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好神奇 遺失身份證 老翁“被移民” 阿窿強行匯款 村長“被借錢”

老翁被盜身份證移民

Advertisement

可投票領援金 只是禁出國

 

(吉隆坡29日訊)22年前遺失身份證留“後遺症”。69歲老翁於2005年欲將舊身份證轉換為大馬卡時,赫然發現他竟然在不知情下“被移民”加拿大,跟著於2015年准備更新國際護照時,因為國民登記局顯示他不是馬來西亞公民而不獲批准。

更令他難堪的是,當他於2016年與家人到砂拉越美里旅遊,在入境時遭移民局以他是“非公民”理由攔截,迫使他當時必須即刻原機返回西馬。

讓他感到困擾的是,他於過去22年到銀行辦理事務沒有遇到刁難,到政府醫院也享有公民福利,更從2014年開始,多年都獲得政府派發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並且在過去多屆大選,以及最近的509大選都有投票權,不受阻擾的履行公民權利。

盼厘清公民資格

因遺失身份證,以致公民身份出現“混淆”的老翁為程昇賢(退休),來自吉隆坡康樂花園。他於今日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求助,以期協助他“厘清”公民資格。

程昇賢是1996年,也就是22年前遺失身份證。他過後於1997年6月6日獲得國民登記局發出新的身份證。

2005年,他到國民登記局,准備將身份證更換為大馬卡時,首度遇到問題,赫然發現他竟然已“放棄”馬來西亞公民身份,還同時“被移民”到了加拿大。

張天賜說,程昇賢當時是到Maju Junction的國民登記局辦理大馬卡,結果國民登記局職員指資料顯示他已經移民加拿大,並且放棄馬來西亞公民的身份。

“基於這個原因,程氏當年曾經找我,要求我協助。我當時還致函給時任副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陳財和,要求他協助解決問題。”

他說,程氏過後沒有再找他,所以他以為事情已經圓滿解決。

“程氏確實於同年12月29日獲得國民登記局發出大馬卡,而他也以為問題已經解決,而且之後的十多年,程氏在日常必須使用大馬卡處理事務時也沒有面對問題。”

沒影響日常生活

張天賜說,在這期間,程昇賢在辦理銀行事務,到政府醫院接受治療時都沒有面對問題。“他也獲得政府發出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

“由於這些福利都必須是馬來西亞公民才能夠享有,因此程氏雖然質疑自己的身份,但礙於沒有影響到日常生活,也就沒有追究。”

“在這期間,他曾經三度到國民登記局求證公民資格,而國民登記局的回復都是他已經移民,已經是非公民,但他沒有進一步追查,也不曾到加拿大駐大馬專員署查探‘移民’到加拿大的程昇賢到底是誰。”

國內通行無阻  卻無法離境

雖然在國內“通行無阻”,但已經“被移民”的程昇賢卻無法離開西馬,他無法申請國際護照,也無法入境砂拉越。

程昇賢說,他於2015年到白沙羅移民局准備申請護照時,被移民局職員以他不是馬來西亞公民而拒絕,以致他無法出國。

他說,他於2005年之前擁有國際護照,他也曾經於2003年使用護照到曼谷合艾旅遊。“當時我已經遺失身份證,但也重新出到新的身份證,卻沒有更換大馬卡。”

他表示,他於2005年更換大馬卡面對問題過後,基於當時沒有打算出國,因此一直沒有更新國際護照,所以盜用他身份的人是於2003年之後才移民,以致他後來於2005年更換大馬卡才出問題。

無法申請國際護照

程昇賢說,他於2015年被拒絕申請國際護照後,就改變主意,於2016年與家人到砂拉越美里旅遊。

“我當時認為不能出國,國內旅遊總可以吧,結果飛機抵達美里機場,我准備入境時卻被移民局官員阻擋,官員說移民局系統數據顯示,我不是馬來西亞公民,不能持大馬卡入境。”

他說,因為受到阻擋,迫使他必須當天另購買機票返回西馬,非常掃興。

“從這些經歷,我益發對自己的公民身份感到困惑,似乎只要我不離開西馬,我就是馬來西亞公民,但只要我要離開馬來西亞,就會變成非公民而受到阻擾。”

接15宗盜用身份證投報

張天賜說,該部去年至今共接獲15宗遺失身份證後遭盜用的投報。這些身份證多數遭盜用於借貸,以致受害人蒙受超過16萬5000令吉的損失。

“可是,因為遺失身份證而‘被移民’,喪失公民身份的卻是頭一遭,因此,任何曾經遺失身份證的人士都得提高警惕,以免分分鐘變成‘非公民’。”

他說,基於程氏的公民身份疑惑,因此他會協助程氏向加拿大駐大馬最高專員署、 國民登記局及移民局追查,以確實程氏的“身份”,同時追查到底是誰盜用程氏的身份證之後,又放棄馬來西亞身份移民到加拿大。

 

 

阿窿強行匯款逼借錢

村長無奈還1.2萬利息

(適耕莊29日訊)詐騙集團疑再出新招,把錢匯入事主銀行戶頭後,便以手機簡訊通知貸款已經獲批並存入戶頭,隨後再三恐嚇事主償還高額利息,而且數額還高過本金。

適耕莊A村村長劉裕捷聲稱,他於8月8日曾接獲一則陌生手機簡訊,通知他貸款已批准,要求他在3週內償還逾萬令吉利息。

接“已批准”手機簡訊

他表示,初時以為是惡作劇而不以為意,兩天後又接到簡訊,指已匯入6000令吉到他的銀行戶頭,他檢查戶頭後發現這筆錢,連忙告知對方自己沒有借錢,對方卻叫他把錢放著。

“接下來3個星期,對方隔幾天就打電話叫我還利息。最後,還說我3個星期欠下的錢,包括利息已高達1萬6000令吉。”

他今早在沙白安南新村發展協調官謝享存、海口村長謝耀亮、瓜雪縣議員饒永豐及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助理黃凱進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事。

他不知道對方如何掌握他的背景和家人資料,還對他發出恐嚇,他無奈下唯有遵照指示繳付利息。

劉裕捷說,一般上都是對方聯絡他,當他聯絡對方時,對方卻諸多推搪或不接電話。

他在聽取各方意見後,決定報警,並公開自己的遭遇。

他補充,後來又陸續接獲5個“貸款獲批”的簡訊通知,雖然是各批1000令吉,銀行過賬數目只是獲批數額的一半,即只有2500令吉。

為了家人的安全,他只好依照指示,償還300令吉利息給對方,連同之前繳付的利息,他已償還逾1萬2500令吉利息。

除了自嘆倒霉,他已關閉銀行戶口,希望能避開滋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