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47項失信案】扎希:健康思維基金非公帑 “沒有一分取自人民”

(吉隆坡23日訊)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供稱,健康思維基金會的資金並非來自公帑,沒有一分錢取自人民、政府和納稅人。

今日是阿末扎希為其涉及健康思維基金會的47項貪污、洗黑錢及失信控狀案件出庭自辯的第三天。他在證人欄宣誓供證,接受阿末再迪的復問時受詢及健康思維基金會的資金是否來自人民或是政府。

Advertisement

他回應,基金會的資金來源沒有一分錢來自政府或是來自納稅人。

他在庭上供證時說,在成為副部長、部長或副首相的行政人員之前,他就已經從事公司業務,曾經領導4家在吉隆坡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也曾經擔任國家儲蓄銀行的主席。

“(我的)收入來自上市公司作為首席執行員的津貼收入,還有其他上市公司作為執行主席及2家上市公司主席及國家儲蓄銀行主席的收入。”

他說,除去家庭開支的多餘收入,他在也是峇眼拿督區宗教學校校長的父親的勸導下,將多餘收入用在慈善福祉用途,給予需要幫助的群體。

“此外,我還將從投資得到的回酬,存入基金會的存款,參與股票市場交易,不限於我所涉及的上市公司,從其他上司公司的首次公開售股(IPO)或以藍籌股類別的方式,取得我投入基金會的資金。”

扎希說,他確實從友人和商人中取得捐款,但有關人士與他擔任的官職無關,因為在那之前他並沒有擔任任何官職,意即基金會的收入,沒有一分錢來自政府、人民或是納稅人的錢。

他也在庭上提到自己於2018年在反貪會錄供的內容。

他說,在他受委為副首相後,有關資金大部分來自外來捐款者,並非如此前一樣,基金會的資金大部分你由他出資。

他說,這些外來捐獻者包括他位於加影綠野山莊住家鄰居銀行家阿占達密斯、商業大亨丹斯里陳志遠、Albukhary基金會主席兼商人丹斯里賽莫達。

管理個人和基金會支票 “執行秘書疏忽犯數錯誤” 

此外,扎希供稱,本案第90名證人瑪茲麗娜,作為他的執行秘書負責管理他的個人支票和健康思維基金會的支票,然而後者在職期間疏忽犯下數項錯誤。

他說,瑪茲麗娜犯下的錯誤包括在他不知情下,在基金會的支票上使用簽名蓋章,以支付他和他妻子的信用卡賬單;在處理信用卡賬單的事務上,對信用卡賬單不理解,導致出現各種超額付款及付款不足的問題;以及每月沒有向他出示他個人及基金會戶頭月賬單等。

指沒批在支票用簽名蓋章

他說,簽名蓋章是用在節日賀卡和感恩卡上,因為需要他簽名的感恩卡數量可高達上百甚至千張,涉及的單位包括內政部或國防部屬下機構,使用簽名蓋章,他就無需親自在這些感恩卡上簽名。

他強調不曾批准瑪茲麗娜將簽名蓋章用於其他目的,尤其是使用有關蓋章簽署他的個人支票或健康思維基金會的支票。

“作為一名曾接受培訓、經驗豐富的銀行家,我非常瞭解提供給銀行的簽名樣本,只能是我的原始簽名,而不是簽名蓋章。”

預簽支票只限慈善目的

扎希說,除了慈善目的以外,他也不曾指示瑪茲麗娜,把他預先簽署的健康思維基金會支票用在其他目的,若知曉有關支票被錯誤使用,他將會直接辭退瑪茲麗娜。

被問到為何在基金會支票上採用預簽方式時,扎希答,這是為了進行即時付款,例如當基金會正在執行的興建計劃,他身在外州或是國外,卻需要即時向承包商繳清款項。

曾多次要求交出月結單

扎希也說,即便他曾經多次要求瑪茲麗娜交出個人和基金會銀行戶頭月結單,但瑪茲麗娜從未交給他,每當他要求時,後者都會假裝忘記並以各種藉口搪塞。

他說,他的工作忙碌,時間表很緊湊,有時甚至沒有時間吃午餐,因為他以部門職責為優先事項,或許讓瑪茲麗娜有機會,沒有向他出示相關月結單。

下屬犯錯給予改過機會 

受詢及為何當時沒有對瑪茲麗娜採取任何行動時,扎希答,在參政以前,他是一名專業人士,他以專業處理方式對待犯錯的下屬,不曾讓下屬被降職,反之提供指導和建議,或採取升遷的舉措,讓下屬有重新改過的機會。

阿末再迪再問他,為何沒有將瑪茲麗娜調職,扎希答,盡管瑪茲麗娜多次犯錯,但他認為應該給予勸告和指導,同時不會以下屬有弱點就是資產負債的角度看待他們。

他舉例,曾經把犯錯的高級機要秘書調到其他部門,讓後者升職為機構總監。

他說,因為這項舉措,他與曾經犯錯的下屬保持良好關系,同時讓下屬有改過的機會。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