疫,卻發現患上罕見的惡性滑膜瘤….。

診斷篇

從去年8月病發至今,林星哲的治癌路上並不太順利,受訪前一天才從醫院躺了3個星期出來。但他對一切卻坦然接受,並積極的面對每一個挑戰。

然而,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有癌症”的樣子,儘管治療並未完畢,他的心態與行動卻打贏了漂亮的一戰。因為治癌的重大關鍵之一,就是要有正面積極的心情。

 

林星哲在海外學校充當羽毛球教練。

林星哲平時也有做義工,去海邊撿垃圾。

患惡性滑膜瘤二期

眼前的林星哲是個亮麗的陽光男孩。他性格好動,打得一手好球,在外國還受邀當學生的羽球教練;他為人盡責,在餐館兼職受老闆信任,讓他掌管鎖匙;他一邊修讀法律一邊拼命賺錢。對未來有美好憧憬,期望做生意賺大錢,40歲就能退休過着舒適生活。

這些原本都在順利進行中,直至去年新冠疫情暴發,他從愛爾蘭回國避疫之後,一切都不同了。

那時他在愛爾蘭讀着第二年法律課程。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愛爾蘭的疫情也一直飆升。學校關閉轉成線上上課。他就暫時回國。反正線上課程,人在哪裡都可以。

然而不久後,他發現左大腿上側接近小腹處有一粒東西,觸摸時卻不痛。母親建議去看醫生,畢竟身體不會無緣無故腫起一粒東西。

於是他們先去見相熟的家庭醫生,醫生認為有可能是淋巴腫或肌肉發炎還是其他,叫他最好去檢驗。

他照醫生吩咐到私人醫院抽樣本活檢,報告出來說是“sarcoma”。

“當時聽到是sarcoma,我都不知是什麼,化驗師也沒說是癌症。上網搜尋,只知是一種肉瘤。拿了報告回去找家庭醫生。醫生說要再去化驗看看是哪一種sarcoma。結果再進一步化驗,得出的結果是synovial sarcoma,中文叫滑膜肉瘤,屬於惡性的。這時才知道是癌症。”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確診是第二期的惡性滑膜瘤,腫瘤有4至5cm大小。必需開刀切除。

當確診是癌症後,母親哭到淚人似的,畢竟他太年輕了,而且只有他一個兒子。父親和姐妹也傷心難過。至於他本身,雖然亦感到驚訝和不解,但卻沒有太大反應。也許他是讀法律的人,對一切事都能理性的接受和處理吧!

他說,本身是很科學的一個人。非常相信西方醫療。他認為,得了癌症只要跟着醫生指示去治療就對了。因為這麼多年以來,它們已有一套規範治療,隨着步驟去進行就可以,因此也不會太擔心。

治療過程一波三折

難道沒有埋怨或不甘心嗎?詢及得知患癌那一刻的心路歷程。

“很多人都說中癌症是吃太多垃圾食物、吃太多這個那個。但我一向來都吃得很健康。我在外國兩年來只吃過兩次麥當勞,儘管它就在我住的同一條街。在家吃的都是有機菜,也沒有家族遺傳。我也不知為甚麼會中癌症。既然中了就去治療咯!”

“我沒有埋怨上天或任何人,只能說自己的運氣差了一點。人算不如天算。事情發生了,去埋怨也不會消失,只好積極去解決。”他豁達的說。

“我也沒有什麼事情是未做到的,一向來都過得開開心心。沒有什麼可遺憾,要來就讓它來吧!而且患癌不見得就一定會死。”

“媽媽是基督徒。我則比較相信現代和科技的東西。但有時也會相信神。因為事在人為,如果人為不到的,就要看上天安排,祂安排什麼你也只得接受。每晚臨睡前,媽媽都會幫我禱告,她叫我先開始。我不求什麼,每次只說感謝今天有美好的一天,明天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可是要先感謝今天。”

從確診到進行手術期間共兩個星期。在這兩週裡,父母帶着他跑了很多醫院,見了七八個醫生。盡量去聽取不同醫生的意見,再選取最適合的治療法。他的主治醫生是這方面的專家蔡冰清醫生(Dr Chye Ping Ching)。

“腫瘤成功切除了,電療也進行了。如今在化療中,算是完成了90%的治療。但在過程中並不太順利。”

他表示必需電療30次,當進行到第20次時傷口發炎,就暫停兩星期。原本他必須經常回去醫院洗傷口,但偏偏這時候他的婆婆被確診冠病。

因此,他們全家人都得在家隔離兩星期。他也只得自己學習洗傷口。讓他慶幸的是生活在現代,不必出門,很多東西通過線上就能買到,包括他洗傷口的工具和藥物。

在電療完成後,原本不必化療,但醫生認為做化療會有更大保障,於是就繼續6次的化療。每隔3星期打一次化療藥。如今只施打了兩針。

“我原以為會掉頭髮,也作好剃光頭的準備。可是沒有。我的藥物很少副作用,也不會掉頭髮。但也不是說完全沒有副作用。”

醫療費篇

幸虧有保險 治療費逾20萬

在受訪前一天他才剛出院。因為陰囊發炎住院3星期,他估計這次突發性的進院是出於化療的副作用。

林星哲說感謝這群醫護人員對他照顧週到。

林星哲生命中兩名重要的女性:左邊是疼愛他的媽媽,右邊是主治醫生蔡冰清。

林星哲展示他傷口近6寸長的疤痕。

進行電療後的狀況。

“醫生告訴我,有些人化療後,身體某部位會紅腫或疼痛。一些是手掌或腳板,也有些發生在陰莖頭。幾個星期前,陰囊在晨走時刮傷了,我以為是小事,也沒有及時去處理。但多天後還沒有好,而且非常疼痛。”

後來,媽媽帶他看醫生,才知道陰囊發炎。“我相信這是化療的副作用吧!由於我正在化療,白血球很低,有一點點小傷都很大問題。因此,被逼入院治療。打抗生素和插了很多根針。”

致命率非常高

林星哲患癌中最大的慶幸是有買保險,因此不必有後顧之憂的選擇最好的治療和藥物。

“整個治療到目前花了超過200千令吉。媽媽曾是保險業務員,她知道保險的重要。所以一出生她就幫我們買保險。12歲時又買多一份。更幸運的是,原本小時候買的保單只保120千令吉。”

“前兩年我要出國時,它的政策進階了,調整後可保到850千令吉。所以這次發生癌症就不必煩,要見多少個醫生及要做什麼治療都可以,完全不必顧慮太多。”

“在確診之前就先花了15千令吉去進行各種檢測。開刀用了60多千令吉。電療花了35千令吉。化療一支針大概12千,全部約要70千。突發進院3星期也花了45千令吉。我從來沒想過會花200多千令吉去做治療,有得選我也不想。但真的要說:幸虧有保險!”

林星哲患上的滑膜肉瘤,是致命率非常高的癌症。如果是第3第4期,5年存活率是5至10%;第2期是20至30%;初期是40至50%。

縱然第2期存活率也不見得非常高,但他卻有着非常正面的心態。

“如果說有90%死亡風險,我會想,我有可能是那10%裡頭的。因為癌症是無法預測的東西。有些人第4期吃了某樣‘仙丹’就好了;也有些人才初期就死了。人生不到最後都不知道結果,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我也擔心不來。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足醫生的吩咐接受各種治療,負責過好每一天。即使生命隨時中斷,都不必有遺憾。”

林星哲打羽球的英姿。

林星哲代表學校去羽球比賽得到冠軍,獲得當地國家隊的成員頒獎給他。

這是來自大馬的留學生,林星哲常和他們歡聚一起聯繫感情。

癌後感觀

只要活得開心 不再執着要賺大錢

詢及患癌前後的觀念,林星哲表示以前只想賺錢。

在外國讀書,一有時間就兼職,只想趁年輕賺多多錢,畢業後做高管,再出來開公司,買洋樓駕名車。

如今卻覺得人生淺短,隨時離開都說不定,因此只想好好過每一天。

“給你賺100萬,沒時間花也沒用;如果在30歲上天堂了,賺到500萬都沒用。當然,現在我還是會要賺錢,至少可以負擔醫藥費。只是對金錢的看法不太重了。能賺多少就看能力,活得開心才最重要。我一向是樂觀的人,對事情不會太執着。如果一件事做不到就會轉去做另一件。這些觀念到現在也一樣,對未來還是繼續走同樣的道路。”

林星哲的志願是從商。父親勸他最好先考取一個專業學位,因此他選擇法律。人人都認為讀法律很辛苦,但他卻不覺得,反而有時間每星期去做6至7天工。最大的因素是從事教育的母親教會他記憶的技巧,一下子就能把重點記住。考試時隨便看看就可以過關了。

別的法律學生沒日沒夜的炒功課溫習,而他下課後就去打工。並有很多時間做其他事情,包括打羽球和當教練。他小時候就有練球,也曾代表學校參賽,差一點就進州隊。

他在餐館打工深獲老板重用。

在愛爾蘭時,他在中餐館兼職,從洗碗到切菜到廚師助理再到副廚,薪水升了又升,獲得老闆重用。可惜現在不同了。醫生不建議他做太激烈的運動包括打羽球。幾時再回去愛爾蘭也是未知數。

原本今年9月就要回去繼續第3年的法律課程。但他患癌後的這前兩年,必須每3個月到醫院復診。他希望可以留在大馬上網課。

林星哲和父母姐妹的全家福。這是攝於去年中妹妹的生日。

林星哲和對他疼愛有加的媽媽非常close。

 

開臉書分享經歷

患癌後,林星哲的生活作息有很大改變。他以往是半夜2點睡覺,早上10點起床。現在盡量11點睡,早上7、8點起床晨走。並按時用餐。食物方面由媽媽安排,都以健康的為主。

他認為家人的陪伴很重要。他聽朋友說,一名40多歲的中年人患癌後,妻子離他而去。令他情緒低落,生活一團糟。

他慶幸擁有疼愛他的父母和姐妹。在他住院3個星期,父親每天都從家裡把午餐和晚餐送到醫院給他。住在鄰近的朋友也常來探訪,約他去走走或騎腳車。他也創設了一個臉書專頁《癌過律師的志力記》,分享他的故事。另外他也加入了《癌有明天》這個臉書小組,從中獲得不少正能量。

他目前還沒有女朋友。他表示,有沒有女朋友,患癌後的心情落差會很大。

“沒有女朋友,心理負擔不會太大。如果有,要想得很多很遠,要安排她日後的生活。一旦我不在了,她不至於青春被耗了,最後卻得不到什麼。以前我是這樣想:30歲再找女朋友也不遲,先賺錢重要。即使找不到就算了。”

語氣一轉,他說:“但其實我也很想要有女朋友啦,只是找不到適合的。如果有女朋友開開心心也不錯。但想想一下,都中癌症了,誰要你哦?”他又喃喃的說:“看天意咯,如果知道我中癌症她也不介意的話,就很大不同了……”

記者打趣他:痊癒後的目標是不是要交一名女朋友呢?

他驚笑的說:“哎呀!你不要幫我在報章徵婚啊!但是可以寫寫一下啦,哈哈!”

做齊檢測才開刀

雖然才23歲,但林星哲對死亡這個課題並不避忌,反而家人卻有顧忌。

他好笑的說:“我家人小心翼翼的問我對死有什麼看法。真的有這一天時,想不想要回家?我說我當然要在醫院,醫院才有各種設備。到時候一定很痛苦。我要打麻痺針、要打嗎啡,能打的都給我打下去,讓我舒舒服服的死去,什麼都感覺不到最好。”

“死真的不可怕,痛苦的死才可怕。有進過手術室的都知道,麻醉了,一躺下去也不知什麼時候會醒,當然也不會有痛覺。人家說中癌症很可憐,我覺得不會,反而學到很多。”

他表示,得了癌症使他的知識比同齡人多了很多。比如認識了很多營養方面的東西,知道不同顏色的蔬菜有不同營養。也知道軟和硬的菜炒出來的營養也有很大差別;對治癌方面的知識他也掌握了不少。

他自豪的說,我知道每間醫院的進出口和相關部門在哪裡。知道去醫院要有怎樣的步驟。如果有人說他患癌,醫生替他照了ct scan就要開刀,我一定叫他馬上換醫生。

“我當初遇到的情況就是這樣。後來才知道單單做一個ct scan並不足以決定是否要開刀。而是必需經過ct scan、pet scan、MRI和biopsy才行。單單做ct scan就要開刀是太倉促了,因為沒做齊檢測就開刀,可能過後又發現其他部位有癌細胞,就得再開刀多一次。”

他說,稱職的醫生會一系列做完才決定開刀。幸好我有做多方面的諮詢。這些都是我自身經歷的知識,買也買不到哩!

這句話聽來有點心酸,這些知識原本不該在他這個年齡就“擁有”……但無論如何還是要祝福他早日康復,永遠平安健康快樂!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