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觀心集】搶救國外大馬人

陳醫生!你的舊病人在鄰國心臟病發作,在加護病房住了一陣子,血壓低,需靠藥物支撐。他的保險在國外不被受理,他的兒子向我們求助,希望我們能夠接他回國治療。”一大清早,我接到緊急部門鄧護士的通知。

這是個大難題呀!現在新冠病毒橫行,我國再次施行行動管制,我應如何處置呢?翻開他的病歷,病人曾先生,在2005年因在泰國心臟病發作,趕回檳城接受治療,當時我為他裝上3條冠心支架。2013年他再次回國進行冠心導管檢查,其冠心動脈只是中等栓塞,不需再次疏通,出院後音訊全無。

Advertisement

鄧護士幫我聯繫泰國心臟醫生,才知道病情不簡單。曾先生始終未戒煙,糖尿病顧得很糟,導致腎功能衰竭。最近心臟病又發作,在當地醫院住了一陣子,想回國回不了,一星期後再次肺積水,心肌衰竭,心律更失常。

幾天前咽不下食物,聲音沙啞,可能中風,必須用鼻腔導管餵食。這種病人,要治療吃力不討好,若不接手就樂得輕鬆,但若然如此,他一定客死異鄉。

救活一個人不只是醫生功勞

要接手這外國個案,我必須寫一些信件,向當地的醫院,大馬大使館、移民廳、衛生部門作出申請。鄧護士在這方面幫我一個大忙,處理這些細節,醫院高層也認真對待這個案,畢竟救人要緊。

等到轉交病人的曰期,泰國方面音訊全無,我一直在擔心是否出了意外。兩天過後泰國來訊,病人血壓一度惡化,要在加護病房施救,現在稍微穩定,兩天后應該可以送病人到大馬邊境。我又得向當局重新申請轉交病人的日期,病人則須再次接受新冠檢測。

那一天終於到來,一大早我家醫院的救護車在馬泰邊境等着,穿着個人防護裝備(PPE)的醫護人員則安排接管病人,然後馬不停蹄的趕回檳城。

一扺達醫院,醫護人員即刻清場通道,旁人不能在場,直接送他到隔離加護病房。我也穿上防護裝備,到病房檢查曾先生,順便為他再次進行新冠檢測。

根據條規,病人家屬不能進入隔離加護病房探訪他,只能用手機跟他對談。我向雙方解釋病情的嚴重性,以及接受冠心成型術的風險,雙方都同意進行手術。

在進入冠心導管室前,我們必須選一個時間清場通道,也用塑料袋保護導管室所有機器。我們都穿着個人防護裝備,甚至考慮到是否要穿着成人尿布。所幸我們只用了2個小時,就疏通了他所有嚴重栓塞的血管,大家欣喜若狂。

8天后他又再次進行新冠檢測,成績為陰性。他的腎功能進步了,他可以自行吃飯,血壓也回升。當他出院時,醫護人員互相道賀。

一般人認為,救活一個病人,乃醫生的功勞。其實則不然,必須仰仗於諸多因緣:鄧護士背後的安排,醫院高層的批准,移民廳、衛生部、大使館的協助,醫護人員精準的處理入院及手術的每個細節。醫生的貢獻,只是眾緣的一小部分。

我很感恩眾因緣俱足,讓我們能夠順利的搶救在外國出事的大馬公民。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