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1MDB稽查報告被竄改案】 安比林:1MDB財務報表雙版本 納吉要求勿列稽查報告

Advertisement

(吉隆坡27日訊)前總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證實,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曾在會面時,要求他不要將1MDB財務報表出現雙版本一事納入1MDB最終稽查報告,並向他承諾,相關執法單位將會盡快進行全面調查和追查到底。

他說,2016年2月22日,納吉通過時任機要秘書丹斯里蘇克里安排和他會面,商討1MDB最終稽查報告。翌日,時任政府首席秘書丹斯里阿里韓沙指示他,率同1MDB稽查團隊前往首相辦公室。

他表示,當時納吉要求匯報1MDB最終稽查報告里重要及嚴重的問題,他便提及1MDB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財務報表出現兩個不同版本。

“給予大馬公司委員會(SSM)的版本顯示,1MDB動用透過投資獨立投資組合公司(SPC)獲取的資金,償還1MDB債務及用做為1MDB營運資金;另一個給予財政部、德勤公司及大馬銀行的財務報表則顯示,透過投資在獨立投資組合公司獲取的資金還在1MDB。”

他今日以第六證人身分,在納吉與1MDB首席執行員阿魯爾甘達被控竄改1MDB最終稽查報告案供證時表示,當他們抵達時,阿里韓沙只要求他與稽查團隊隊長莎達都出席會議,其他人在會議室外等待。

他進入會議室時,阿里韓沙、代表總檢察署的拿督祖基菲里,財政部(投資)副秘書長拿督斯里伊沙胡仙、財政部代表阿斯里、1MDB首席執行員阿魯甘達、首席秘書的副秘書拿督諾萊茲曼阿尤及丹斯里蘇基菲里已在會議室內;會議由阿里韓沙主持。

他表示,在會議上,蘇克里指總稽查署準備的1MDB稽查報告能被反對黨政治化,他也得知,阿魯爾甘達對最終稽查報告已有回應。

安比林形容,這場會議對總稽查署施壓,讓總稽查署聆聽或接受1MDB管理層給予的回應,即便總稽查署給予的回應期限已逾期。

“不過,我還是指示稽查團隊和阿魯爾甘會面,阿魯爾甘達針對稽查報告提出幾個回應,還說我身為總稽查司,有權判斷是否接受。”

他稱,稽查團隊過後徵求他的同意,在詳細探討後做出修改,而總稽查署早已打印的稽查報告也因為有所修改,而不能再使用,他便指示銷毀所有已打印的稽查報告,只留下一份,由本案第5名證人總稽查署稽查主任(管理)諾莎瓦妮保管;這份報告最終由諾莎娃妮呈交給予接任總稽查司一職的丹斯里瑪蒂娜。

他說,在官方機密法令(OSA)下,他被賦予權力處理已打印的稽查報告,因此他留下一份報告,是方便內部工作。

​資金依賴貸款 1MDB經營6年就負債

安比林指出,總稽查署的稽查報告結論顯示,1MDB公司表現差強人意,經營6年就面臨債務問題、現金流動量少,而且,公司管理層作出重大投資決定時,沒有按照董事局的指示及決定。

 

他補充,總稽查署也發現,1MDB的資金來源及經營模式,皆依賴國內外的貸款,這造成1MDB公司負債累累,因為貸款比收入多,沒有為公司營利。

 

2016年2月19日,他接到納吉時任機要秘書拿督蘇克里的電話通知,向他要求一份1MDB稽查報告的複本,並指這是納吉的要求。

 

翌日,安比林將復本托助理交給蘇基菲里。

 

“雖然這份稽查報告還沒提呈國會,但內閣部長及相關部門秘書長都可事先獲得複本,以做好在國會解釋的準備。”

 

他說,1MDB稽查報告於2016年2月21日完成影印工作,並存放在保安辦公室(CGSO),翌日再印60份複本,分別存放在總稽查署(10本)、總稽查司(6本)、保險箱(4本)。

 

安比林稱,1MDB曾獲機會在兩個星期內針對報告作出解釋及反饋,但國家總稽查署並未接獲1MDB方的反饋。

 

因此,他表示,總稽查署決定在兩個星期後,即2016年2月24日在國會提呈1MDB的稽查報告。


舉報稽查報告段落被移除

 

安比林表示,1MDB最終稽查報告於2016年3月4及7日提呈給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總稽查署也向當局舉報稽查報告段落被移除一事,包括國家銀行、大馬皇家警察及反貪會。

 

他認為,當他作出舉報後,稽查報告可成為當局調查犯罪的基礎,因為報告中有許多信號顯示相關公司的犯罪證明。

 

他指出,他曾於2016年2月11日出席公賬會的匯報會,當時1MDB前董事主席丹斯里峇基向公賬會匯報1MDB稽查報告移除段落一事,並與一名商人劉特佐出席1MDB董事會議有關。

 

他補充,由於納吉保證將全面調查及深入了解,身為總稽查司和公務員,若發現這是首相的要求,便視為需要執行的工作,無需置疑。

 

無法獲1MDB財務報表

 

“總稽查署曾建議重新對1MDB進行審查,可是多次要求都無法獲得1MDB的財務報表及管理賬戶的文件,導致最終無法完成審查工作。”

 

他說,若是公賬會的會議沒有延期,他早在2016年2月24日便做好提呈1MDB稽查報告的準備。

 

“不過,我被要求出席2016年2月22至24日期間的會議,其實就製造了報告修改空間。”

 

他說,在會議上,無論是納吉,還是透過阿里韓沙或祖基菲里傳達修改的要求,都讓他備感為難。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