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際

官方死亡人數可靠嗎? 中國低冠病死亡人數引質疑

(北京26日綜合電)冠病疫情已肆虐了兩年多,而中國近期病例又死灰復燃地激增,然而盡管病例不斷增加,但死亡率卻一直很低,這引發了該國如何計算死亡人數的質疑。有的分析認為或許中國對冠病死亡的定義嚴格,如排除了因冠病助長或加劇原有病情而導致患者死亡的病例,有的則認為,中國對死亡數的公布“怯懦”,只讓少數特選研究人員掌握相關信息,有的則歸因為中國大規模篩檢有効控制了死亡數。

中國政府一貫堅定為其備受爭議的“清零”抗疫政策辯護。該政策下,一旦出現零星病例就立刻實施大規模封閉和全覆蓋式的數輪核酸檢測。中國官方一再以其冠病低死亡病例作為中國抗疫模式優越性的證明。但自疫情開始以來,衛生專家們對中國官方的冠病死亡病例數質疑聲不斷。

Advertisement

與此同時,超低的死亡病例也讓不少對當前這種“沒有例外”的“硬清零”舉措感到不滿的中國民眾開始質疑,如果死亡率如此低,甚至低於普通流感,那為何還要持續強施如此嚴酷並造成一些次生災害的封閉舉措?

(圖:互聯網)

上海近兩個月已通報190人死亡

中國最大城市上海近兩個月已通報52萬宗感染病例,有超過190人死亡。上海是中國當前冠病災情最嚴重的城市,自3月1日以來,病死率 (CFR) 為0.036%,即每10萬人中有36人死亡。對比來看,香港人口不及上海的三分之一。但當奧密克戎(Omicron)病毒變種株今年1月席卷香港時,香港約118萬感染病例中出現近9000死亡病例。

紐西蘭的奧塔哥大學公共衛生學教授貝克告訴法新社,如果上海的病死率與紐西蘭最近因奧密克戎驅使下導致的0.07%的病死率相似,那麽中國會有300多人死亡。

盡管中國自疫情以來,通報了近20萬例有症狀病例和47萬無症狀病例,但迄今累積的冠病死亡人數不到5000例。

各國使用不同的方法來確認和計算冠病死亡人數,使得比較變得困難。

與中國14億人口相當的印度在去年全國性地經歷了一場毀滅性的大爆發後,通報了52萬例死亡病例,不過世界衛生組織(WHO)在進行的一項研究後認為,實際死亡人數為400萬人。

亞太臨床微生物學和感染學會會長坦比亞表示,英國等一些死亡人數較高的國家把檢測呈陽性的28天內死亡的任何人皆認定為冠病死亡。

世衛組織發言人表示,該組織已就死亡數據“與所有國家舉行了廣泛磋商”,但沒有具體評論中國的情況。

坦比亞告訴法新社,對低死亡數的一種解釋是,中國可能“對與冠病相關的死亡分類極其嚴格”。

中國衛健委告訴法新社,它的死亡人數是受病毒感染的人沒有第一次從冠病中恢復過來就死去的人。中國並不統計因冠病助長或加劇原有病情而導致患者死亡的病例。

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告訴《紐約時報》,中國只統計直接死於冠病的死亡病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流行病學專家張作風向美聯社作了與陳錚鳴同樣的陳述。

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也告訴美聯社:“如果死亡可以歸因於原有基礎疾病,他們就總會這麽報告(死因),而不會將其算作與冠病相關的病例。這是他們多年來的模式。”

另一個導致中國死亡數低的因素,可能是中國積極展開大規模檢測的政策,這可能比印度等面臨檢測不足的國家而言能發現更多的感染病例,從而能推低整體的死亡數。

中國頂級流行病學家吳尊友將中國的低死亡率歸功於通過大規模檢測以及早偵測出患者的策略。

中國官方此前對冠病死亡病例采取狹義的定義,與世界標準不同。一個被稱為“超額死亡率”(excess deaths)的衡量指標也顯示,自疫情首次爆發至今,中國的冠病實際死亡病例很可能遠遠高出官方通報的數字。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兼世界衛生組織技術顧問卡林斯基告訴法新社,低估冠病死亡數的最佳衡量標準,可以用通報的冠病死亡數與超額死亡數做比較。這意味著比較在疫情期間的所有原因造成的死亡人數與非疫情年份的所有死亡數字。

卡林斯基說,中國對這個數字一直“怯懦不安”,更多詳細數據僅與“特選的研究人員”共享。

文/圖:互聯網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