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馬華代表大會】 魏家祥促財長勿打壓拉曼 “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吉隆坡1日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說,財政部長林冠英一直說拉曼信託局犯規、違規,因此他特別在代表大會上公開一些內情,讓民眾評理。 

Advertisement

 

“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林冠英還不善罷甘休,我們也會奉陪到底!“

 

他說,林冠英在2018年11月2日提呈2019年財政預算時,破天荒首次不給拉曼任何行政撥款,只給550萬令吉的發展撥款,身為唯一的反對黨華人議員的他,第一時間在國會嗆聲,提出抗議。

 

他說,林冠英大動肝火,後來不但不給拉曼行政撥款,還警告拉曼大學學院不可以起學費,同時提出了“政教分家”的條件,要馬華放手拉曼才可以獲得行政撥款。

 

他補充,拉曼學院校友總會(TAA)在去年12月12日率先支持林冠英論調,自此就永無寧靜之日。

 

他說,拉曼學院教育基金會在2018年12月19日接獲大馬公司委員會(SSM)的信件,指有人投訴拉曼信託局不符合基金會章程8.2條,因此要求基金會在1 個月內做出解釋,不然將吊銷基金會執照。

 

“在我們了解整個情況後,其實,根據政府當時的定義,50%信託局成員不可以與創辦人有關係,指的是半數基金會信託局成員不能是有關集團及發起人的家屬、職員,同時也不能跟母公司或其屬下附屬公司的董事局擁有一模一樣的成員;曾幾何時我們8位信託局成員擁有家屬、職員關係,或兼任機構及子公司董事局成員?”

 

魏家祥補充,經過該基金會向內陸稅收局解釋後,該局於2019年1月23日的回函,證實拉曼教育基金會是100%符合規定,他們並沒有違規。

 

他解釋,原以為一切風波終可平息,不料內陸稅收局在短短的2個月內再發出另一封信函,再次指他們不符合指定的條規。

 

“其實,自從做出解釋後,我們並沒有增刪信託局任何成員;眾所周知,內陸稅收局是屬於財政部管轄,如果不是財政部長林冠英干預,內陸稅收局怎麼會無端端撤銷之前已確認100%符合條規的公函呢?”

 

他強調,在委任每一位信託局成員時,都必須獲得國內貿易及消費部長的批准及有關單位的審核,而該基金會每一次都根據程序申請,並且都獲得批准,因此不了解為為何會出現不尊重法令或違法的情況。

 

他說,為了避免此事僵持不下,貿消部於今年5月9日召開協調會議,該部門邀請內陸稅收局代表出席,拉曼教育基金會代表也出席相關會議。

 

”當時的會議建議,由於信託局的成員都是拉曼教育基金會成員,因此要求當中4人辭去基金會的成員;雖然這個是新建議在法律上未必正確,但我們當時以和為貴,欣然接受貿消部秘書長的建議,並把相關信件交給在場的內陸稅收局代表,等待他們的批准。“

 

他說,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在5月24日收到內陸稅收局的信件,指要求4名信託局成員辭去基金會成員藉是馬後砲行為。

 

”政府建議,我們根據指示,怎麼卻變成我們是馬後砲(afterthought)?“

 

他說,他們只好再度上訴,因為很多基金會的結構與拉曼教育基金的結構一樣的,包括首相敦馬哈迪設立的首要領導基金會也是在大馬公司委員會下註冊,同樣是屬於責任擔保有限公司(Public 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 ,享有財政部免稅地位。

 

”為何首要領導基金會的成員和信託人是一模一樣,而拉曼教育基金會的卻不能?我們提出了很多不同的論據,但有關當局,尤其是財政部長掌管的內陸稅收局還是執意不接受。“

 

魏家祥補充, 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在7月31日和他及廖中萊會面,並在會議中要求他們讓出半數的信託局成員,以讓林冠英指定的拉曼學院校友總會人選進入信託局填補空缺。

 

他認為,這簡直是霸王硬上弓的行為,因為不能接受該獻議。

 

他說,貿消部長拿督斯里賽夫丁和蔡添強在8月5日與拉曼大學學院理事會主席拿督斯里廖中萊會面,並表達希望這事情可以好好的解決的意願。

 

他說,如果當局非要他們更換4位原有的信託人,取而代之的是另外4位跟馬華沒有有關係的信託局新成員,他們勉為其難的選擇息事寧人,以便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但是我們始終堅持依據基金會章程行事,即交由基金會會員大會推舉信託人,讓貿消部長核准,而不是由財政部長指定人選。“

 

他解釋,賽夫丁於10月10日再次和廖中萊會面,後者也呈上4位獨立的替代人選成為信託局成員,並在10月18日正式提呈4人名單給大馬公司委員會;名單包括優大前校長丹斯里蔡賢德、拉曼的第四屆畢業生兼被當今政府受委為數個仲裁庭及皇家調查團成員的律師拿督鄭光明、馬來西亞會計師協會前主席拿督邱進源(譯音,Khoo Chin Guan)及敦陳禎祿孫女及敦陳修信的女兒拿汀巴杜卡陳淑珠。

 

“這四位都是企業精英、學術精英,而且是傑出校友。我們為了解決問題,可以委屈求全,以和為貴;這4名新成員的資料已呈上給政府超過一個月,至今還未獲得批准,難道又是馬華的錯嗎?”

 

他說,拉曼大學學院新屆理事會在11月26日的會議上,財政部官員突然呈上一封信函,指理事會不合法,因為信託局成員全是馬華黨員,令他們大吃一驚。

 

“曾幾何時有一條法令、憲法限制某個政黨的黨員不能在同一個時侯成為基金會成員?這已經侵犯了我們的基本人權,憲法賦予我們參與社團或公司的權力。”

 

他補充,大馬公司委員會已經同意讓拉曼大學學院信託局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處理信託人更換手續。

 

他說,林冠英在11月28日單方面直接委任拉曼校友總會為拉曼信託基金的持有人,並質疑林冠英的居心及用意。

 

“我要告訴林冠英,夠了,我們受夠了!不要再打壓拉曼,不要再進行政治迫害;拉曼大學學院是我們所創立,我們和華社共同扶持的高等學府。”

 

他說,如果行動黨當了執政黨可以讓所有華裔子弟順利進入政府大學,選修屬意的科系,這意味著拉曼大學學院再也沒有學生來源,馬華也完成了歷史使命。

 

“但現實是行動黨根本做不到,只要入學限制還在,馬華創設的拉曼還是有存在的必要和價值,所以馬華就有責任好好的保護拉曼大學學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