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 詠舊物

一個喜歡握聽筒行醫、執筆寫作的醫生。

行醫豐富了他的寫作經驗,寫作記錄他行醫的心情,

Advertisement

兩者相輔相成。

1)電報

在廣泛使用電郵的這個時代,電報已經漸漸被時代淘汰了。我相信年輕一輩的人也許沒有看過電報,甚至不知道何謂電報。

上個月在家裡收拾舊物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一張夾在文件中的一張電報紙條。

那是當年馬來西亞國民大學(UKM)傳來我家的電報,通知我已經被錄取進入醫學院,要我在短時間內去大學報到,那封電報是我至今唯一收過的電報。電郵還沒有廣泛使用的年代,任何緊急的資訊都得靠電報傳遞,猶記得這電報傳送到我家時,我正在房間內睡午覺。

當家人把我從睡夢中叫醒,說有郵差傳電報來時,我立刻衝出屋外從郵差手中接過那電報,然後又衝入屋子的客廳並在第一時間內拆開電報。看完電報的我在確定自己被錄取而興奮地在客廳不停的跳躍歡呼,家人以為我中了邪。

如今31年已過去了,那收到電報的興奮情景還是歷歷猶新。畢竟那是我多年努力、寒窗苦讀的成果,也是我圓當醫生夢想的開始,所以那電報所帶來的激動深深的烙印在我心裡,直到現在還收藏着那張電報。那封電報提醒我在行醫生涯中勿忘初心,經常反省當年要當醫生的志願與理想。

2)中學的布質學號徽章

那天在翻閱鐘靈中學高中畢業刊時,看到一片布質學號徽章夾在畢業刊內。那是中學時代縫在校服上的學號徽章。那保存多年的徽章還很明顯的印着我當年2009的學號,看着那學號徽章不禁勾起我的中學生涯的回憶。我小時候隨着家人在檳城與吉隆坡兩地搬遷幾次。

所以我陸陸續續在檳城及吉隆坡讀了3間華小:吉隆坡的育南華小、檳城的輔友華小及同善華小。如此不固定的小學求學環境讓我不能專心學習,所以在當時的小學五年級的檢定考試成績差強人意。

但很幸運的是,獲得一位老師的推薦讓我勉強擠進了鐘靈中學,還記得進入鐘靈中學的預備班時是被編入最後一班:第14班。

鐘靈中學是一個臥虎藏龍之地,更是一個很好的求學環境。在老師們的循循善誘及同學們的互相切磋琢磨之下,讓我的學業突飛猛進。我能一次又一次的政府考試中過關斬將,最後擠入本地大學醫學系的窄門,鐘靈中學的栽培功不可沒!可以說鐘靈中學造就了今日的我。

那片學號徽章見證了我在鐘靈中學求學的那段美好時光,那曾經在陽光下飛揚的日子。

愛吾鐘靈!

縱然歲月如梭,依然會留住一點記憶!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