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國內

人權委會:被強迫失蹤 疑政治部綁架許景城安里

(吉隆坡3日訊)華裔牧師許景城和社運分子安里仄末的失蹤,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歸咎於武吉阿曼政治部,並指兩人都是被“國家執法人員強迫失蹤”的受害者。

Advertisement

人權委員會委員拿督馬永貴指出,許景城和安里仄末的“被失蹤”,是調查小組經過長時間的討論後所得出的一致結論。他於今日的聽證會公布2人失蹤的調查結果時說,有直接與間接證據證明,他們有可能是被武吉阿曼政治部綁走。

“沒有證據表明綁架案是由非國家執法人員所進行。”

2017年2月13日,許景城駕車前往朋友家時,在八打靈再也SS4B/10路被一群男人從他的車里擄走。許景城當時所駕駛的車牌號碼ST5515D的銀色轎車,也至今沒有尋獲。

安里仄末則是於2016年11月24日,離家會晤友人時被擄走。

警方至今不曾公布2人失蹤的調查結果。

扎希否認發指示

前副首相兼前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說,他和時任秘書長不曾針對華裔牧師許景城和社運分子安里仄末一事發出任何指示。

他是針對人權委員會將許景城和安里仄末失蹤的原因歸咎於武吉阿曼政治部,並指兩人都是被“國家執法人員強迫失蹤”的受害者的結論,在國會走廊回應媒體的詢問。 “我希望調查是以專業的方式展開。”

阿末扎希說,他仍未閱讀相關報告,可是,調查結果若顯示當中涉及第三者,那就必須尊重報告。

此外,他說,在這個課題上也需要尊重警察機構。“如果要展開任何調查,都必須以專業方式展開;由於這個課題已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更得小心處理。”

妻僅盼2人平安回來

許景裕牧師及安里仄末的妻子表示,她們迄今都不知道丈夫到底發現什麼事,她們目前只希望丈夫能平安歸來。

許景裕妻子劉秀玉及安里仄末妻諾哈雅蒂希望政府能採取正確的行動。

根據《透視大馬》引述劉秀玉的談話說:“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丈夫發生了什麼事。” 

諾哈雅蒂也對人權委員會指警方涉及丈夫的失蹤案方感到氣憤。“我們想知道,會不會把丈夫還給我們?”

劉秀玉說,將會給予總檢察署6個月的時間來採取行動,否則家屬別無選擇,只能採取民事訴訟。

總警長:閱讀報告才回應

(新山3日讯)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表示,他将在阅读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的报告后,才针对华裔牧师许景城遭掳走一案回应。

他向公众保证,警方将会给予一个答案,但现在作出回应还言之过早。他是今午在新山一家酒店走廊接受《马来邮报》媒体询问时,这么表示。

弗兹将于明年5月荣休,他在警界服务35年,2017年曾任职武吉阿曼政治局总监。

反貪污朋黨中心:避免有罪不罰

應設機制確保警問責制

(吉隆坡3日讯)鉴于人权委员会裁定牧师许景城和社运分子安里仄末的失踪与警方有莫大的关联,显示警队根深蒂固的有罪不罚文化,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促请政府建立一个独立监督机制,确保对警方的问责制。

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执行董事辛蒂亚发文告说,警队过去几十年的腐败与滥用权力更是加剧有罪不罚的情况,为了结束这种文化,政府应该即刻建立一个确保警方问责制的独立监督机制。

她说,希望联盟在竞选宣言中的第20条宣言承诺,将确保军警成为受敬仰的单位;而首相敦马哈迪也于去年9月22日宣布,政府即将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解决警方滥权的问题。

“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的举动显示政府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一步;可是,政府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有最高的独立性与自主权。”

“建立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是确保机构有效运作的关键。”

辛蒂亚建议,政府必须授权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自行启动调查,并执行委员会认为合适的行动,包括对违法的警员作出解雇、暂停补贴与降职的惩罚,确保独立性。

促捕前总警长内长

“委员会的成员应该由国家元首委任,任期应局限于3年,且委员会成员应由有法律背景的人士组成,而非警员或前警员。”

她认为,唯有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才能够真正有效地解决警队根深蒂固的有罪不罚文化。

鉴于警方涉及绑架案的严重性,她也呼吁政府即刻逮捕涉嫌指示绑架或共谋的前总警长和内政部长。

人民之聲促首相總檢長介入

(吉隆坡3日讯)为确保被失踪的许景城牧师和社运分子安里仄末获得释放,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博士促请首相敦马哈廸和总检察长介入此案,同时处理涉及者。

柯嘉逊发文告指出,许景城和安里仄末的失踪被人权委员会听证会归因于武吉阿曼政治部,以及被“国家执法人员强迫失踪”,对警方是一项极严重的指控。

侵犯受害者权利

“两人失踪多年,而警方和内政部却一直冷漠以待,且一直否认负有责任,随著如今被指是绑架者,发指示的政治部官员、全国总警长和内政部应该受到制裁。”

他强调,强迫失踪是国际法中令人发指的罪行,这种任意拘留不仅侵犯受害者的权利,更令家属蒙受心理折磨,而且失踪者也有遭受酷刑以及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高风险,例如性暴力甚至谋杀。

“新马来西亚是绝不能容忍军事独裁及‘香蕉共和国’广为应用强迫失踪手法,唯有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才能挽回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尊重法治与人权的民主国家的声誉。”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