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醫者暢談.彩繪仁心】醫生難為 (總結章:醫生真的難當嗎?)

洋洋灑灑的寫了7篇“醫生難為”這個主題的文章後,開始見報於各大報章。

某日,自己一如以往的上班看門診,來了一個自己的老病人,到了看病尾聲時兩人就不禁閒聊了起來。

Advertisement

“黃醫生,我看你最近寫的文章怎麼這麼負面啊!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啊?”這位楊先生問。

“不開心?沒有這回事啊!我寫的文章主要分成兩類,一類是醫學疾病概論,另一類是醫學人文倫理,我比較傾向於臨床行醫的務實面,希望寫的是人們平常在醫學文章上讀不到,又或者是因地制宜的醫療模式,這並沒有分什麼正面負面的文章,應該說是比較貼近生活面的文章吧!而生活本來就是有分甜酸苦辣的,不是嗎?”我用平常心來回答說。

“黃醫生,您話是這麼說,可是您知不知道,我女兒一直以來都有在報章追閱您文章的習慣,您的文章常會給她許多啟發與鼓勵。她一直都以您為榜樣,也很努力讀書考好試,目的就是希望在未來裡能像您一樣當個好醫生,受人敬重。”

“哪裡知道她最近在讀了您這些文章後發現當醫生怎麼那麼苦,那麼難當,搞到她現在對當醫生這個志願有些動搖,您說我該怎麼辦呢?”楊先生有些苦惱地問。

“楊先生,快別這麼說,您女兒這樣看得起我,我是感到很榮幸,但我認為她不需要在知道當醫生的一些難處後就打退堂鼓。畢竟每個行業都有其好處與難處,知道好處想要得到它固然可喜,但知道難處後想辦法去克服它這樣不是更有成就感嗎?所以我認為有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的,端看你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它才比較重要,不是嗎?”我用客觀的語氣回答說。

在職進修是一輩子的功課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啦,但我還是希望她多多讀您一些正面鼓勵的文章,這樣她對醫學才比較有那種熱忱,當然這是我自已的希望啦!”楊先生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坦白說,行醫在職進修是一輩子的功課。雖然自己已年近半百,學習能力已大不如前,但在每天的行醫生涯中都會有新的挑戰出現。”

“例如像現在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不管你畢業了多少年,行醫經驗有多豐富,它在你的面前就是一個全新的物種,一開始全球的醫生大家對它都是一樣陌生的,即便你努力讀取關於這病毒的一切知識,它總會讓你感覺永遠學得不夠。”

“然後呢?在行醫過程中你會發現有些事情的對錯界線越來越模糊,會慢慢發現自己不僅需要知識,更需要常識、見識、膽識與賞識齊集,才能做個才德兼俱的醫生,這是我行醫所遇到最大的挑戰,到現在自己都還在往這個方向磨練呢!”我說。

“黃醫生,您說的沒錯!我會把您的話帶給我女兒知道,希望她聽了後能振作起來,不去想那些負面的東西。好了,我也該回去了,不打擾您了。期待您的大作,最好寫一些讓人感覺正面的文章,這樣我女兒會更喜歡閱讀的。”楊先生說。

“好,我儘量。下次再見。”我有點沒好氣的回答說。的確,以目前社會大眾對醫生的職業認知來說,絕大部份人還是停留在那種高、大、上的印象裡,這與現實面的落差恐怕還需要很久的時間才能看的清楚,真正明白。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黃學謙)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