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良醫

【生命有轉機】吳旺慶繞過鬼門關 更珍惜當下 一條腿換一條命值了

吳旺慶曾是一名馬拉松愛好者

讓吳旺慶欣慰的是,無論出事前後,都能和老朋友一起在台上演唱

Advertisement

縱然如此,他對命運卻絕不屈服。無論多辛苦都堅持時刻穿上義肢,生活上也盡量自己打理,活得就像個平常人。

現年55歲的吳旺慶是一名平面設計師,同時也是本地創作歌曲組織“激盪工作坊”的成員。

說及當年要命的意外,他記憶猶新。那是2016年5月。工作到半途,忽然背後劇烈疼痛。那種徹心徹骨的痛讓他意識絕非小事。被送進醫院,醫生檢查出是大動脈爆裂,並告知情況絕不樂觀,最多只有3至5%的存活機會。即使手術後不死也殘癈(不是中風就是全身癱瘓),還叫他太太替他祈禱算了。

生命的轉機讓吳旺慶珍惜活在每一個當下

大動脈破裂動手術

那一刻他也抱定必死之心,就叫太太劉慧鍼記下他的銀行密碼,也囑咐她幫忙解決公司的事,逐一交代後事。但幸好他有一名不輕易服輸的太太,堅持要轉去另一間醫院聽取第二意見。於是他被送去國家心臟中心(IJN)。醫生檢查後告知確是很嚴重,但卻安慰說會有6、7成生存機會。

經過3名心臟專科醫生花上7小時的手術,他終於被搶救下來,並昏迷了一星期。當他醒轉那一刻,卻自己嚇自己以為成了植物人。他好笑的說,由於之前另一間醫院的醫生說,即使手術後不死也殘廢。當他醒轉時,發覺自己不能動也不能發聲。當下怕到半死。

後來有護士前來替他拔管,他才知道自己並非植物人,而是由於昏迷整星期已虛脫沒力,聲帶也在手術時被弄傷,所以才暫時不能發聲。

為何大動脈好端端會破裂?吳旺慶相信是長期操勞過度所致。

當年他從事廣告業,由於工作忙碌,經常熬夜加班晨昏顛倒。每天下班去吃夜宵則剛好是別人喝早茶的時間。吃了東西回家睡一兩小時洗個澡又要趕回公司;另外也試過忙到在公司睡,往往三數天到一星期都不曾回家。在公共廁所洗澡,吃的都是打包的現成食物或快餐。

傷口細菌感染截肢

他既不煙不酒也沒有家族病史,相信身體就是在這段時間被虧損了。2000年,他離開廣告公司自己創業,那時已察覺身體開始有不少小毛病。49歲那年也有了輕微高血壓。這時期也得知很多當年一起拼搏的舊同事都心臟病去世了。因此在後期他盡量運動,參與一群朋友跑馬拉松。還為了要跑馬拉松而在飲食上相當嚴謹節制。

“縱然如此,我卻也離不開這個宿命……。”

從手術檯上保住了一條命,在家休養期間,大概手術後的3個月,左腳被發現有個小傷口。那時他不以為意,但卻因發燒不退而去求醫。才得知傷口遭細菌感染。加上手術後血液循環不暢,雖然有清洗卻不能癒合,而且裡面的組織已腐爛。如果細菌隨着血液進入其他內臟就完蛋了。醫生勸他截肢保命。

“最後我決定截肢。當得知我要把左腳切除,太太不能接受,一直在哭。我反而很平靜,沒有太大的哀傷。其實我能在之前的大手術醒轉已是奇蹟。我已經死過一次,因此我選擇繼續活下去。”縱然代價是以一條腿來換取一條命。

“那時也不知下一刻會不會活下來,所以當面對截肢,我認為是小事。心想最多不就穿義肢咯!但卻沒想到,穿義肢這麼辛苦。”

活用義肢生活自理

若非當事人不會知,原來穿義肢並不簡單。義肢不是機器,它並不會幫忙走動。而是需要有很強的能力使用剩餘的上半截大腿去擺動操控義肢。如果臀部和大腿的肌力欠佳,就難以擺動及把義肢撐起。

所幸他之前是馬拉松跑者,運動量非常大,核心能力佳,因此適應度也比一般人來得快和強。縱然如此,在第一次訓練用義肢走路時,才走不到半小時就累得睡上一整天。

他也訓練自己把義肢當成身體的一部份,因此除出洗澡和睡覺,他全天都穿着義肢。也因為如此,他的行動也算俐落,生活上一切都能自理。還曾出國到台灣和尼泊爾。

他坦言,其實支撐他走下去的除了宗教信仰,最大的力量就是愛。

“我太太和家人以及朋友對我的關愛非常重要。我在IJN進行手術時,據知醫院緊急等候室裡坐滿了都是我的朋友。後期也得到很多朋友在各方面的協助;最感恩的是,太太沒有放棄我。我截肢後在康復醫院接受治療時,看到很多截肢者被太太離棄,家人也不去探望,感覺他們很沮喪很消極…‥”

強化腿肌平衡脊椎

截肢後不放棄運動

除了表面失去一條腿,吳旺慶的行動與一般人無異。記者到訪時,他恰好在煮水給自己泡麥片。套着義肢俐落的穿梭在廚房和客廳,也多次毫無難度的從沙發坐下和站起。這都得拜他對運動不鬆懈百練成鋼而賜。

出事之前,吳旺慶每天都花上兩小時跑步以維持體能。截肢後他依然不放棄運動,只是改去健身中心進行一些有助強化大腿肌力及平衡脊椎的鍛鍊。

雖然他已活用義肢,但還是得面對很多不便。例如不能跨溝渠以及難以行走在不平或陡斜的地方。加上大馬公共場所的殘障施設不足,因此他也盡量減少外遊。而且出外時一定帶備拐杖以防萬一,因為不知道義肢幾時會出狀況。

吳旺慶熟練的在廚房煮水泡飲料,並俐落的穿梭在廚房和客廳之間.

吳旺慶熟練的在廚房煮水泡飲料,並俐落的穿梭在廚房和客廳之間.

嚴控飲食不能超重

“在今年的大年初一,義肢忽然發生故障不能彎曲,跨出去後收不回來,當下就走不了。不幸中的大幸是,義肢公司是馬來人經營,新年也沒休息。我年初二一早送去修理,直到晚上8點多都沒辦法修好,對方只好把展示品暫時借給我用。”

為了穿義肢,吳旺慶也要嚴控飲食,如果腳有水腫或體重超越了,義肢就穿不上。他一定要把體重維持在當初訂制義肢時的重量,即大概64公斤左右。

“我的早餐一律是有機豆奶、五谷粉以及不加糖的麥片之類。午餐和晚餐多數吃肉和蔬菜。澱粉質食物例如米飯和麵包都盡量少碰。不吃炸煎食物,也沒有夜宵習慣。”

吳旺慶的人生組曲是設計、跑步和唱歌。截肢後面對不能跑步的遺憾,所幸還能唱歌。

他是激盪工作坊的成員之一,截肢後依然可和老朋友一起在台上獻唱。只是因手術後元氣大傷,如今唱不了高音。

事業方面,其實他在4年前手術後,就將員工遣散,把公司關閉。畢竟不知幾時才能回到工作崗位。幸好那時有保險和社險賠償,加上之前的儲蓄和獲得一些家人朋友的資助,而且太太本身也有工作,生活上還算勉強過得去。

近年來他也開始陸續重拾設計工作,並打算轉戰線上設立自己的平台。在MCO期間,他終於如願和太太創立了Neko’s Tale(貓之物語),在網上展售個人及朋友的文創作品,以替未來的生活作綢繆。

太太劉慧鍼不離不棄的愛,是支撐吳旺慶站起來最大的力量.

不因障礙而放棄

跑馬拉松經歷體現生活

人生面對此驟變,吳旺慶並沒想過放棄。反而更積極的活下去。

“不是因為我是殘障人士。一般人在生活裡也會遇到很多挫折。但並不能因為這些挫折而放棄。我們不可能365天都亢奮積極。我們可以消極不快樂,也可以流淚。可是過後得擦乾眼淚繼續下去。”

他今日的生活動力其實都源自於平日的慣性累積。他表示,生命裡很多時候認真去經歷的某些東西,都會為日後帶來啟示和協助。例如當初他立志跑馬拉松,就得培養積極規律的心態。包括每天定時起身、吃一成不變的健康早餐、花很長時間練跑。有時很累、天氣很熱或有障礙,偶爾也會有消極的意念想放棄。天使和魔鬼在心裡交戰。可是當克服後,就會有很大成就感。

定時吃藥不能操勞

“跑馬拉松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我就是用跑馬拉松那套經歷體現在如今的生活。因此絕不會因為有了障礙而放棄。”

“你問我如何看待人生?我只能說:要珍惜每一個當下!我比其他人更有資格說這些話。其實我如今並非完全康復。醫生說如果我沒有好好照顧,可能隨時都會倒下去。因為上次的動脈手術他只是盡力修補,而一些部份是修補不到的。因此我必需非常嚴謹的生活,包括要定時吃藥、不能太操勞,一累就得休息,不然就會有生命危險。”

“很多人這一刻活得好好,下一刻就倒下去。出事時來探望我的朋友,已有兩三個去世了;我手術回來後也出席了不下10個葬禮。很慶幸這一剎那我還在這裡,因此會好好珍惜,想做的能做的就去做,不會因為失去腿而覺得不幸。因為有些東西我們不知道,比如這個(失去腿)換回來的是甚麼?我們不知道……所以,活在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