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還原憲狀】中東國家各有盤算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第一次出訪中東,先後訪問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和沙烏地阿拉伯。

在以色列,拜登重申了對以色列的支持,獲以色列總統頒發“以色列總統榮譽勳章”。

Advertisement

在約旦河西岸,拜登表示依然支持以巴和平進程,但被人高舉前一輪中槍身亡的美籍巴勒斯坦裔記者阿克利赫的畫像抗議。

在沙烏地阿拉伯,拜登和王儲穆罕穆德·本·薩勒曼進行了碰拳禮,但沒有得到沙烏地增產石油的承諾,他有否就沙烏地籍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卡舒吉之死向王儲施壓成了羅生門。

可以說,拜登之行幾乎是一無所獲,甚至還被沙國潑冷水,包括推動增產石油、組成涵蓋以色列在內的中東安全聯盟等2大目標都失敗了。

土耳其遊走兩方

相反地,俄羅斯總統普丁,在俄烏戰爭爆發後首度離開國境,跟中亞盟友塔吉克總統會面,還在土庫曼首都參加里海峰會,似乎想搞自己的小圈圈,拉攏盟友,跟西方互別苗頭。普丁過後又前往伊朗、土耳其討論烏克蘭小麥解禁、敘利亞內戰等問題,普丁想藉此證明自己在國際上並未被孤立。

土耳其雖然是北約盟國,還對烏克蘭販售無人機,但在西方紛紛對俄羅斯進行制裁時,土耳其並未積極配合,總統艾爾段一直想要利用土耳其的戰略地位,遊走在東西方角力中,並試圖作為西方與俄羅斯的調解者。

除了土耳其,以色列也是遊走於各方的國家,雖作為美國在中東的傳統盟友,卻也與俄羅斯保持良好關係。

阿拉伯國家也因為OPEC私下默契,不願配合美國要求增產,以降油價抵制俄羅斯的要求。但這些國家卻對伊朗的崛起齊聲表達擔心,顯示中東區域戰略的複雜。

再者,伊朗核協議也無法逆轉。很明顯,在特朗普廢除伊朗核武協議的幾年間,伊朗重啟核武器開發,短短時間已掌握了核武器製造技術中最重要的一步,即可分離高純度鈾的離心機。今年6月聯合國一份報告指出,伊朗已經擁有足夠的鈾可製造核武器。這樣,美國能有辦法令伊朗“回退”到5年前嗎?伊朗肯放棄這些鈾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拜登組抗中聯盟

在中國,拜登本來就無意改變特朗普時代的政策,但在方法上,卻“拉幫結派”,重組抗中同盟,比特朗普只憑一股蠻勁,單打獨鬥,對中國的壓力更大。

AUKUS三國海洋同盟、供應鏈韌性計劃、印太經濟框架、G7全球基建計劃、北約全球化等,都是拜登時代的成果。

相反,在中東,拜登原先不乏希望改變特朗普政策,然而特朗普時代的措施造成的後果都不可能回退,時機錯過了就沒法再來一次。除了以上具體問題,更重要的還是宏觀上。特朗普把美國在中東的角色轉變了,從一個領導者、操盤手,“退位”成一個角逐者。要知道,建立領導地位難,從角逐者重新“加冕”為領導者更難。正是由於這種路徑依賴,拜登有心無力。

拜登在中東之行中說,美國不會走開而留出真空讓俄國和中東乘虛而入。這當然並非完全無法做到,但必須很高超的外交技巧。從這個意義上說,拜登儘管在中東之行沒有實際收獲,但總算開始推動中東外交,也不能說毫無意義。

然而,中東地區,可能是美國在所有區域板塊中,最需要講求“現實主義外交觀”的。現在拜登政府最大的障礙,可能還是在民主黨內部的進步派,基於意識形態,許多議題上都和現實脫節,他們反而可能成為拜登中東外交的阻礙。

總而言之,拜登在美國國內民調仍然低迷。美國今年的國會選舉,情況充滿變數。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丘光憲)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