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劉麗晶 樂當廣播人12年 踏出舒適圈出國留學體驗

劉麗晶常給人一種大姐大的感覺,性格開朗,待人親切,常被當地人稱為“阿晶”。一頭淺褐色短髮,微胖的身材,聲音細緻且微帶磁性。即便今年已經30歲,但她那把聲音仍然像極了少女,讓人有初戀的感覺。

第一次跟她碰面是在她工作的國營電臺裡,節目上的她認真但不失風趣,每當嘉賓開始表現得緊張時,她便會用那清脆的笑聲來緩和氣氛。

她是國營電臺REDFm詩巫支部的中文電臺主持人,入行已有12年,功底深厚。REDfm為砂拉越雙語電臺,聘有好幾名中文主播,在私營電臺入駐東馬之前,REDfm是當地居民的主要精神食糧。

2007年,剛結束國民服務的麗晶便被朋友推薦到詩巫電臺應徵主播工作。當時她才中五畢業,對未來毫無頭緒。不過,由於不想唸中六,加上與家人之間有矛盾,因此她最終沒有繼續升學。

“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也不見得特別出色,沒參加過什麼比賽。就只是一個比較健談的女孩,唯有入行以後,才開始受到聽眾的注目,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聲音其實也不賴。”

初入行時勤讀報訓練發音

她說,在那個年代,可以成為一名電臺主持人,讓身邊的人稱羨不已。許多人都認為,在電臺當播報員或主持人者只要擅長說話就好,並沒有看到他們背後的艱辛。

“我們要做的功課很多。剛入行的時候,每天得勤讀報紙,並訓練發音。除了主持,還得做剪輯的工作。在當新手的時候,為了防止直播時出差錯,主任多會要求我以錄音的方式做節目,待上手了才開始做Live(現場)。”

她認為,電臺工作最具挑戰性的地方,莫過於必須面對看不見的聽眾,且對着空氣自言自語。

“我們得以分享的方式去說話,好像在跟身邊的人說話,不能以唸稿的方式去主持,不然就會出現很強的違和感。”

她披露,基於職業的關係,一般在電臺當主持人者下班後常會自言自語,自問自答。

“在主持節目時,我們除了得拋出問題,還得自己回答來打圓場。久而久之,當我們看着功能表選項作答時,也常常會開口自問自答,讓身旁的朋友都覺得很奇怪。”

電台漸成夕陽行業

電臺曾是屬於主流媒體的一環,但隨着電子媒體的興起,電臺如今也成了夕陽行業。在巔峰時期,詩巫電臺共有6名華語主播,但如今只剩兩人。

劉麗晶披露,過去,他們每週主持的時間共計21小時,如今卻縮短到只剩兩個小時。

“比起私營電臺,國營電臺轉型的速度算是比較慢。但這也沒辦法,大伙兒就是打一份工,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吧。”

除了當電臺主持,每當有大型活動時,麗晶身為主播也得外出做連線報導。過去偶爾會有新春活動,但後來慢慢減少了。

她披露,她過去多和聽眾通過電話或訊息留言的方式互動,如今,因為詩巫電臺中文部以純錄音的方式播出節目,以致電臺主持人和聽眾幾乎是零互動。

“我們以前還曾辦四台聯播,就是分布在砂拉越各地的主播一起主持一個現場直播的節目,非常有意思。”

感冒期間急找代班

劉麗晶坦言,最讓她感到興致勃勃的節目就是專訪來自各個領域的嘉賓。

“我不但可從他們身上學到新東西,同時也可與聽眾分享這些新知識,這會讓我感到特別滿足。”

她比較不喜歡連線報導的節目,因為這些節目的內容毫無新意。

“我在電臺工作所面對的挑戰不多,但最怕就是遇到感冒,因為業界的規定是主持人不可對着麥克風咳嗽,這顯得非常不專業。所以,只要是遇到感冒,我們就會盡可能請人代班,否則就得在主持節目時忍着不咳嗽。”

她說,她並未特別保護自己的嗓子,且平日也有抽煙喝酒。

“就是要多喝水。在喝酒的場合就避免嘶喊,其餘的,我覺得對聲音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不愛電台主播光環

劉麗晶說,身邊的親朋戚友在向別人介紹她時,總是為她冠上電臺主播的稱號,但她沒特別喜歡這個光環。

“我私底下的生活是非常低調的,所以並沒有特別喜歡大伙兒這樣介紹我。我不過就是個小小的電臺主持人,平日毫不起眼,只是儘量把工作做好而已。最好笑的是,朋友常在遇到不會發音的中文字時,就問我怎麼發音。雖然說我是主播,但我也不見得什麼都會,很多時候,我也是正在學習當中。還有,有些人還會在聽到一首歌時問我那是什麼歌曲,或演唱者是誰,把我當成他們的百科全書似的。”

但她也坦言,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她打從入行開始,事業就一帆風順。

“我去應徵那天,其實已經過了截止日期,但我最終還是被錄取了。很多人都說,華人要進入政府機構工作並不容易,由此看來,我比很多人幸運,所以我在這方面沒有怨言。”

選讀廣播或心理諮詢

在一個領域工作十多年後,難免會產生感情,雖然如此,劉麗晶卻對她待在電臺這個舒適圈長達12年一事感到耿耿於懷。

“我中學畢業以後直接進入職場,至今沒有大學文憑,所以始終覺得很不踏實。雖然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若我有一天想轉行,還是得準備一份文憑吧,那是去面試時所需要的最基本檔案。”

現年30歲的麗晶說,過去十多年來,雖然她每年都會出國旅行,但卻從來沒有在外生活過。

“我想體驗遊學或是旅居外國的感覺。去外面看世界幾年,然後再回來決定下一步怎麼做。”

她說,出走的念頭早在一年前萌芽,只是到了她這個年紀,並不能夠太衝動太草率。隨着年紀的增長,她越是覺得很多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可能都沒有機會了。

“可能就讀個媒體廣播系,或是心理諮詢之類的科系吧。我現在還在收集資料,並思考着自己未來要讀的科系。”

自立自強伴侶難找

劉麗晶自認野心不大,不愛追求名利。

“如果可以給我選擇,我寧可做個沒有身份的DJ,生活既簡單又美好。只要有人喜歡我的聲音,我就可以簡單的做節目。”

她說目前單身,所以也想趁自己尚未有太多束縛的時候去冒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自認為是自立自強的人,凡事都自己作決定。她對另一半的要求也不高,基本上只要能自供自足就可以。

然而,近年來她卻覺得越來越難找到適合自己的伴侶。

“大家都說,詩巫男子多是大男人主義者,他們害怕有想法的女性。我並不算是強勢的女人,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哪方面令人感到害怕。”

學成歸國後 盼返鄉工作

劉麗晶說,即便決定出國留學,但兩三年後,還是會想回到老家繼續工作。

“看吧,到時候回來的時候還有沒有適合自己的工作。也或許,我在外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朋友對她決定出國升學的決定有些訝異,有者支持,有者反對。但她認為,如果自己再不鼓起勇氣改變,或許在未來就很難為自己圓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