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兩地52員報到 國羽帆船開訓了

(吉隆坡2日訊)大馬國家羽球隊,以及帆船隊選手與教練共38人正式歸營,展開為期一月的“前進東京”集訓。

Advertisement

這52人當中38人運動員、教練、職員以及支援團隊(包括8名東奧奧運動員、1名殘疾運動員、9名陪練員)在大馬羽球學院報到和接受檢測;在浮羅交怡的國家帆船中心的報到人數是24人,當中4名運動員和4名陪練員。

在此當中,國羽混雙女將賴潔敏因骨痛熱症,目前正在醫院接受治療,將推遲歸隊。

青年體育部長拿督斯里理查馬力肯在大馬奧理會會長兼大馬羽總會長拿督斯裡諾薩、國家體育理事會總監阿末沙巴威及國家體育學院總執行長阿末法德扎的陪同下,於昨日到訪位於武吉佳拉的大馬羽球學院巡視。

理查馬力肯表示,在得到政府的特別批准下,“前進東京”計劃的運動員從6月1日起至30日展開系統訓練,有關訓練分別在武吉佳拉的大馬羽球學院、武吉加裡爾體育中心和浮羅交怡的國家帆船中心。

共接受3次檢測

他說,武吉加裡爾體育中心將從6月8日才開始恢復訓練。

他透露,所有報到的運動員與職員在首天進行鼻咽拭子檢測後,回到各別的宿舍房間隔離,直到檢驗結果在第2或第3天出爐,如果出現初步症狀者將在第5天再進行檢測,而無症狀者則在第13天再測試。

此外,青體部也明確表示,所有媒體不能進入採訪,媒體要採訪必須事先向負責人提出申請,一旦獲得批准,只能進行電話訪問或是視頻通話,不能面對面進行採訪。

梓嘉希望盡快復賽

國羽首號男單李梓嘉迫不及待地想立刻回到賽場,他稱,近3個月沒有比賽讓他幾乎失去鬥志。

“在這之前,我有幾次問過大馬羽總希望可以提前歸隊訓練,但都不能實現,自己也開始感到焦慮和失去動力。現在終於可以回到訓練基地,希望可以盡快投入訓練。”22歲的梓嘉於週一終於回到大馬羽球學院,進行為一個月的閉門訓練。他說,雖然需要嚴格遵守所有的指示,但作為球員就要犧牲,而且這一切都為了大家的健康與安全著想。

他相信隊友們也會遵守國家體育理事會與大馬羽總制定的每一個指示,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可以重新接受訓練。

明年4月前2目標

峰譯誓破世巡賽冠軍荒

大馬國家羽球隊首號男雙謝定峰/蘇偉譯力爭在明年奧運積分賽結束前,打破世界巡迴賽冠軍荒。

2019年東運會金牌得主儘管世界排名位居第9,但兩人至今未曾染指任何一個世界巡迴賽冠軍。

定峰說,他們希望趁著世界羽聯因冠病疫情宣布停擺,並延長奧運積分賽至明年4月的空檔做好準備,一圓冠軍夢。

“對於我們來說,這是新的動力。我們的目前是在明年奧運會資格結束前贏得世界巡迴賽冠軍,這將加強我們爭獲東京奧運會出線權,”定峰說。

定峰以及偉譯在週一回到大馬羽球學院報到,準備展開為期一個月的封閉訓練。據悉,他們在報到和接受檢測後就各自回到房間隔離,還未正式投入訓練。

定峰/偉譯在去年打進全英賽決賽,惟最終不敵印尼老將亨德拉/哈山。他們對上世界前5組合都處於下風,兩人希望在新任男雙主教練林培雷的帶領下,帶來新元素和突破。

國羽復訓循序漸進

國家羽球隊男單主教練葉橙旺不會急於讓經過漫長休息的球員立即投入大訓練量,避免受傷的風險。

38名國羽球員、教練以及支援團隊於週一重回大馬羽球學院報到,首號男單李梓嘉,以及擔任陪練的隊友詹俊為在闊別2個多月後,將投入為期一個月的集訓。

“我還清楚記得自己在當球員的經歷,最困難的部分是經過長時間休息後的比賽。我在2002年湯杯賽後受傷,結果休戰了一個半月。”葉橙旺認為,在經過長時間的休息後,馬上就投入高負荷的訓練量只會招致受傷。他說,身體經過長時間的休息後必須逐步恢復,一般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原來的狀態。他感到慶幸的是,球員們這段時間在家中進行體能鍛煉,他因此相信隊員們的過渡時間不會太長,因此將慢慢地加強他們的訓練強度。

帆船隊需適應社交距離

在國家帆船中心,已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的凱魯尼詹(激光型)和諾莎茲琳(激光雷迪爾),以及另兩名470女子級的兩名選手諾萊莎和祖妮卡莉瑪也在週一報到。

國家帆船隊主教練莫哈末阿芬迪認為,選手們對適應國家體理會制定的標準作業程序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因為他們的日常訓練一直如此,他們需要適應的是社交距離。他透露,復訓的初期工作是集中在完善基礎。“選手們自自3月以來就沒有在海上訓練,他們現在需要從頭開始。不過,我認為在這一方面他們不需要耗太長的時間,他們是有經驗的選手。”他也說,選手們在行動管制令期間一直都在家自行訓練,因此目前只需要加強訓練。

在談到凱魯尼詹時,他稱,在行動管制令期間一直在監督他的情況,並認為他處於最佳狀態。

他補充道,帆船隊本應在日本為奧運會做最後的衝刺,但奧運推遲一年後也讓他們最終改變了計劃。“現階段出國訓練不是最佳的選擇,因此我們不得不利用現有的資源。”

西蒂盼早日復操

大馬國家保齡球女將西蒂莎菲雅希望,保齡球隊也可以盡快恢復訓練。

西蒂莎菲雅眼見國家羽球隊以及帆船隊恢復訓練,加上購物中心的開放,因此也特別想回到雙威金字塔購物中心的保齡球館接受培訓。

她說,保齡球是一項非接觸性運動,其他國家的保齡球員在打保齡球時也進行社交距離的守則,即使在同一對球道上打保齡球,他們之間也至少要有兩個球道間隙或一米的距離。

西蒂莎菲雅說,他們目前仍在等待大馬國家體育理事會的批准以讓保齡球可以開始恢復訓練。畢竟現在購物中心已經向公眾開放了,本身認為是沒有問題。

她也相信,大馬保齡球總會也會制定安全預防措施讓選手們遵循,以便可以盡快開始練習。

西蒂莎菲雅於去年4月的泰國公開賽和8月在全國錦標賽奪冠,並於菲律賓東運會分別獲得精英賽、混雙與團體賽中拿下3枚銀牌。另外,她也在歐洲保齡球巡迴賽大師賽以及不倫瑞克馬德里挑戰賽都拿下第3名。

“原本今年第一場的賽事,是應該前往美國參加職業女子保齡球協會的比賽,但是現在我們只能取消一切的安排。就目前而言,我很期待亞洲錦標賽,因為那是2020年剩下的唯一大型錦標賽。”西蒂莎菲雅目前只能將目光放在亞洲賽事。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