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雙耳之間】泛舟康河

一個喜歡握聽筒行醫、執筆寫作的醫生。

行醫豐富了他的寫作經驗,寫作記錄他行醫的心情,兩者相輔相成。

Advertisement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詩人徐志摩這首著名的詩《再別康橋》,我才會在抵達英國時特地前往康橋。

無論如何,說實在的,我對康橋有嚮往,除了因為康橋大學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高等學府,也是因為徐志摩的詩與文章。在來康橋之前已經在多年前讀過了徐志摩這首《再別康橋》的詩,還有聽過幾個台灣歌手唱這首詩編成的歌。

除了這首詩,徐志摩也寫了一篇文章《我所知道的康橋》,敘述康橋的優美,所以康橋在我心目中是一個美麗與浪漫的名字。

來到康橋,當然要在康河泛舟一趟,才不枉此行!況且詩人文字中描述美麗的康橋都是在河岸兩邊的風景,一定要坐在船上徐徐的沿着康河,慢慢的欣賞才能品出味道吧!

全世界最秀麗的河

泛舟遊康河的最別緻方法,就是乘長形撐篙船(punt),船夫會撐一支長篙,一櫓一櫓的把船慢慢往前挪動。這是欣賞康河兩岸古典建築與橫跨兩岸不同風格的橋樑的優雅方式。

為我們撐船的是一個年約20歲左右的年輕小伙子。他自嘲天資不夠聰穎進不了劍橋大學,所以只能在康河上當船夫。但他對於劍橋的人文歷史知識可是非常深厚,滔滔不停的向我們解說。

我悠閒的坐在船上瀏覽康河兩岸的風景,想起徐志摩在他那篇《我所知道的康橋》,對於康河的讚美與激賞:“康橋的靈性全在一條河上;康河,我敢說是全世界最秀麗的一條河。”

當我沉醉於這美麗的境界時,向我們講解的船夫突然問我們:“你們應該知道中國有個叫做徐志摩的詩人吧!”我們很驚訝這個年輕的白人也知道徐志摩。

但他接下來的評語確實蠻掃興的,他以不屑的語氣說:“這個詩人以他的文學美化了康河與康橋,讓很多中國人把康橋想像成美麗動人的人間天堂,風靡整個華人社會,但對於我們這些在這里土生土長的人來說,康河只不過是一條普通的河,康橋也只不過是一間古典的高等學府。”

美麗的心境就能欣賞到怡人的景色。

用心欣賞就有美感

我聽完他的話開始有些失望,他的這一番話是那麼的反高潮。但想一想,每個人的審美觀都會因個人的生活體驗、人文熏陶、教育背景而不同。我又豈能期望他會和我們對康橋有一樣的美好感覺呢!

我記得在2015年,在這專欄也寫過一篇文章,《我的陽光,你的白雪》講述我那麼喜歡瑞士的冬天,白皚皚的雪景,而那個瑞士的婦女,卻對檳城熱帶的陽光與明媚的沙灘情有獨鍾,其實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美好,我們能打從心裡去欣賞就能有美感了!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我沒有徐志摩的那份灑脫,離開康橋時還是有點不捨。在心裡告訴自己:“也許還會回來康橋!”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吳榮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