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體育

參賽資格狀態贊助 選手愁愁愁

(吉隆坡27日訊)東京奧運會正式宣布延期舉行後,除國際奧委會以及東京奧組委會後續工作,包括奧運冠軍在內的很多運動員在疫情期間除了要保持運動狀態,困擾他們的還有奧運資格,還要發愁和贊助商簽下的各種合同。

澳洲足總於26日發佈聲明稱,將會讓該國的男、女足球隊全力備戰推遲到2021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同時建議組織者將男足參賽適齡段從U23改為U24,以幫助今年在預選賽付出努力的一些選手們明年即便“超齡”還能參賽。

“奧運會上的男足比賽一直是U23年齡段的球員參賽。但我們想與國際足聯、亞足協討論,考慮將東京奧運會的男足比賽放開到U24年齡段。那將確保今年幫助球隊晉級的一些參賽選手們明年仍有機會圓夢奧運,不然他們可能將因為年齡限制而無法參賽,”澳足總首席執行官詹姆斯·約翰遜說。

他認為,部分獲得參賽資格的球隊是由今年U23的適齡球員組成,他們已經在預選賽中為球隊晉級付出很多,如果不修改規則,他們中的一些人明年將無法參賽。

澳足總盼足球改U24

除奧運的參賽資格,里約奧運男子鉛球冠軍、美國好手克勞瑟也說奧運會推遲舉行,讓他突然要為自己的生計擔憂。

他透露,他與贊助商的合約只到今年,賽事延期也意味著他現在就需要說服贊助商,自己在一年以後還可以把鉛球推得很遠,才能重新簽一份合同。“現在疫情到處肆虐,我被困在家裡,但我真的不能整天躺在沙發上,我有一堆事情需要善後。贊助商對我很重要,我的收入絕大部分來自讚助商。”

在亞特蘭大工作的體育經紀人多伊爾為50位運動員運作合同事宜,據他估計,其中大約有40人由於奧運會延期而需要重新和贊助商簽約。多伊爾表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贊助商和運動員之間的合同順延一年,但實際情況卻很複雜。

多伊爾表示,由於疫情的蔓延,今年到底還有多少比賽可以打並不確定,而且贊助商也因為疫情的原因收入大減,就算贊助商和運動員關係不錯,也必須考慮運營成本。

另一位業內人士利夫也表示,贊助商不得不考慮自己的利益,他們已經給運動員付了錢,但運動員卻沒有在今年出現在奧運賽場上。“贊助商們或許會去翻看簽下的合同,看看哪個條款可以讓他們減少損失。”

根據國際奧委會(IOC)提供的數據顯示,到目前為止,有57%的奧運席位已經分配完畢,還有43%的席位要通過資格賽決出。根據IOC制定的席位分配規則,已確定的將不再重新分配,目前中國隊共有316人次獲得226個奧運席位;韓國有157人獲得奧運會席位,有望再贏得60個參賽名額;日本隊則憑借東道主身份獲得隊史上最多的奧運席位,目標是奪得30枚以上的金牌。

大馬隊則有場地腳車阿茲祖、沙費道斯(個人麒麟賽和衝刺賽)、射箭的凱魯(男子個人反曲弓)、跳水賽項的諾哈碧達、吳麗頤(女子個人3米跳板)、潘德蕾拉(女子10米跳台)以及潘德蕾拉/梁敏儀(女子雙人10米跳台)、體操賽項的法拉安(女子器械操全能)和風帆賽項的凱魯尼占(男子標準激光級)、諾莎茲琳(女子激光雷迪爾級)和努萊莎與祖妮(女子470級)。

確認凍結世界排名 羽聯料提新奧運資格

大馬羽總秘書拿督吳志強相信,世界羽聯在凍結世界排名後,將會為推遲的東京奧運會提出一個新的排位體制。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下,東京奧運會成為史上首個推遲舉辦的奧運會。世界羽聯隨之宣佈凍結世界排名,直至可以安全舉行比賽為止。

在東奧推遲舉行後,世界羽聯現在必須重新審查奧運會資格賽期限。

吳志強說,凍結世界排名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推遲一致。不過,他認為世界羽聯需要確認何時凍結世界排名,以便成員國可以調整其分期計劃。“新冠肺炎造成了許多不確定性因素,很難制定任何比賽計劃。由於目前的局勢緊張,世界羽聯也可能陷入困境。”“一些比賽或將不得不取消,因為已經不能在今年下半年中被編排進入已經確定好的賽事日期。但是,好的消息就是只要有足夠的奧運會資格入選期,那麼選手們仍然有機會繼續爭取參加奧運會。”

此前,大馬羽壇女神吳柳瑩在社交媒體提出在奧運延遲的情況下,奧運積分重新計算還是跟着賽事停擺前的排名;有關凍結世界排名,以及何時重新打比賽三大疑問,道出選手們普遍的疑問。

印度選手普拉諾則希望世界羽聯能夠盡快做出有關新的奧運資格政策,稍後他們可以根據奧運會的日期來決定資格。他甚至表示,自己無法確定自己能否參加奧運會,因為他將不得不再次為積分而戰。

另一名印度球員卡斯耶普說,“就目前的準備工作而言,由於不可能在國內進行全面的訓練,所以只能做一些基礎的身體訓練。”

東奧籌備重啟 優先考慮日程和賽場

東京奧組委會26日成立了重新研究奧運籌備工作的再起步對策總部,作為這個團隊領導人的東奧組委會秘書長武籐敏郎確認,將最優先致力於敲定新的舉辦日程和賽場。

總部名稱為“新的出發東京2020奧運實施總部”,即日起開始處理奧運會推遲之後所有的善後問題,這個部門以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籐敏郎為首,下面有30名部門主任。

武籐敏郎在會議上說,奧運會延期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而接下來善後工作的複雜程度也是空前的。

擺在武籐和他的團隊面前的,有“數千份合同”需要處理,涉及的領域包括票務、安保、場館設施、商業開發、住宿、奧運村和交通等,還有近10萬從百萬申請者中挑選出來的志願者。當然還要和各個利益相關組織打交道:轉播商、贊助商、國際奧委會、單項體育組織等。

“我根本無法想像我們將經受怎樣的考驗。”不過他也表示:“我們必須一步一步地來,以保證所有的問題最終都能解決掉。”

武籐認為當前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儘快確定奧運會新的開幕和閉幕時間。“我們必須儘快決定時間,否則其他的事情都很難確定。”

他還說,他們的使命是確保奧運會和殘奧會聖火能夠於明年在東京點燃。

森喜朗也表示,儘管這一切重啟任務沒有最後的期限,他希望“所有的事情越早決定越好”。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