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觀心集】安全假相

一個欣賞美術卻不懂繪畫、全能運動卻領不到獎牌、喜歡遊遍天下卻不得不整天工作的醫生。

看來年輕實則不然,總感到生活充滿着無奈。

提起意大利第二大城市米蘭,大家有什麼聯想?世界四大時裝中心?達文茜長期居住的地方?在2020年頭,大家的答案肯定是歐洲新冠疫情重災區吧!

我就在2月中飛抵米蘭!那時新冠疫情在大馬蔓延,在意大利根本不是問題。據說當時全意大利只有3位病毒感染者,都是中國人,已經完全被隔離。意大利政府當機立斷,禁止所有兩個星期前曾經到訪中國的旅客入境,以為可防止新的病例。

我訪意的目的是參與歐洲冠心血管成型術的研討會,行程半年前已安排了,很難更改。何況意大利已做足準備,此時到訪該國,應該比留在大馬安全吧!

耍從檳城國際機場出發時,赫然發現整個機場人數比以往少了90%!卡達航空公司的職員很認真的翻看我的護照,確保我近期未到訪中國。差不多全機場的人都戴上口罩,我們也不例外。

意大利死亡人數暴增

我們在多哈轉機,奇怪的是,在當地轉機的人都不戴口罩,我們只得入鄉隨俗,脫下口罩。到了米蘭機場,戴口罩人士更是廖廖無幾,讓我們感覺好像抵達安全區。

接下來幾天,我很放心的參與會議的課程,遠東的醫生皆不出席,整個會議都沒提及新冠病毒,彷彿非常肯定病毒不會再登陸。

會議結束後,我們到米蘭大教堂參觀,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韓國遊客。疫情已經在韓國蔓延,我自然的盡量迴避他們,其他遊客卻不當是一回事。我當然不會對他們種族歧視,只是身為一位醫護人員,曾在這世紀初經歷過非典病毒的風暴,所以迴避高風險族群變成自然反應。

除此之外,當時米蘭給我的印像是防疫堡壘,我很安心的到處參觀。當我飛回馬來西亞時,第一個念頭是:真希望大馬也同樣的安全。

一個星期後,意大利北部(即米蘭和威尼斯)疫情大爆發。死亡人數迅速增長,一下子就蓋過中國。教宗吩咐神父為病人祈禱,但很多神父卻感染病毒。醫院床位爆滿,呼吸器不夠用,醫生只得捨棄年老病人,而專注搶救較年輕病人。來自新加坡的醫生,只比我遲一個星期到達歐洲,回國時病重,差點沒命。一個星期裡,最安全的堡壘卻變成最嚴重災區。

疫情讓我們深深體驗無常,也展現緣的複雜性。以為只要嚴防中國旅客就沒事,但在歐洲疫情的源頭則非中國,真的是防不勝防。

六月頭大馬的疫情似乎受到控制,但一個疏忽情況就不同。在這情況之下,大家可以做什麼呢?只能掌握當下的因緣,即多呆在家,少與人接觸,多用口罩和注意衛生。我們曾經打敗非典病毒,我們是能夠戰勝這新冠病毒,大家防疫不可鬆懈呀!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