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還原憲狀】舊患未除添新亂

1973年1月22日,美國最高法院以7比2的投票結果裁定,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正當程序條款提供了一項基本的“隱私權”,保護了孕婦的墮胎權(世稱“羅訴韋德案”)。將近半個世紀後的 今年6月24日,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此案裁決,女性墮胎權將不再受美國憲法保護。

裁決出來後,美國總統拜登發表公開講話,譴責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案的決定,稱最高法院犯了“悲劇性錯誤”,剝奪了已經被美國承認並執行50年的基本憲法權利。拜登還表示,最高法院今天的裁決不是最終決定,他呼籲國會行動起來,保護女性的墮胎權。然而,拜登的話是不適當的,讓美國倒退了150年。民主政制三權分立,政治和執法是不能夠超越法律的。這番話也反映出美國憲法、政策、權力和意識形態的分歧。

Advertisement

眾所周知,美國槍殺案件氾濫,5月發生了33起大規模槍擊案,6月再現“血腥週末”,今年上半年已近2萬人死於槍擊。民間的槍枝比全國人口3.5億更多。

1913年美國人獲得許可證後,才能在家園以外的地方攜槍上街。可惜美國最高法院近日以6:3票推翻了這個法案,維護了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民眾的擁槍權。槍支管制是檢驗美國保守派和自由派立場的議題,近年來多起大規模槍擊事件消耗了美國政治。

多數美國民眾認為墮胎應該合法,僅10%的受訪民眾認為在任何情況下墮胎都應是違法的。這九成人代表了美國人的價值觀。

聯邦最高法院是美國司法系統最終上訴法院,有權評審和推翻下級法院裁決,同時也是美國憲法最終解釋者。法律專家認為,此次最高法院推翻已被認定的憲法保護權,在歷史上是罕見的裁決。更是首次廢除一項民眾廣泛支持的權利。

美國社會正面臨通貨膨脹、槍枝暴力乃至嬰兒奶粉缺貨等一連串磨難,導致拜登支持率直落,危及民主黨選情。而今民主黨希望藉墮胎權爭議扭轉劣勢,因為最高法院裁決與民意格格不入。

5月一項民調顯示,55%的美國人自認是支持墮胎的“選擇權”派,這是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比率。其實美國學界普遍傾左,政客當然利用機會,要把議題炒成全國大戰。秋天是美國期中選舉,通貨膨脹讓美國人民怒火衝天,拜登藉墮胎法案把選舉焦點轉移到意識形態大戰,說不定是民主黨致勝最後絕招。

一場左右派之爭

從實際層面看,最高法院這個裁決讓準許或禁止墮胎的權力回歸各州,但目前打算規範某些狀況(例如強暴、胎兒畸形)可墮胎;倘若必須到其他州進行手術有哪些經濟救濟,似乎都是長期反墮胎的右翼團體積極爭取的。也許左派後知後覺、措手不及,也許民主黨全心全意替半年後選舉備戰,期待議題炒熱,炒到沒有轉圜餘地。

實質上,這是一場左右派之爭。拜登的民主黨是支持墮胎的,理由是女性有權力為自己的身體作選擇。同時民主黨向來反對民眾擁有槍支,或至少購買槍械應更嚴加管制。反觀特朗普代表的共和黨是支持墮胎並支持擁有槍枝來保護自己及家人,因為管控槍支不會減少槍擊案。

憲法應該在墮胎議題保持中立嗎?難道所有特朗普支持者都沒墮胎?難道投票給民主黨等於支持墮胎?特朗普掌權時任命三位大法官,讓最高法院裡右翼保持多數,投票完全照著政黨傾向走,所有政治人物的發言也完全按照政黨傾向,人們沒有聽其言、觀其行的必要,就可從既定刻板印象決定支持誰或封鎖誰,屢試不爽,多可怕的兩極化!

美國社會兩極化

墮胎和槍枝,是美國社會兩極分化最激烈的問題,最高法院兩天內做出兩項重大裁定:推翻紐約州槍枝管制法和裁定密西西比州墮胎禁令合憲,卻完全沒有解決有關問題,還引發了更多爭議:保守派大法官是否忠實服膺歷史和憲法?抑或只是引用歷史和憲法來合理化其政治偏好?

筆者認為,墮胎是民權與道德問題,而槍支管控是社會民生問題。當年曾受邀到美國同事家裏作客。這位朋友展示他收藏的槍支,總共20支,各種子彈數百發,使我毛骨悚然。難怪經常在電視或報章上見到小童誤殺父母,或夫妻在爭吵中互相開槍,造成家破人亡悲劇。至於墮胎合法化造成社會風氣敗壞,美國十五六歲女中學生懷孕比比皆是,合法墮胎成為習俗。難道這也是美國值得驕傲的自由、民主和人權嗎?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丘光憲)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