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地方

中國公幹遇疫情 家人無法見證 異鄉結婚成一生遺憾

報導:陳嘉瑩

(檳城18日訊)一場猝不及防的疫情,讓一切彷彿按下了暫停鍵,在外打拼的遊子回不了日思夜想的家鄉,而原本在外國打拼或求學的本地人士也無法回到公司或學校,大家只能隔著電腦屏幕,道出回不來或出不去的心中壓抑。

Advertisement

來自檳城的駱俞町在大學畢業後就赴薪金較高的新加坡工作,後來被公司委派到中國公幹,豈料遇上了冠病大流行,讓身在中國的她“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即使過節也無法與家人團聚。

已好多個月無法回家的她很是鬱悶傷心,就連自己的婚禮,家人也沒辦法出席見證,成了她一生的遺憾。

目前身在中國的她是通過屏幕接受《光明日報》的訪問。今年29歲的她說,她在大學第四年時曾到新加坡一家企業實習,畢業後就到新加坡一家零售業公司任會計。4年後她因表現優異而被公司派到中國雲南昆明分店擔任財務部負責人。

她從未想過獲得公司賞識而被調往中國,她選擇新加坡是因為離馬較近,每年至少可回國3至4趟。

“我在2018年杪到中國,一年後中國就爆發疫情,去年的農曆新年還有回國,但今年卻無法回來。”

她稱,更沒想到冠病疫情竟蔓延至其他國家,雖然中國疫情已受控制,他其他國家的情況卻尚未穩定。

駱俞町(左五起)及丈夫在去年時曾回檳探訪家人。

想念媽媽菜餚街邊美食

受疫情影響駱俞町已一年沒回國,對於家鄉的一切都很是想念,除了家人朋友,還有媽媽煮的家鄉菜餚和街邊美食。

這一年來她只能透過網絡與家人聯繫,但因中國需要翻牆才能使用臉書及WhatsApp,因此基本都透過微信平台聯絡。

她指出,思鄉之情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心裡想著回國但現實依然只能望穿秋水。

她說,如今科技發達,每當想念家人她就會微信,但此方式無法與面對面問暖相比。

“我與媽媽及姐姐每天都會上微信以書寫方式聊天,每週約通話一、兩次。”

談起家人,俞町坦言,父親已離世,兩位姐姐又遠嫁他州,所以目前只有母親一人在檳城。

“我最擔心的就是媽媽,她隻身一人在檳城無人照顧她,姐姐們又不能經常回家照顧,身在遠方的我只能乾擔心,怕媽媽太孤單或生病,也感覺自己很不孝。”

她稱,父母從小就支持孩子志在四方,所以大學畢業後她選擇到新加坡工作,雖然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了,但疫情前至少隨時可動身回家。

“我被派到中國時媽媽還笑說,她的女兒怎麼離她越來越遠了,當時她的心是難受的,實在不想離媽媽太遠,但凡是有得必有失,我選擇了工作就得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

她坦言,除了家人她也很想念檳城的朋友及美食,尤其炒粿條、紅豆冰及榴槤,這些在中國是吃不到的。

駱俞町(最後第二排右一)與中國的同事合影。

老闆也站前線 超市工作感受深

對於工作,駱俞町說,昆明目前是屬於低風險地區,大家基本上已恢復正常生活,沒有太多的限制。

她指出,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至今該區的超市都不曾停業,她也一直留在工作崗位上,從未居家工作。

她說,疫情期間除了想家之外,感受最深的就是經營超市的心得體會。

有人說在疫情當前,‘醫院是救命的,超市是保命的’,在超市工作的她每天準時上班,全身心支援大眾共同抗疫。

她直言,至今她無法忘記疫情爆發初期她擔任收銀員的情景,當時到來的人潮比大年除夕多好幾倍,身在新加坡的老闆更與公司員工患難與共,不顧個人安危飛來昆明,帶領團隊“披掛上陣”站在前線。

她也讚揚中國政府還是非常注重和有效地把控疫情,並做足防疫措施,所以大家都感到比較安全和放心。

她還說,她是持著工作簽證在中國工作,根據中國政策她是可以回國的,不過一旦回來就不允許再入境中國。

她直言,公司其實已為她買了明年2月份回來檳城及新加坡的機票,但按照目前中馬兩國的政策,看來到了明年農曆新年恐怕也無法回國。

“公司其他17位從大馬和新加坡過來的同事也買了2月及3月份回去家鄉的機票,但相信也是無法回去了。”

她透露,有些航班目前尚不允許辦理退款手續,一些沒法退款的也只能作廢。

駱俞町(右一)與媽媽、姐姐及侄女在疫情爆發前的合照。

疫情中結婚 親友遠方送祝福

駱俞町也在這次疫情中完成了她的終身大事,她在疫情中擁有了幸福的家庭,但也遺憾親友只能在遠方送上祝福。

她說,丈夫是到新加坡工作謀生的中國人,當年他們雖在新加坡同一公司上班,但並不認識。兩人是到了昆明工作後才相識及相交。

她指出,疫情未爆發前她曾與丈夫(當時還是男友)回到檳城探望家人,也獲得家人的認可。這段冠病情緣讓她覺得很幸福,但也因少了家人的參與而有少許遺憾。

她稱,其在中國的婚禮原在今年3月舉行,可是那時中國疫情正處於嚴重期,因此迫不得已把婚期延至5月。

她指出,到了5月中國疫情總算緩和,但馬來西亞的疫情卻變得嚴重了。

她坦言,她一早已為家人訂好住宿及機票,奈何大馬實施行動管制令及中國方面的限制,使家人最終無法到中國見證她的婚禮。

“沒辦法,突如其來的疫情是我們控制不到的,我也不希望家人冒著感染新冠肺炎的危險來出席婚禮。”

她透露,她當時因為心情太差,還為了此事和丈夫吵架了,幸好最後兩人有了共識,就是與其等待疫情結束或疫苗問世,不如就先把婚禮給辦了,婚宴之類可日後補辦。

至於在檳城的婚禮,駱俞町說,她們原本打算在今年9月或10月回檳城再辦一場婚禮,宴請檳城的親戚朋友,但疫情讓他們無法如願以償。

她稱,由於丈夫是中國籍,大馬政府仍禁止外國人入境;而她則是一旦出境中國就不能回到中國,這讓他們陷入兩難中。

她指出,待疫情受到控制及管制令解除後,他們應該不會在檳城舉辦大型婚宴,屆時只會請家人及幾位親密好友吃個飯,聚一聚。

她還說,一開始和丈夫準備3月結婚後,就到台灣或泰國度蜜月,而且泰國的機票也買好了,現在航班取消了,所有的計劃泡湯了。

“現在只希望過了明年農曆新年後,我們可在第一時間回到檳城,抱一抱許久不見的家人。”

她補充,經過這次的疫情,讓她思考了很多,也更加珍惜生命,珍惜身邊人,同時她也要感謝已嫁到其他州屬的兩位姐姐,一有時間就回到檳城照顧媽媽。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