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副刊

【零時區】原住民的梦境

砂拉越内陆人Orang Ulu的犀鸟舞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次,总觉得舞姿过于单调,来去不过几招:脚踩简单舞步,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手上犀鸟翎羽圆扇随着左右晃动,手腕时或顺时与逆时各转一圈——标榜着民族风情的舞蹈,不知为何,木讷得令人看不下去。

Advertisement

在西方人的信仰流传到东南亚之前,砂州原住民本信奉万物有灵,他们相信天地有灵、山川有灵、树木有灵、动物也有灵,所以犀鸟舞本来是人们与天地灵气沟通的方式。那日,我上网搜寻有关犀鸟舞和沙贝琴的资料,优管忽然跳出一则犀鸟舞的黑白影片,估计拍摄于上世纪中期,影片中体态轻盈的舞者头戴犀鸟羽毛、赤裸上身、穿着传统窄长裙,一面轻轻摆动手上的翎羽、一面在原地旋转,舞姿婀娜曼妙,修长柔美的身段显露无遗,同样简单的舞姿,却大不相同,多了一分灵气。影片中伴奏乐器只有沙贝琴和锣,平铺直叙,感觉刚刚好,像一碟味道清淡的小菜,仔细品尝竟然很有滋味。

我是为了准备有关沙贝琴的介绍才上网搜寻有关资料的,沙贝在内陆人肯雅方言有抓刮之意,早期的沙贝琴只有二弦,如今增至四弦,琴身由一节木桐雕刻而成,形状有点像船桨,琴面刻有传统图案,背面中空,琴声悠扬,像从热带雨林深处传出来。

据传说,沙贝琴出自于一场梦,在梦中,心焦如焚的丈夫为了找寻医治爱妻的良方,追随鹩哥的歌声来到一棵树下,见有一琴,知琴声可治病,便在梦醒之后依样雕刻出沙贝琴,从此之后这种乐器便成了巫医的治病工具。

砂州原住民跟弗洛伊德一样,认为梦境有得解,他们解梦,为了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原住民的梦境离不开山川树林飞禽走兽,他们的预兆和忌讳与大自然脱不了关系,比方说哪些树木是制作沙贝琴的良木;哪些树木是不祥之木,不宜用作建筑材料——都是祖先留传下来与自然共存的智慧。

文/  多風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