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即時國內

圖測局:珍尼湖新礦場原屬保留地 “彭政府撤森林保留地地位”

(吉隆坡23日訊)彭亨測量與圖測局證實,位於彭亨州珍尼湖3公里外的採礦場的用地原本屬於已規劃好的“珍尼湖森林保留地”的範圍,但其保護地位後來已遭移除。

《當今大馬》引述彭亨測量與圖測局總監佐賀(Zoher Nomanbhoy)的談話指出,這塊面積40.51公頃的採礦計劃用地已由彭亨州政府通過憲報從森林保留地範圍中移除。

Advertisement

這塊土地的編號為Lot 89798,而這塊屬於彭亨北根縣的苯佑(Mukim Penyor)的土地的面積大概是60個足球場般大小。

“關於編號89798的土地,它原本是珍尼湖森林保留地,但州政府過後已通過憲報剔除其保留地的地位。”

“在最新的憲報計劃中,這塊土地的位置已在珍尼湖森林保留地範圍之外。”

彭州政府是於2019年決定把珍尼湖和周邊4600公頃範圍的土地憲報為森林保留區,但目前卻尚未真正落實。

不過,上述地點今年卻出現新礦場,而此礦場已獲彭州政府批準營運兩年,主要是採集錳和其他金屬礦。

《當今大馬》6月3日根據環評報告揭露這項採礦計劃後,彭亨王儲兼攝政王東姑哈沙納便造訪珍尼湖附近,同時諭令停止採礦。

他甚至要求將原本預計憲報為森林保留地的4600公頃土地,增加至6000到7000公頃之間。

受委負責執行採礦計劃的鑫鴻資源(Golden Prosperous Resources Sdn Bhd)此前宣稱,礦場位置不屬於森林保留地範圍,盼能繼續運作。

不過,目前還不能確定的是,究竟這塊礦場用地是否屬於攝政王所宣布額外增加為憲報森林保留區域內。

此外,彭亨測量與圖測局指在州政府正式憲報之前,該局無法向媒體提供預計憲報為森林保留地的地圖。

“當憲報之後,各界可在關丹的彭亨測量與圖測局櫃台索取有關地圖。”

這項北根珍尼湖採礦計劃從今年初開始進入環境評估審批程序,而州政府也已經批準採礦。

這個地區屬於“二級環境敏感地區”,原本並不允許採礦。但環評報告聲稱,彭州政府為新礦場破例,因此,環保組織懷疑彭州政府維護珍尼湖的政治意願。

珍尼湖附近現採錳新礦場 營運公司具彭丹州王室背景

《當今大馬》早前揭露,彭亨北根珍尼湖附近最近出現一座新礦場,且這座礦場的營運公司擁有來自彭亨州及吉蘭丹州的王室背景。

彭亨州政府批準這座距離珍尼湖約3公里的礦場營運已兩年,而這座礦場主要是採集錳和其他金屬礦。

報導指出,該礦場的業主是哈尼沙投資私人有限公司(Hanishah Ventures Sdn Bhd),而該公司的兩大股東是拉惹薩祖林(Raja Shah Zurin Raja Aman Shah)及東姑哈妮紮(Tengku Hanizar Tengku Muhammad)。

現年60歲的拉惹薩祖林從事表演工作,他是現任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的表哥,而東姑哈妮紮則是現任國家元首兼彭亨蘇丹阿都拉的姨媽。

此外,環評報告文件把東姑儂法蒂瑪(Tengku Nong Fatimah Sultan Ahmad Shah),即彭亨蘇丹阿都拉的妹妹列為聯絡人,但文件所顯示的電話號碼卻已失效。

新礦場大如60足球場 採礦活動靠近珍尼湖

根據當局於4月公開展示的環境沖擊評估報告文件,這個礦場是坐落在苯佑區(Penyor)89798號土地,面積有40.51公頃,約等同60個足球場的大小。

“文件也顯示,這座新礦場附近已有多個採礦活動,但它們多數比較靠近珍尼湖。”

此外,根據國民大學珍尼湖研究中心(PPTC),珍尼湖面積約為202公頃,而其周邊是700公頃的淡水沼澤及沼澤深林。該中心發現,珍尼湖附近的動植物種類豐富,包含51種低地森林植物、15種沼澤植物、25種水生植物,以及87種的淡水魚。

自然協會抨政府撤保留地地位 “土壤侵蝕會傷害珍尼湖”

隨著彭亨測量與圖測局證實,距離珍尼湖僅3公里左右的採礦計劃的用地已被撤除森林保留地的地位後,大馬自然協會即抨擊彭亨州政府的這項決定。

《當今大馬》引述大馬自然協會(MNS)彭亨主席諾惹漢(Noor Jehan Abu Bakar)的談話指出,州政府批準採礦公司在當地運作是錯誤的決定。

“如果這片土地沒被列為森林保留地,礦場活動依然會影嚮珍尼湖。而若該礦場是在數公里之外,則另當別論,但這個礦場(距離珍尼湖)很近。”

“土壤侵蝕可能會傷害珍尼湖。那是一個生物圈保護區,應該保持其完全原始狀態。”

此外,他也質疑,彭亨政府何以花了超過兩年,仍未憲報珍尼湖及周邊範圍為森林保留地。

她說,自然協會樂見彭亨攝政王在珍尼湖新礦場一事曝光後造訪當地,並諭令停止所有採礦活動,以及要求彭亨政府擴大“現有的”憲報地區的作法。

不過,她擔心彭亨政府或許不會遵從攝政王的諭令。

“我們很高興攝政王下達有關諭令,非常高興。這顯示王室有聆聽基層民眾的聲音。不過,我們現在知道,這片礦場已被排除在憲報地區之外,而這有違攝政王的旨意。”

“誰會確保(彭亨政府)遵守諭令?有人會監督嗎?”

傅芝雅:口頭承諾不穩當 促彭政府立法保障

公正黨關丹國會議員傅芝雅敦促彭亨政府立法保護州內的自然環境,以示它的決心。

她說,若沒有立法保障,所有口頭承諾都不穩當。

“即便一個地區憲報為永久森林保留地,彭亨州政府還是可以解除憲報。若沒有被憲報,還有什麼可說的?”

“這是因為彭亨沒有法規保護永久森林保留地的地位,使得在彭亨較容易解除森林保留地的憲報。不像雪州,州法令要求政府事先舉行公共咨詢,才可以解除某地的森林保留地地位,但彭亨卻沒有類似的規範。”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