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姐妹為兄長還債多年 屢勸不聽 斷絕關系

(拉美士22日訊)四姐妹不堪多年來一再代兄長還債,如今再面對大耳窿追討一筆8萬令吉的“被盜用款項”,因此決定與兄長脫離關系,表明已沒能力也不會再為他還債。

Advertisement

來自拉美士的鄭碧霞表示,43歲兄長鄭錦福多年來因賭博惡習,多次欠下大耳窿債務,家人已經幫他繳還難以數計的債務。這一次再遇上大耳窿上門追債,四姐妹經過商量後,決定與兄長脫離關系,沒能力也不會再為他還債,促大耳窿勿再向她們追債。

“我們5兄弟姐妹,哥哥排行第三。過去多年來,家人為他還了許多大耳窿債,現在遇上複蘇行管令,加上大姐生病,我們姐妹都是家庭主婦,真的沒能力也不會再幫他還債。”

她說,兄長多年來住在拉美士老家,姐姐去年為他繳還一筆大耳窿債務後,兄長就到外地工作。今年農历新年前,兄長要求回鄉過年,家人也應他的要求,過後遇上行管令,兄長因此一直留在家中。

阿窿再上門追討8萬

“大耳窿跑腿在3月曾找上門追債,指兄長之前欠下債務未還,我們當時已向對方表明不會替他還債。後來,兄長在四五月找到工作,他告訴我的孩子說是收錢的工作,我們當時以為他是當收銀員。”

她提及,兄長在兩個月後向二姐表示在外欠下債務,同時也告訴她需要還錢,但卻沒有說明是多少錢。直至大耳窿在8月把家中大門鎖上,並在隔天上門指兄長盜用他們的錢,她才知道原來兄長當起大耳窿的跑腿。

“我當時再次向對方表明無法替兄長還錢,要他們自行解決。”

鄭碧霞表示,大耳窿當時沒有多說什麼,她之後針對家中大門被上鎖一事報警。過後,兄長前往外州戒賭改造中心,每個月需要近千令吉的費用。

“有人在數天前找上門,說大耳窿已經知道兄長的行蹤,要我們繳還8萬令吉,表示這是被盜用的款項。對方要我們先繳付4萬令吉,剩餘的再慢慢繳還,所有的款項都沒有白紙黑字。不管怎樣,我們已沒能力也不會再為他還債。”

她說,四姐妹經過商量後再次報警,同時也跟兄長脫離關系,她們無法再承受如此的精神壓力,也必須確保家人的安全。

“我們沒能力也不會再為他還債,希望他好好反省。”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