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彩繪仁心】醫療霸淩事件

我國於今年4月裡發生了一宗震驚醫界的醫療霸凌事件,事情發生原由為一名年僅25歲的實習醫生,在他向新醫院報到實習後約兩個星期,因受到職場“不合理對待”產生工作壓力,最終導致了跳樓。

此事件發生後幾天在醫界裡鬧的沸沸揚揚,當時有些媒體為此還特地製作有關專題的報導,並採訪了多位來自醫療領域內的專業人士,包括資深醫生、醫學院教授,甚至是大馬醫葯協會委員的看法。

Advertisement

這些人當中有人認為,是整體的醫療訓練制度出問題,畢竟現在的真相是實習醫生太多,導致他們臨床上能被分到照顧的病患變少,自然也造成親身動手操作訓練學習的機會變少,繼而影響到新生代醫生的整體素質。

並非是新鮮的話題

平心而論,醫療霸淩事件並非一件新鮮的話題,而是存在很久的問題。但有時由於當事人主觀認知的關係,是很難去區分清楚這到底是霸淩(針對特定人物不合理對待)、職場潛規則(某部門為了病患着想,而對下屬訂下沒白紙黑字的製度,例如規定實習醫生早上6點到院上班,例假日仍需回院巡房等),又或者是長官嚴厲的行事風格要求(例如要求服裝儀容端莊,不能染髮等以免影響醫生形象)。

此外還可舉以下幾個例子:

1)疫情期間,某些長官讓資淺或低階醫護人員站在第一線以照顧冠病患者,結果這些醫護人員在缺乏指導、自身經驗不足的情況下無法照顧好患者,甚至到後來連自己也受到感染,請問這情形算不算職場霸淩?

2)某些醫生特別會被分配去照顧一些“難處理或有潛在醫糾”的病患,又或者是容易被排到週末或例假日值班,請問這算不算職場霸淩?

3)前述兩例所說的都是發生在醫院內的,現舉一個醫院外的例子,發生在自己身上。

記得在冠病疫情初始時,自己就曾被一些商家或場所知道是醫生時被禁止入內(即便自己解釋說未有照顧冠病患者亦為如此)。

前一陣子在台灣新聞也報導說一些醫護人員的小孩在坐校車上學時被“安排隔離”坐在最後面,請問這情形又算不算是對醫務人員家屬的霸淩事件?

總而言之,醫療霸淩事件是不容易處理的,因為問題的本質並非是醫療訓練制度太苛刻或是醫生抗壓不足這麼簡單。為了病患安全、維護醫療品質與篩選出能夠勝任醫生職務的人,政府應該在所有國內外醫學生畢業時參加國家級醫生資格考(及格率可依衛生部需要而作調整,不及格者可重考或選擇轉行),如此一來才能解決醫生供過於求、病患安全、維護醫療品質與醫生水準的問題。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黃學謙)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