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彩繪仁心】生死之間(三)

大家都知道葡萄糖是人體諸多能量來源中最重要的一種,一公克的葡萄糖能夠產生4大卡路厘,而碳水化合物食品在我國則隨處可見。再說,大家對糖尿病高血糖的三多症狀都耳熟能詳(多吃多喝多尿),也大概知道糖尿病的用葯或該找怎麼樣的醫生,但這並非是本文的重點。

Advertisement

此次所要說的是患者本身並沒有糖尿病或其它新陳代謝的問題,她的低血糖純粹是因為嚴重的全身關節疼痛,服用過多過久的止痛藥與類固醇以致於腸胃出血,臨床上腹痛沒有食慾達數天之久所致。

拉菲達婆婆,一位年約85歲的土著,也是一名患有全身多處嚴重退化性關節炎的患者,一向以來都在附近診所服用止痛藥與類固醇來止痛。這一次她來門診是因為肚子痛了好幾天,難以下嚥,門診小姐擔心她在門診會發生不測,特地安排她到急診睡在病床上讓我來看診。

我到了急診室看到這位婆婆,只見她說話越來越弱,突然間意識變得模糊,我下意識地吩咐護士去驗了她的血糖。天啊!她的血糖居然低到連機器都測不出來(機器上顯示為<1mmol/l)!說時遲,那時快,她的心臟就在那時候停止了跳動,大夥兒馬上施展心肺復甦術(心電圖上顯示為無脈搏之電氣活動PEA:Pulseless Electrical Activity,符合低血糖症之臨床表現)。

急救了約15分鐘之久,用了許多救命葯才把她從鬼門關中拉了回來,恢復了心跳與血壓,再趕緊把她送到加護病房繼續治療。在經過了病史詢問,理學檢查以及種種檢查之後,終於確定她是因為服用過量過久的止痛藥與類固醇,造成消化道出血及急性腎衰竭。也許是急救來的及時,這位婆婆最後在加護病房不僅成功拔掉了氣管,恢復意識與血壓,更避免了洗腎這個大難題。

求死解脫的病人該不該救?

在使用了許多侵入性治療後,總算把這位婆婆救活過來了,送到一般病房後,居然發現她對醫護人員不友善。她不僅不吃自己的流質食物,甚至連設好的點滴與口服藥,都拔掉或拒絕服用,一時之間讓我們這些醫生們都束手無策。

終於有一次在與她溝通時,問她到底想要什麼,她才透露出自己活的很痛苦,全身關節整天不時疼痛再也無法行動自如,希望我能給她打一針後回家就此長眠。

當我把病患的想法告知家屬時,家屬還誤以為我們醫護人員要放棄她了。經過多次與家屬溝通後,家屬才終於了解到這是患者的遺願,同意帶她回家,出院時,我還聯絡了居家照顧護士來提供居家飲食與護理。約過了兩個星期,接到了居家護士的通知說,這位婆婆在家安詳逝世,過程中並沒有痛苦,也沒有掙扎,算是了了她的心願。

簡而言之,當一位病患得了慢性病飽受折磨時(例如這位患者得到全身多處嚴重關節炎,又或者是癌症或洗腎患者洗腎得到併發症時),他極有可能因身體或精神上的折磨以致於無法作出理性的決定,臨床上極有可能會用到很強的止痛葯,長期下去有可能會面臨到進食困難的問題(有可能因為腸胃炎、潰瘍甚至是出血的關係),此時作為一位醫生是有責任來讓患者避免低血糖及其併發症,此外,醫護人員還要與家屬商量取得共識,來決定病患的後續治療,如此才能給予患者最適合的照顧而非是過與不及的醫療。

文/黃學謙醫生

內科專科重症次專科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