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觀心集】學海無涯

一個欣賞美術卻不懂繪畫、全能運動卻領不到獎牌、   喜歡遊遍天下卻不得不整天工作的醫生。

看來年輕實則不然,總感到生活充滿着無奈。

Advertisement

大家摒着呼吸,看着人造心瓣膜經過導管,置入王老婆婆心臟的主動脈瓣中。這是最關鍵時刻了,成功與否,就在今朝。

幾年前老婆婆時感昏厥,經過我同事的檢查,發現她心臟主動脈瓣嚴重狹窄。基於病人年事已高,若要開胸腔更換心瓣,這風險相當高。

那時候,大馬國家心臟中心剛引進“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術”(Trans-catheter Aortic Valve Replacement, TAVR),這技術將導管經大腿的股動脈,一直插入心臟外的主動脈,再將人造心瓣經導管更換主動脈瓣。我的同事向病人建議到國家心臟中心接受治療,但那王老婆婆完全不同意。

那時候我在做什麼?終日忙着工作,收入穩定,覺得不需再多學任何新的技術了。

決定學TAVR技術

一日,我到吉隆坡參加心臟研討會,佛友小劉獲悉約我在會議室外見面。此刻,她已經是TAVR公司的代表,幾乎在馬來西亞幾個心臟中心進行TAVR時,都有她參與和協助的份兒。

小劉鼓勵我學習這門技術,畢竟在大馬可單獨進行TAVR的醫生非常稀少,而等待手術的病人卻是相當多。

她也讓我看到最新的醫學數據,TAVR的成績,完全不輸給開胸腔置換術。

我開始動搖了,既然成績不俗,也可幫到病人,為何不學呢?但我這把年紀了,難道還要重新學習新的技術?

不久後,我飛往美國參加全美心臟協會常年會議,主辦單位很興奮的發表最新TAVR的研究成果,TAVR 的5年成績,超越開胸腔置換術。我閉上雙眼,下定決心,即刻聯繫小劉。

小劉安排我和心臟外科楊醫生,一起飛到新加坡國家心臟中心學習。我曾在那裡受訓成為心臟專科醫生,此時再次重來上課。教導我TAVR 技術的,竟是我的學弟,我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現在需要找一位肯付費的病人!TAVR的價格,確實不菲,不是一般人可付得了的。而且嚴重主動脈瓣狹窄的,絕大多數都是超過70歲的老病人,已經沒有買保險了,如何應付這龐大的醫藥費呢?

學到老是生命中一個意義

東風終於等到了,適逢我同事渡假,82歲的王老婆婆因氣喘入院要求我接手治療,她的主動脈心瓣寬度只剩下0.4公分,若不動手術,應該不會活過1年。

我悉心向她解釋TAVR的治療法。她相信我,跟她的兒子說她要我進行手術。我聯繫了大馬國家心臟中心的主任,要求他拔刀相助。

在主任的帶領和指導,小劉和其同事的從旁協助之下,楊醫生和我一起上陣,為王老婆婆是北在馬私人醫院進行第一宗TAVR的病例。

“調高心臟速度到180!”主任喊道,楊醫生用起搏器如實照辦!我們立刻將人造心瓣打開來,替代病人的主動脈心瓣。在手術室裡的全體人員歡呼,拍手叫好。我望着主任、楊醫生以及麻醉科醫生,歡笑彼此祝賀。

學海無涯,唯勤是岸,其實無涯也是無岸的,唯有活到老學到老,這是生命的其中一個意義。即使這把年紀的我,還是要向學弟們學習的原因。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