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東西明周刊副刊

【頑啤主張】Lambic怎麼喝

優質Lambic風味絕對是獨特具有多層次表現的,喝Lambic除了首先要能接受啤酒可以是酸味的概念之外,更需要能鑒賞酸味之中/之外的其他風味體現,比如最基本但也最獨特的,很多新朋友一時之間覺得難以接受的天然發酵霉香味。

於新人有疑問,這期就來聊聊Lambic。

Advertisement

對相當多新朋友來說,Lambic是沒有中間點的啤酒類型,剛接觸時不是皺着眉頭捏着鼻子被酒的氣息味道“嚇到”逃之夭夭,就是覺得酸酸的怪怪的但好像還可以接受。

這樣說是因為Lambic是具有非常獨特風味的類型,野生菌自然發酵帶來的影響,Lambic是天生自帶一種霉香(有人說類似發霉的異味,有人說像藍莓芝士那樣臭香臭香)的風味獨特酸啤酒,而且嚴格意義上只有布魯塞爾周邊特定地區釀造的才能稱為Lambic,可說是有着特定地區空氣水土氣息影響的啤酒,不是一般釀酒師輕易能模仿而成的。

Lambic是什麼?

簡單說就是通過空氣中自然產生的野生菌發酵而成的自然發酵酸啤,當然中間還有一些對環境氣候溫度的外在因素講究,比如只能在低溫季節的深秋和冬季釀造(因為熱天高溫會帶來不利於釀造的破壞性壞菌),也有對釀造材料和時間工序的講究,比如只使用風味已褪去或說非常溫和的舊啤酒花而不是新鮮啤酒花,比如需要超過一年或更久時間醞釀陳放才能出酒等等。

一款Lambic是什麼分支,特有名詞之外酒標設計也能看出。

喝Lambic有講究?

不同於喝其他類型啤酒比如IPA、Pale Ale、Lager等較易喝/直接類型,喝Lambic一定程度上是有些講究的:

喝出什麼味道才對?

的確,Lambic是酸啤酒,酸味是很正常風味表現之一,雖然酸為主軸,但絕對不只在於一個酸字,優質Lambic風味絕對是獨特具有多層次表現的,從酸味到酸澀到酸甜到酸香到回甘,其中不同分支的Lambic可以隨着不同釀酒師混酒手法,陳放使用的其他酒類舊木桶,或者加入浸泡提味的水果或食材或香料,還有時間工序的長短等因素呈現以酸為主但風味細節可以很不同的啤酒。

最淺白語言說的話,喝Lambic除了首先要能接受啤酒可以是酸味的概念之外,更需要能鑒賞酸味之中/之外的其他風味體現,比如最基本但也最獨特的,很多新朋友一時之間覺得難以接受的天然發酵霉香味。

排排坐切果果是釀Lambic季節畫面,水果用量很大。(圖取自Cantillon面子書)

早點喝還是晚些喝

有人說Lambic就是時間釀的酒,意思是同樣一款Lambic,不同年份的會有不同風味展現,又或是,同一款同一年份但不同時間點比如早一年遲一年或更久喝也會有韻味上的差異(有時是巨大差異)出現,比如有些Lambic過早喝會出現風味單薄酒體風韻缺乏層次的現象,酸啤迷會覺得浪費/可惜了。但反過來說有些Lambic比如加入水果浸泡提味的作品則可能要早點喝才能領略到水果鮮香風味,但如果追求的不是果鮮味,那就無所謂,或許收久了的水果Lambic雖可能果鮮味不再但還是有其他風味層次在,有時候某款Lambic早點還是遲些喝也看喝的人想找到什麼風味層次而定。

以特製竹籃讓酒瓶斜躺是很多國外酸啤酒吧指定的侍酒動作。

是只喝酒還是連酒渣一起干?

有注意到的都會知道,很多國外啤迷喝Lambic時都會將酒瓶斜躺在一個特製的竹籃或鐵籃子上,這不是裝腔作勢或為了好看,這樣做的理由是為了讓酒瓶內的殘餘物/酒渣留在酒瓶底下而不是隨着倒酒動作進入酒杯。

Lambic是自然發酵的,就算裝瓶後還是自然發酵狀態中,瓶子內會出現一些殘餘物/酒渣是正常現象,從品酒角度來說,倒入不激起酒渣滲入的Lambic是很多人都選擇的方式,因為酒渣的混入會讓酒體渾濁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口感,雖然如果有人喜歡把酒渣一起乾掉不是問題,個人選擇來說還是會盡量讓酒渣留在瓶底就好。

必要時候醒酒器也會出現在酒桌上讓Lambic更好的呼吸回溫。

醒酒器(Decanter)必要嗎?

啤酒是需要回溫的,特別是包括Lambic在內屬於較複雜類型啤酒開瓶/入杯後更加需要時間回溫(或者說讓酒呼吸)以展現應有的風味層次,倒入醒酒器讓Lambic能更好的開拓酒體風味是方式之一。至於是不是每次喝Lambic就一定要用到醒酒器,個人覺得不是一定要,如果手邊有醒酒器想用當然可以,沒有的話也不必特意去找,只要記得Lambic是開瓶後絕對需要時間慢啜細品的就可。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

Blog/cttai.blogspot.com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