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大國勢力交鋒 緬甸民族靠邊站

​“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倡議,以“和平、經貿、合作、雙贏”概念,輸出中國的產能和資金,在世界各地建造“港口、碼頭、公路、通訊及其他城市化基建”。而過去十年來世界列強關係緊張,緬軍政府繼續打壓異議分子而備受國際社會譴責,因此它亟需北京在軍事和經濟扶持它延續政權。

中國外長王毅於7月4日出席緬甸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簡稱“瀾湄合作”)外長會議。這是緬甸軍人敏昂來自2021年2月藉政變奪權後,首次有中國高官踏入緬甸國土。

Advertisement

當日的緬甸會議是出乎意料的平靜,隨後王毅在11及12日到訪馬來西亞時,滯留在我國的緬甸難民也沒發洩不滿情緒。難道在國際勢力博弈下,緬甸少數民族就此放棄他們的權益鬥爭?

中國早在2015年開始就大力推動瀾湄合作。這屆瀾湄合作會議在新聞公報裡,提到將繼續與中方倡議的“一帶一路”,及其他湄公河次區域合作機制相輔相成。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2013年倡議,以“和平、經貿、合作、雙贏”概念,輸出中國的產能和資金,在世界各地建造“港口、碼頭、公路、通訊及其他城市化基建”。

源自古代海絲文明的一帶一路是近代名堂,但過去二三十年間已看到這概念逐步浮現。我在1996年8月到雲南昆明採訪“昆交會”,那是一個由中國西南部6省、區、市聯辦的商展,參與展出共有國內外攤主。昆交會的主要目的就是給中國西南部打開走向世界的門戶,特別讓雲南省給湄公河流域帶來雙贏的經濟利益。明顯的,當時的雲南不只想到做生意那麼簡單。

翌年1997年9月我進入緬甸的臘戌鎮(Lashio),離中國雲南邊城瑞麗約有185公里路程。入夜後我在臘戌路旁聽當地人描述,在夜見間鎮上燈火會忽然熄滅一段時間,隨後中國卡車隊從瑞麗開進,經過臘戌鎮再向前方奔馳。據說卡車是給緬甸政府送來中國武器和軍事配備。

經歷數次軍人奪權

在那個年代,緬甸政府極需要中國的軍備來對抗國內反政府的勢力。從臘戌到仰光回程中,沿公路和鐵路兩旁目睹的儘是赤貧情景。停留在瓦城(Mandalay)的那晚,還有人跟我談起1988年8月8日軍人在街頭屠殺示威學生的悲劇。

緬甸過去60年來經歷了數次軍人奪權和人民起義事件。在1962年3月尼溫將軍發動政變,從此老緬族(Burman)主導的軍政府緊抓權力,不斷打壓民族叛亂和異己分子。在起義運動中(1988年8月、2007年9月、2021年2月)上萬學生僧人被殺。

雖曾舉行全國普選(1990年、2015年、2020年),過後軍政府不是無視或取消選舉成績,就是索性立法不讓昂山素姬當總理或將她關押。接着,緬甸軍人就一個接一個上台執政(從尼溫、丹瑞、吳登盛到如今的敏昂來),而資源本豐富的緬甸淪為政治經濟失敗國。

在那些年代,中國發現緬甸的地理位置有利於它擺脫美國主導的圍堵戰略。在1960至70年代,南海的南沙群島發生島嶼主權爭議,涉及周邊國家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和汶萊。據中方的解釋,美國和盟友為阻擋中國崛起,拉攏牽涉南沙島嶼爭端的國家,聯合“構築一個對中國的隱形包圍圈”。

2021年頭反敏昂來的人民起義。(取自互聯網)

緬軍政府打壓異議分子

當前滯留在我國的緬甸難民多為克欽人和欽人(Chins),還有少數的克倫人(Karens)、孟人(Mons)、拉祜人(Lahus)等。難民家中的男人白天出門打拚,孩童在特定學校上課,傍晚一家大小在社區場所享受安詳群居生活。他們唯一的夢想是接獲聯合國通知:獲得第三國家批准移居申請。由於這兩年的冠病肆虐全球,加上打了半年的俄烏戰爭嚴重打擊世界經濟,一切移居程序都被延後。

但能平安留在我國等候消息還是值得的,我的克欽族朋友楊老三是個例子。老三是他的中文名,臘戌華人朋友給他取的。他的家鄉就在臘戌的南湖(Nanhu)克欽村,父親出任南湖及其它廿多個寨子的村長,家境“相當富有”,擁有150頭水牛和黃牛。老三從小就學會訓練水牛耕地和拉車,中學畢業後就讀聖經學院,然後投入教會服務。在1998年22歲那年他奉年邁老爸的命,迎娶克欽學校老師為妻。

但有如許多緬甸同胞,楊老三在2007年12月隻身來到馬來西亞,邊打工邊向聯合國申請移居第三國。他說:“如不是緬甸陷入軍人的獨裁暴政,我會繼續留守臘戌教會兼照顧家中的牛群。”當年31歲的老三也留下妻子及3名兒女在家鄉。

與楊老三交往時,我發覺他奉公守法,工作勤奮,還常照顧緬甸同胞的需要。五年後在2012年的7月,老三獲批去澳洲墨爾本,在那裡又繼續打工。三年後在2015年5月,他終於成功將妻子和三名女兒接到澳洲。在2017年5月,41歲的楊老三已是澳洲的公民,而長女也正在唸醫科。

楊老三在2018年6月持澳洲護照回臘戌,探望85歲的老母親和家中成員。

十年來世界列強關係緊張,緬軍政府繼續打壓異議分子,最近更在國內多處安裝中國製造,具有臉部辨識功能的攝影監視系統。但已獲澳洲公民權的楊老三及妻子,今後出入緬甸要比滯留國外的緬甸難民方便得多。

克欽人楊老三在馬來西期間。

臘戌是中國武器進入緬甸的通道。

中國投資援建經濟走廊

南沙群島具備戰略性位置,它處在越南金蘭彎和菲律賓蘇比克灣之間,扼着西太平洋至印度洋海上交通要衝,是通往非洲和歐洲的咽喉要道。中國本是陸權國家,隨着國際環境複雜,中國在21世紀開始發展它的海權實力。它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有大陸內地,有海岸,又靠近大洋,但卻發現岸外敵意環伺,覺得本身的軍艦、貨輪、漁船出入海洋時被日本至澳洲的防線堵住。

肯定的,中國早已看準在緬甸的印度洋沿海處造個海港,建條油氣輸送管,再加條鐵路直透瓦城、臘戌進入中國的瑞麗,以便避開南海的圍堵,又能避開馬六甲海峽的擁擠。中緬兩國也確實在2009年尾,簽署多項合約建設海港、油氣管線等工程。

緬甸在東南亞是一帶一路計劃的關鍵國家。在此計劃下,北京承諾向緬甸投資數百億美元援建一條中緬經濟走廊,藉此將中國影響力擴展到印度洋。這經濟走廊計劃包括在若開邦(Rakhine)皎漂(Kyaukphyu)興建耗資13億美元(逾57億令吉)的深水港、一個龐大的工業區、一條與油氣管線平行,從皎漂港連接昆明的2000公里鐵路。其他的工程也包括建設克欽邦(Kachin)的密松(Myitsone)水壩和內比都(Naypyidaw)新首都計劃。

停泊在湄公河金三角的雲南貨船。

緬少數民族權益被犧牲

世上所有國家在判斷和處理外交事務上都以國家利益為最高準則,中國也不例外。過去中國不斷鞏固它本身的陸上邊界,現在加緊建立制海權。中國外交政策的首要目的是尋求資源和確保國家穩定,因此願意跟任何類型政權來往。

緬甸軍政府不斷欺壓少數民族包括羅興亞穆斯林,而備受國際社會譴責,因此它亟需北京在軍事和經濟扶持它延續政權。看來,只要美中的緊張關係得不到改善,中國和緬甸政府就有需要繼續交換利益,而緬甸少數民族的權益也就繼續被犧牲。

在這期間出現在緬甸的反中國情緒是可理解的。不少中方在緬甸的援建項目遭受破壞或被迫擱置,有時是因為當地人抗議項目破壞環境,但多數是工程穿越若開邦、克欽邦等民族叛亂區而觸發的。

一名滯留在我國、深知其情的緬甸人士對我說:“這次中國外長出現在緬甸對受欺壓的少數民族來說是件敏感的事,但我們又能做什麼?目前在仰光街道上,任何人膽敢公開示威反政府立刻遭士兵槍殺。緬甸牢房裡已死了很多我們的人,根本沒有姓名可查!在仰光和各大城市,很少人敢公開對軍政府表達不滿!

“這種恐懼感在敏昂來上台後已傳入馬來西亞。以往在這裡,緬甸籍難民習慣在面子書發洩憤怒,但一些人回國後竟遭政府追究和懲罰。看來敏昂來政府不但在監視海外網絡的反政府言論,也在當地緬甸社群中安插了他們的耳目。目前在馬來西亞的緬甸人群中有些是持護照坐飛機來打工的老緬人,我們多不信任他們,也避免與他們來往。這裡的緬甸人多避免在電話裡談論國家事,更不要說參與示威。”

皎漂深水港可為中緬兩國創造雙贏局面。(取自互聯網)

報導:陳潭深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