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回收花朵再造定格鮮花 最美一刻

 “咔嚓﹗”林南雅(Hidy)手起刀落,鏡頭沒來得及對焦,花莖上的花蕾已一整個掉下。她說,因為乾花會保持乾製時的形態,所以要在最美時折枝。我心頭一緊,世間種種人事皆如此?“那並不是把它完結,因為最美的時刻過後,可能翌日就馬上凋謝。最美時乾製,其實是延長它的壽命,以後可以繼續欣賞,就不是浪費。”

殘花不殘,廢物不廢!80後香港女子林南雅(Hidy)就是化廢物為美好的惜物人。她在2016年開設的“貓眼工作室”,每角落都佈置着不同形態的乾花,淡淡花香想必長期充盈這個空間。林南雅本不諳花藝,想開設一個可以讓人做各式手作的地方,一次有朋友的公司剛完成一項活動,問她對現場鮮花素材有沒有興趣,當時沒有經驗的她,只帶上一些黑色垃圾膠袋,裝了整整三大袋,“我再看看現場,卻好像原封不動,花的數量多到無論我拿了多少都還有很多”。她驚訝一次活動竟產生這麼大量的有機廢物,而且鮮花不過用了一天就要丟掉,十分浪費,便開始主動聯絡收花。

每次回收花籃,花束因曾置於花籃一段時間,都會稍微脫水,她將新鮮完好的花修剪整理,送往社福機構。其餘的會製成乾花,而殘敗的,她會製作酵素,“很多人會用果皮,浸水加糖發酵3個月左右。我就用花瓣。”

分解花泥需要200年

她曾看過一個報告,證實酵素殺菌力驚人:有人持續將環保酵素倒往家附近一條混濁的河裏,一個月後魚沒因此死掉,河水更變得清澈。林南雅看見滿地掉落的花瓣,也想到可以物盡其用。

即使鮮花得以另一種形式存活,這些用於喜慶致意的花籃仍有許多組成部分是垃圾,這份心意地球大概很難消化。林南雅每次出動回收,都會將花籃竹子送到願意重用的花店,但隱藏籃中的花泥卻必須丟掉,而每個花籃可能用上2至4個,因為質感如發泡膠,插過花後穿了洞難以再固定花束,“但花泥放在大自然要用200年來分解。”林南雅無奈地說。其餘的花籃垃圾還有為了墊高花束、加強立體感而用上的大量玻璃膠紙。

鮮花回收並不普及

據林南雅所知,鮮花回收並不普及,很多人在活動過後會直接丟掉,“方便很多,什麼都不用想,就算我去收都要預約,讓我在現場初步處理,搬呀拔呀,對他們來說都是成本。

“但我會覺得,當這些你們眼中的垃圾,其實是你們自己製造的,為什麼不是由你出錢處理,要由環境為你承受?”她遺憾大多數人沒有這種承擔的意識,也不會辨知幫助他們處理的人的付出。而回收絕不是單向操作,林南雅以往每每在即日才收到棄花消息,她要馬上決定和回覆對方,大感即使有心投入回收工作,也不是人人都能即時抽身處理。

不過近年的情況稍有改善,有些單位知道花可以回收,會提早兩星期與她聯絡,“這影響整個(回收業)生態,有幾多公司可以做到即日收呢?”她認為社會的環保意識是令回收得以持續的關鍵。

回收一次夠用一年

雖然花源絕不是問題,但每次獨力回收三四十個花籃的勞動令林南雅吃不消,她每次回收,為了抓緊鮮花的黃金時刻,最少要連續趕工兩個通宵,才能做完基本拆釘、清潔、分類和養活工作,休息片刻就要馬上乾製。看見滿室乾花,我好奇會不會出售,“暫時不售賣,但其實應該要的。”

林南雅慨嘆,一個人做不了太多,偶爾會做些飾物到市集擺賣,一次回收乾製的份量足夠她用上一年。應付不了,有時只好無奈拒絕,“我也需要計算成本,如果我本身有計劃,未必能即時處理,就不會去,但我試過不忍心,跑去收,結果鮮花趕不及送去社區中心要丟掉。雖然後來將花架送給花店重用,但我覺得很傻,運費我給,自己要動手做。有時會懷疑值不值得做,救得了多少呢?但看到了又不想浪費。”為了儘量利用被丟棄但仍有價值的花資源,她只好當“斜槓族”,給小朋友補習、接佈置場地的工作,才能支持她繼續收花乾製的環保“事業”。

以經濟誘因推動回收再造

說起林南雅的付出,同樣關心資源回收的鄭敏華(Patsy)慨嘆人力成本在商業經營上必然是一項重要考慮,她想起早前舉辦的果皮釀酒活動,指啤酒廠雖感興趣,但開始時也對要釀酒師放下工作、花時間將回收得來的橙削皮而有所顧慮。最後他們邀請工作坊參加者幫忙,從體驗中學習,才解決問題。因此,她希望提出創造綠色就業的可能,以果皮釀酒為例,加入果皮釀造的啤酒,可比原來訂價稍微高一點,為產品增值,絕對有經濟誘因,希望此等生產模式和牽涉的勞動力可以被正視和肯定。

當原材料可以更低成本獲得,變相產品可以更低價錢售出,回收再造的過程是否對消費者和生產者構成足夠的吸引力?鄭敏華表示,發展經濟學派理論一直詬病此種衡量方式,“GDP的計算完全沒有包含環境和社會成本。”這種一九三○年代才冒出的GDP計算方式卻成為現今的主流標準,“這套計算方法是完全沒有想過成本(cost),只計算價錢(price)而已”。以乾花為例,網購平台上有一大堆,Hidy指若用現成乾花製作飾品,先不論顏色過於嬌艷虛假,成本的確較親自收集處理低很多,但批量生產的乾花除了為降低成本而款式單一,由於以出售圖利為原始目的,在資源利用上可謂本末倒置,“不會是因為賣不完、用不完所以乾製”。所以價錢以外,回收乾製而成的乾花對購買者來說,還有一層環保意義,“是幫助地球去用本身沒用的資源。”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