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地方

“他只接受哈巴狗中庸” 拉瑪反轟敦馬為亂源

(北海17日訊)被前首相敦馬哈迪點名為行動黨內的極端份子,檳州第二副首長拉瑪沙米今日回敬馬哈迪,他視前者的批抨為榮燿,因為這暗示了自己做對的事。

拉瑪沙米今日針對敦馬日前在《當今大馬》訪問時,點名他和劉天球為極端份子做出回應。

Advertisement

他說,當巫統或前巫統領導人或黨員指責其他人為極端主義者時,他們都會有特別的心態,而敦馬一如既往大膽地發言,但從未地證明他為什麼是極端主義者。

“這讓我想起了有一個發動內戰國家的總統,當時稱叛亂領導人為叛徒和恐怖分子,然而反叛領導人反過來回答說,這句話讓他(反叛領導人)獲得了真正愛國主義的榮譽。”

他說,如果非馬來領導人不願在“種族冠軍”的巫統或“宗教冠軍”的伊斯蘭黨中扮演次要的角色,那他們都會被標記為極端主義者,反馬來人,反伊斯蘭主義者等等。他說,對於像敦馬這樣的前巫統領導人來說,行動黨內的華裔或印裔領導人的行為,應該像馬華,國大黨或民政黨如同哈巴狗一樣。

“挽回形象的任何嘗試都會被視為一種叛逆的行為,因為已經背離了‘哈巴狗’之道。”

他說,從我國邪惡根源的敦馬身上,找出敦馬什麼時候開始定義中庸或極端主義等術語,是非常有趣的。

“敦馬的問題在於,其舉止好像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一無所知,要知道,這是他在兩度任相下,傲慢和專制領導下的產物。”他說,盡管敦馬在首次任相期間就出現了種族和宗教兩極分化的政治災難,而敦馬在再任首相時的辭職也無濟於事,甚至還導致合法的希望聯盟組成的政府瓦解,但敦馬從未吸取教訓。

“敦馬的哲學很簡單,他從來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但是如果被指出錯誤,他會說他老了,可能是記憶力下降。這就是馬哈迪,他給馬來西亞人造成了如此多的苦難,但他卻認為只有他知道什麼是最適合馬來西亞和馬來西亞人。”

他說,敦馬正是一名被印度通緝洗錢,挪用資金,支持恐怖主義運動和其他活動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印度傳教士紮基爾奈克提供庇護的人,而且當紮基爾奈克發言要印度人及非馬來人返回原籍國的時候,溫和的敦馬又做了什麼?

“沒有其他國家願意接受紮基爾奈克,但敦馬卻保護對方,甚至紮基爾奈克可能已是我國公民。”他說,敦馬再任首相期間,還針對已經瓦解“淡米爾之虎”(LTTE)恐怖組織,逮捕一些曾經與LTTE有聯系,包括行動黨領導人在內的12名印裔,這些人是在毫無證據下被扣,並指示為了確保像敦馬這樣的人能發揮其分治策略。

他說,敦馬可以說自己要什麼,但當敦馬雄心勃勃要第三度任相的時候,已沒有人願意真心對待敦馬,這樣的野心也已成為我國的一個笑話。

“如果像敦馬這樣的大種族主義者和偏執狂,能夠“屈尊”以至於點名我和其他人為極端主義者,已反映了敦馬自己以他對這個國家未來的真實想象。”

他說,敦馬點名他也只是表明,他永遠不會屈服於那些打算剝奪馬來西亞人基本人權的種族主義者和宗教頑固派。

“盡管種族和宗教誘餌帶來了挑戰和危險,但作為馬來西亞人,我們必須珍惜多元,生活的有尊嚴,最重要的是要使馬來西亞人能在不分種族或宗教的情況下永存。”拉瑪沙米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