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女兒欠100阿窿 還百萬填不完 憂鬱母鬧自殺斷關係

 (吉隆坡14日訊)從事蔬菜批發生意的25歲男子申訴,其29歲的胞姐與39歲的姐夫從去年開始向超過100組大耳窿借貸,私下也不斷向父母要錢,家中兩老因愛女心切,前後共拿出逾百萬令吉幫忙填債,惟大耳窿仍不斷電話騷擾追債,不勝其擾的母親更因此患上憂鬱症而鬧自殺,幸及時獲救。

如今,已無能力再負擔債務的陳家決定與女兒及女婿,即起脫離關係,強調兩人在外的行為和財務問題皆與陳家無關,促請大耳窿勿再上門討債。

陳家佑指出,過去一年來,他和父母三人掏空了家中積蓄,甚至還向朋友借錢為姐姐填補百萬債務,但今年2月6日,又有新的一組大耳窿上門討取13萬令吉的債務,讓家人心力交瘁。

他今日在甲洞直轄區公共投訴局主任遊佳豪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說,姐姐和姐夫結婚已5年,兩人生活一直都很寬裕,也在2016年購入市值200萬令吉的豪宅;然而,自2019年2月開始,夫妻倆就聲稱生意周轉不靈,需借錢周轉。

不同方式借錢周轉

他說,起初姐姐是私下向父親的朋友借錢,家人都毫不知情,直至第一組大耳窿上門討債後,他們才知道姐姐透過不同方式借錢周轉,要求父母先暫時代還,並保證之後一定會還錢。

“父親原本以為只是10萬、20萬令吉的債務,便二話不說幫忙解決,可是債務一直不斷的出現,到最後父親還把自己的35萬令吉公積金全數取出還債;母親也把所有積蓄和金飾共8萬令吉全部都拿出來借給姐姐。”

陳家佑說,他們在去年透過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幫忙,用了24萬令吉解決了逾50組的債務,而父親陳郁林(56歲,汽車零件業者)也拿出35萬令吉的公積金,自行解決另50餘組的大耳窿債務。

他披露,短短一年內,家人已為姐姐夫妻倆填了超過百萬令吉的債坑,目前尚欠身邊朋友約25萬令吉,需靠他們慢慢償還;原本以為事件就此告一段落,豈料,今年2月份又再有大耳窿上門追討債務,已山窮水盡的陳家決定與姐姐夫妻切割親屬關係,不再為兩人償還任何債務。

要脅自殺父母一再幫還債

陳家佑聲稱,家人是因相信姐姐會還錢,加上後者曾威脅要自殺,父母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忙還債。

然而,最諷刺的是,家人為了姐姐飽受債務纏身,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而另一邊廂,姐姐和姐夫似乎卻繼續住豪宅、駕名車,生活絲毫不受影響,兩人還疑上演離婚戲碼,將所有的債務轉嫁到姐姐一人身上,藉此博取父母同情,繼續為他們還債。

他說,姐姐和姐夫在去年杪離婚,姐夫把離婚證書發給所有大耳窿,證明兩人已不是夫妻關係,因此所有以姐姐名義借的錢一概與姐夫無關,而姐姐也以自己一人沒能力償還為由,不斷要父母幫助。

“事實上,姐姐和姐夫雖然表面離婚,但現在還是住在一起,還有人看見他們出門親密挽手,一點也不像是離婚的樣子。”

為此,陳家佑懷疑,姐姐和姐夫的動機,他也出示一段語音錄音證明,姐夫曾親自教導姐姐開空頭支票還錢。

他也透露,家人前後拿出來的百萬令吉中,有超過40萬令吉是透過支票或直接匯入姐夫的銀行戶口,因為他們聲稱需付房子的利息,也需現金周轉生意,但至今未償還過任何一分錢。

“我和他的檔口接近,我看到他依舊出來做生意,生活絲毫不受影響。”

阿窿逼債喊打喊殺 婦女患憂鬱症

因愛女心切,母親莎尼昂(48歲)把自己逾8萬令吉的首飾和積蓄全部拿出借給女兒,但債務就像無底洞般一直填不滿,大耳窿頻頻致電騷擾、到店鋪討債,還揚言要放火燒屋,最終因心中鬱結難解而患上憂鬱症,更差點賠上性命。

陳家佑披露,母親因感到情緒異常低落,前陣子在朋友陪同下去看醫生,醫生告知母親患上了憂鬱症。

“今年2月12日,母親在家裡一時想不開,在廁所企圖上吊自盡,幸好我的妻子剛好從樓上下來,發現不對勁,即使解救。”

他透露,母親如今需靠藥物維持情緒穩定,而父親也因這些事情必須服用藥物控制三高。

甲洞直轄區公共投訴局主任遊佳豪籲請,欠債人須出來面對大耳窿的追債,在藉錢後也自行負責自己的債務,而非連累父母及其家人。

出席記者會的包括行動黨直轄區公共投訴局副主任林晉夥及大耳窿小組協調員葉士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