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 雞蛋島之浪漫的一家人

在Tembeling泡完湯後,我們又騎了好長一段上上下下又上上、彎彎曲曲又彎曲、磕磕碰碰又磕碰的山路,來到了好野爸心中貌似他大學時代待過的愛爾蘭的Banah Cliff。我清清楚楚:我的臉一定很臭,但應該沒有我那又鹹、又黏、又腥、又騷、又臊的身體臭,我沒辦法接受臭烘烘的自己。好野爸:“你是怎樣啦?”

我還在適應……

Advertisement

“露營就是這樣啊!”

(我臭着臉無言)

“這裡跟水晶灣差不多呀!”

(我臭着臉無言)

差不多?差不多你的死人頭,我要水!我要水!我要乾淨的水洗手、我要乾淨的水刷牙、我要乾淨的水洗澡!這裡跟水晶灣差不多?差不多?!我呸!

唉……此時無言勝亂語,我悶頭悶腦地坐在草地上看着哥倆嘻嘻哈哈地赤腳奔跑在干的、濕的牛糞間,驚起一群群飛蟲、蟋蟀與蒼蠅;看着哥倆東一根、西一根地把樹枝收集成一堆,準備着今晚的營火大會;看着爺仨有說有笑地合力撐起帳篷,着手搭着(自以為)世界上最棒的安樂窩……這三個比我還臭的臭男人/孩,怎麼可以樂成這樣?這時候,我真的好奇:如果我生的是女兒,我現在過的日子會不會不一樣?人家都說嬌滴滴的女兒是香的,香女兒當然得過香日子,如果我生的是女兒,這會兒,咱母女仨應該是舒舒服服地坐在播着輕音樂的香氣怡人的咖啡座,從鋪着顏色粉嫩的碎花桌布的餐桌上的三層白色骨瓷碟中拿起一小塊精緻蛋糕往咱的櫻桃小口送……吧?對吧?應該是這樣吧?!

你的臉像火山要爆發……

好野哥:“媽媽,你為什麼不幫忙?”

我是姑娘……姑娘就負責坐着……

“媽媽,爸爸說你的臉像火山要爆發,你不喜歡在這裡露營嗎?”

我沒有不喜歡,我只是還在適應……

“為什麼要適應?”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種地方露營,我的心裡會害怕,我需要一點時間處理自己的心情……

“媽媽,我餓了。”

兒子,你自己看看,這地方,像是有食物可以讓你吃的樣子嗎?

拜託,這裡是峇厘島,什麼事都“Bisa(可以)”的峇厘島。正當哥倆輪番喊餓的時候,剛才在這懸崖高地放牛的阿伯騎着摩多來問:“你們需要幫忙嗎?”

我們需要食物,請問哪裡可以買到食物?

“哦……如果要吃飯呢,得到三公里遠的地方才有,如果要吃泡麵呢,離這裡一公里遠的地方就有了。”

我們只需要非常簡單的食物,您可以幫我們準備什麼吃的嗎?如果能拿幾顆椰子來,就更好了。(此時的我們,除了沒有洗手、洗澡、刷牙的干淨水,甚至連一滴飲用水也沒有。)

“嗯……椰子沒問題,木薯你們吃不吃?可以水煮,也可以燒烤。”

木薯好呀!我們要吃烤木薯。椰子也來一些吧!

生營火烤木薯好浪漫……

這阿伯去去就來的本事真不是蓋的,沒一會兒工夫,就由兒子陪同帶來了5顆椰子,一大串剛從地裡拔出來的木薯,當着咱的面生火燒烤,還從附近寺廟的井裡打來一桶水等會兒滅火用,嗚嗚……阿伯,您是我們的貴人啦……這時,遠處傳來摩多的引擎聲,來者是位西班牙獨行俠,他一路蹦跳地勘察完附近地形後,說:“我明天也要來這裡露營,我沒有帳篷,不過沒關係,我有吊床,我可以把吊床綁在那棵(斷崖邊的)樹下睡覺,嗯,希望明天晚上不會下雨……”然後“呼”地一聲就騎車走了。

無巧不成書,西班牙獨行俠走後不久,又來了一家三口,好野哥一看,悄聲說:“她好像是我們學校的同學……”不用好像啦,三口的爸還沒把摩多停穩,就大聲歡呼:“你們也是彩虹學校的嗎?”一番自我介紹後, 那個名叫Leo的爸爸興奮地看着我們的營火、烤木薯、帳篷以及椰子水,讚歎道:“哇!你們真是浪漫的一家人……”

浪漫? 嗯……只要這晚平安度過,沒被頭頂層層烏雲砸下的閃電劈中,我會慎重考慮:以後還要不要繼續扮演“浪漫的一家人”……

(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好野媽)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