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觀心集】我們當中有人會死

“陳醫生,有位病人10天前從吉隆坡回來,他現在心臟病發作,但他的妻子正發燒感冒,你要不要接這個案?”時值新冠病毒正在爆發,我在家中休息,突然接到醫院緊急室的這通電話。

Advertisement

當新冠疫情在武漢蔓延時,很多醫護人員在沒充足準備的情況下救治病人,結果受到病毒的感染,甚至喪命。這牽涉到當時醫護人員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PPE),而病毒的傳播性比大家想像的高。在不知己和不知彼的情況之下,人類抗疫之戰節節敗退。

這病毒開始入侵大馬及全球,各大醫學網站開始敲警鐘,其中美國醫學協會寄了這個字條給我們:“我們當中有人會死!”

面對這衝擊的最前線,莫過於政府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們的風險最高,但也獲得最多的防護裝備。政府已經下了命令,凡是確診病例,必須送到特定的政府醫院。雖然私人醫院不必治療新冠病毒,但我們卻嚴重的缺乏各人防護裝備,當第一個病例在大馬登陸時,我的醫院只有5件裝備,只要一位新冠病人在我的醫院出現,我們的裝備只足夠讓醫護人員用上一天。

醫生們進行幾次的會議,當中幾位醫生很抗拒醫治任何發燒或感冒的病人,甚至有醫護人員想放長假,以避開疫情。以我們當時的情況赴戰,我們當中有人會死,社區感染肯定惡化。

重燃醫生的初發心

我們醫護人員都各有家庭,如果我們受到病毒的感染,家人也有可能患病。如果說我們貪生怕死,這是肯定的。死是每一個人生最後必經的過程,但是,我們不想在能夠避免的情況之下就這麼的犧牲,也不想親朋戚友陪同。

更大的問題是,根據武漢醫生的報告,肺炎的病情有時很像心臟病,連心電圖都分不清是那種病,我們還敢接這些病人嗎?

只要我撒個謊言,要護士通知病人醫院沒床位,建議轉向中央醫院求醫,問題就解決了。但是,中央醫院正忙着處理新冠疫情,根本無暇顧及其他疾病,一般非緊急手術另擇日進行。這對心臟的病患者來說,並非是好事。

在病人到來的前一天,我在臉書視頻上聆聽繼程法師的開示,他道出如何在這完全被動的情況下找回主動,隨緣而心安,然後展現菩薩行的風範。我聽後感到慚愧,但心中釋然,當醫生的初發心又回來了。

接到緊急室的電話,我即刻趕到醫院。一見到護士,問道:“我們的個人防護裝備能夠支持多久?”她回應:“17天。”

我點頭微笑:“好!可以打仗了。”接着跟着正常步驟穿上裝備,走向隔離營去見病人了。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