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不想被世人銘記” 敦馬拒以名字命名建築道路

(吉隆坡13日訊)前首相敦馬哈迪指出,他並不想被世人銘記,因此拒絕後人以他的名字為建築物、道路命名,也不想立紀念碑。

馬哈迪今日出席Nonosugar的臉書直播節目時說,早在他出任教育部長的時,他就曾指示勿以他的名字為為學校命名,因為他不想讓這個人為的舉止影嚮其想法,他不希望用這種方式被認可。

Advertisement

“我做的事情別人也能做,我拒絕把我的名字附加在任何事物上,所以你不會看到沒有任何學校、道路、建築物是以我的名字命名,這是我的指示,我不想被記住。”

他說,人們是否記得,取決於他們,但他不會做一些讓人們記住的事情,留下紀念碑之類的。對他而言,人終將一死,欣賞他的人終究會欣賞,與他怎麼想或想留下什麼無關。

他表示只想做正確和對的事,人們怎麼看是他們的事。

“人們說我是獨裁者,以各種惡名妖魔化我,我說沒關系,他們有批評我的權利,但我已經盡全力為國、為民和未來貢獻,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並不重要,因為我終將一死。”

二度送入心臟中心 “當時我以為快死了”

另外,馬哈迪今年初兩度被送往國家心臟中心接受治療,讓人對這名已經97歲高齡的政壇領袖的健康狀態感到擔憂;馬哈迪也坦言,自己甚至也覺得會在當時去世。

缺乏紅細胞影嚮呼吸

他說,由於自己經常出現呼吸急促的情況,後來經檢查後發現體內缺少紅細胞。

“他們(醫生)的解決方案非常簡單,就是給我輸註了2品脫紅細胞,增加我血液吸收氧氣的能力,我幾乎立刻就能良好呼吸,並可以走更遠的距離,這是第一次入院的情況。”

馬哈迪今年1月7日首次入院接受手術,並於1月13日出院;他於1月22日再次入院,並於2月5日出院。

馬哈迪指出,自己第二次被送往國家心臟中心時,被建議進行心臟起搏器外科手術——一種植入胸部的小型裝置,用於控制心跳並防止心臟跳動過慢。

“很遺憾,在手術過程中,我感染了一些病菌,身體虛弱,並且出現發燒情況。”

醫生小組沒放棄治療

他回憶說:“我以為我快死了,所以我說‘這是我最後的日子’,我準備好死了,但醫生並沒有放棄,一個醫生小組照顧我並討論(每天)該怎麼做(治療)。”

“他們每天觀察我,說今天我們給你輸血、吃藥或打針,突然我發現我正在康復,我能走路了。所以,謝謝醫生。”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