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女兒借名經商突失聯 媽揹債數十萬惹官非

(新山5日訊)55歲女服務員申訴,她兩年前借銀行戶口予29歲大女兒從事網購美容產品生意,女兒卻在4個月前突然失聯,留下一筆數十万巨債讓她獨自面對。東窗事發後,她才知道原來女兒一直冒用她的名字對外做生意,如今“債主”指已經付款但貨不對辦,她也因此面對官司糾纏,令她不知所措,倍感壓力而經常失眠,終日以淚洗臉。

Advertisement

 

女事主李恩嬌今早在依斯干達公主城區國會議員林吉祥特別代表黃祥鑾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呼籲女兒出面與她核對欠款總數,一起面對及解決問題。

 

李恩嬌說,她是於4月11日被4名來自檳城的“債主”上門追討數万令吉才驚悉女兒欠錢,由於找不到女兒出來對證,她唯有帶著那些“債主”到銀行核對進賬記錄,發現銀行戶口僅剩數十令吉,她當天在被勸說下關閉了有關銀行戶口,並於隔天報警。

 

女兒撥電囑勿理會上門人

 

她透露,其實在“債主”上門的前幾天,女兒曾致電叮囑她“若有人上門不要理會”,當時她有追問女兒是不是欠錢,女兒雖然坦承欠債,但沒有說清楚欠多少錢。

 

“當時我有勸她出面承擔責任,那天是我和她最後一次通話。”

 

根據李恩嬌提供的銀行戶口過去1年3個月的金錢來往記錄,其女兒在該期間的進賬有逾132萬令吉,而根據李恩嬌在過去4個月連續接獲的討債數額是逾30萬令吉。

 

李恩嬌說,這段期間向來都是她主動詢問女兒生意情況,女兒才會回答,但都回答“生意不錯”,而她每次到女兒的租屋都看到存貨量,就以為女兒的生意的確不錯。

 

“而且這段期間都沒發生有人上門追債的情況,哪裡知道她會騙我!”

 

她透露,在有“債主”陸續通過微信等手機應用程序找到她討債時,其中一名債主表示已付款13萬令吉,卻只拿到總值2萬多令吉的貨,貨不對辦。

 

她難過表示:“我曾經有交代她要好好做生意,不要騙人……”

 

如今,那些找她討債的“債主”都知道不是她本身做出這些事,也都很通情達理沒有上門為難她,而是通過法律途徑尋求解決辦法。

 

她說,在此之前,大約7月份,她才被其中一名“債主”提告至消費人仲裁庭,並且被判需償還2萬5000令吉欠款。隨後,就陸續有其他債主通過刑事和民事法律管道提告她。

 

“我不識字靠900元薪水過活”

 

李恩嬌說,她只是個不識字的服務員,如今每月僅靠900令吉薪水維持自己和女兒託付養育的外孫的生計,沒有任何產業,所以也只能以多年辛苦儲存的積蓄來償還被判的2萬5000令吉賠償金。

 

“如果必須尋求法律途徑解決欠債問題,也要花上上萬令吉律師費。”

 

“如果我有產業,我一定會負起責任變賣來還債,拿得出錢我一定還,但我真的無能為力,沒有產業可以變賣。”

 

她說,有“債主”告訴她,尋求法律途徑索償是為了要引她的女兒出面,但她覺得女兒這麼沒良心,不可能出現。

 

無論如何,她在無計可施下,還是決定透過媒體尋女,希望女兒看到這則新聞後能與她聯繫,大家一起承擔責任解決問題。

 

李恩嬌疑女兒賭球

 

李恩嬌說,她有懷疑過女兒是不是因為賭博而捲款失聯,因為據她所知,女兒疑似曾和男友都有賭球的嗜好。

 

她透露,她的這個女兒從小比較叛逆,16歲那年結婚生子,之後離婚了,與前夫所生的外孫就交由她照顧,一直到失聯之前,女兒每個月都有給她這個外孫的生活費。

 

“她之後又跟兩名男友先後生下3名孩子,其中一名女兒與前任男友生的,由男方撫養;另外兩名女兒就跟現任男友生的,但在她失聯後,他們4人都不知所終,已經搬離租屋。”

 

黃祥鑾勸女兒挺身說清楚

 

也是依斯干達公主城市政廳市議員的黃祥鑾說,女事主不知道女兒究竟欠下多少錢,她呼籲女事主的女兒出面說清楚,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

 

她指出,基於生意往來的人都是匯款至女事主名下的銀行戶口,因此她也無法逃避法律責任。

 

此外,她呼籲進行網購者要小心,不要將大筆款項轉賬給不認識的人,也呼籲公眾不要隨便藉出銀行戶口。

 

出席今日記者會的包括行動黨五間店候任村長蔡松儒、行動黨柔佛再也支部副秘書張偉華、行動黨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選區助理陳家豪。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