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園長發掘才華 為幼園繪壁畫 區景凱畫出一片天

(古晉訊)因為有田園長的信任,自閉兒區景凱獲得人生第一次畫壁畫的機會,並在70天內,使用課餘時間,將托兒所外圍的壁畫完成。

對於柏邁幼兒園及托兒所園長田素菊(Ruth)來說,每個人生來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至少擁有一項才能,等待被發掘,特殊兒也不例外。

然而,因為世俗眼光及偏見,扼殺了他們的才華及夢想,甚至把他們創意的想法及做法,視為不受控,將之列為“怪咖”的行列。

從事幼兒教育的她認為,天生我才必有用,但首先也要有人懂得欣賞。在小孩的世界,父母應該是他們的第一個觀眾,隨後是老師,因此,作為教育工作者,她知道自己的舉動及言語鼓勵,可能會影響孩子的一生。

她說,教育應該是包容性的,然而,在這個現實社會,有一部分人因為本身的不足,而被學校拒於門外。

“我這裡收了很多被學校拒絕的學生,看到這種情況,我覺得很傷心,在其他人眼中,或許他們不是那麼正常,但是,以這個理由來拒絕他們是很讓人痛心的。”

畫漫畫具有故事性

對田素菊而言,沒有教不會的孩子,祇有不會教的老師,有一些孩子的才能“藏”得很深,需要導師深深的發掘;孩子的才華,需要遇到對的人,對的方式來發掘,而且要有人欣賞及鼓勵。

她憶起,第一次見到區景凱時,他才9歲,那時,他因為被學校拒絕,而來到柏邁幼兒園及托兒所。在偶然的情況下,她發現區景凱過人的繪畫天分,而且其畫風與其他小孩不同,是有故事性的漫畫。

“就如室內的這副壁畫,就是歐景凱一筆一筆劃出來的;他的作品是沒有重複性,全部都是來自當下靈感。”

田素菊為了鼓勵區景凱,當然也是因為對後者有信心,才敢將托兒所裡的一面牆及外圍的牆壁,交給他自由發揮作畫。當然,當時也有想過,萬一搞砸了,應該怎麼辦?最終,田素菊還是決定讓區景凱畫,最多如果畫不好,重新油漆就好了。

70天完成壁畫 園長收集作品盼出書

就是因為田園長的信任,讓區景凱獲得人生第一次畫壁畫的機會,並在70天內,使用課餘時間,將托兒所外圍的壁畫完成。

田素菊向記者提及區景凱時,眼中閃閃發亮,對於區景凱的表現,她是感到無比驕傲的。

“區景凱告訴我,他想去國外看世界,我知道紐約是適合藝術類相關發展的地方,我告訴他那裡有他喜歡蜘蛛俠,他很憧憬,也努力的朝這方面前進。”

田素菊認為,既然區景凱有這種藝術天分,就應該被鼓勵,以及讓更多人欣賞。因此,她萌生了要將區景凱的漫畫匯集成書的想法。

她把區景凱隨手畫的作品收集起來,希望可以找到贊助商,協助區景凱出版漫畫書。

內容細節要求高 畫風清新不重複

記者眼中的區景凱及其畫作:

第一次與今年15歲的區景凱見面,是在一家位於古晉4哩半的柏邁幼兒園及托兒所。不過,在等待他與父親抵達時,我們無意間看到一面畫滿線上游戲——機器磚塊(Roblox)及漫畫的牆。

無論是機器磚塊畫作抑或是漫畫裡的對話,皆讓我們看到其中的細節與作者無限的想像力與巧思,若不是牆上有署名,幾乎不敢相信是出自於一名自閉症少年之手。

當景凱與父親抵達幼兒園後,首先下車的他,看到我們和他打招呼後,便露出靦腆的笑容。當我們再次和他確認,牆上的畫作是否出自他的手時,他也含蓄地點頭稱是。而在之後的拍照環節中,他也不厭其煩的給予配合。

當走進屋裡,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幅幅掛滿牆上的畫作,旁邊的一面牆則是景凱花費70天完成的畫作。畫裡有3個人站在十字路口旁,還有一輛紅色轎車及不同顏色組成的數棟房子,畫風清新、明亮。

仔細一看,你會發現,那輛紅色轎車是執行車行右側的法規、房子設有額外車庫等,皆是以紐約生活模式為畫作基礎。此外,更可發現連打開窗口的房間,一眼望去還可看到房間另一端緊閉的窗戶,讓人不得驚嘆景凱對畫作內容細節要求之高。

父親協助調色補色

在訪談期間,觀賞景凱的一幅幅畫作,畫中的細節與創意更無法被忽視,進而顛覆了對自閉症的既定印象。當越深入地了解,看着一幅幅絕不重複的畫作,發現自閉兒的心並不非一座孤島,反而隱藏着無限的想像力,並透過有趣的畫作,將心裡所想的都畫出來。

不善於社交,卻擁有真摯與直率個性的景凱,是這樣告訴我們有關他的喜好與夢想。

“我喜歡’Roblox’(機器磚塊),裡面有很多遊戲,有冒險,也有貓。當我長大了,我想要做一名畫家,我也喜歡’Colourful’(色彩鮮豔)的畫,更喜歡有爸爸的顏色。”

據了解,幼兒園的壁畫除了是景凱一筆一畫親自畫出外,其父親也協助調色或補色等工作。

此外,景凱的每一幅畫作,重複性幾乎為零,若不是他最喜愛的園長田素菊一直“懇求”,其實是極不願意將畫紙上的作品,再次“複印”在牆上。

承受他人異樣眼光 父心痛兒遭諷刺

景凱拿着畫筆,專注的在牆上一筆一畫地發揮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創作出獨一無二的畫作。其父親則拿出手機拍下這令人欣慰的一刻,相信那一刻的感動是無比巨大。

不是親身經歷者,是無法想像當區景凱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時,區耀富夫婦心裡是有多麼的無助與徬徨。擔心兒子的未來,更憂心的是旁人缺乏同理心的異樣眼光,是否傷害孩子的幼小心靈。

最令這對夫婦痛心疾首的,是一部分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消極與諷刺性言語。由於有的自閉兒看到有興趣的事物就會想學習或跟着轉動,這樣的舉止便遭到一些教育工作者拒絕,甚至說出“你的孩子行為很奇怪,可以去馬戲團進行訓練…… ”這等傷人的話語。

自閉兒需耐心教導

直至多年過去,那些話語依然時時刻刻刺痛着他們的心扉,久久無法釋懷。

自閉症的孩子,通常不善於社交,溝通能力及行為模式也與常人有所不同,但這並不代表自閉兒無法正常生活。只要讀懂他們的心,耐心地給予教導,他們也能闖出屬於他們的一片天。

3歲展現天分 想去紐約當畫家

景凱在3歲時,便已展現繪畫天分,在家裡就一直專注在畫畫。區耀富也發現兒子在畫裡畫出許多細節,這也讓他起了培養兒子畫畫天賦的念頭,也讓孩子發揮想像力。

“自閉症的孩子,需要花費比常人更多的心力去對待及了解,若父母自己放棄了,那麼還能期待誰?雖然之前遇到不少冷言冷語的人,但慶幸的是,遇到園長田素菊,她接受景凱,也懂得欣賞他的優點及畫作。”

區耀富認為,自閉症的孩子都有自己擅長的一面,只要家長、校方及社會人士懂得欣賞,他們也可以大放異彩。

父盼兒能與社會接軌

“景凱熱愛畫畫,他想去紐約成為一名畫家,對於他這些願望與目標,我和家人都是支持的。目前,我們也會協助他往漫畫之路前進。”

自閉症的孩子也可以有璀璨的未來,而令區耀富更為注重的是,如何讓景凱與社會接軌及溝通,這也是他們一直努力的事。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