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選戰

【選戰特區——霹靂】馬來票主宰霹命運

全國大選掀開戰幔,霹靂州延續了充滿變數的選情;國陣希盟誰主江山,關鍵在於誰搶到保守馬來票;由於兩大陣線的實力不相伯仲,其中一個可能出現的局面便是雙方奪下的席位近半卻不過半,屆時,哪怕伊斯蘭黨只有區區一兩席,都會成為爭取聯合執政的造王者。

Advertisement

霹靂州共有24國59州議席,國陣長期以來都是穩坐釣魚台;直到2008年308催生的民聯,行動黨、公正黨和伊黨聯手,以微差領先的3席優勢,即是總共31席執政霹靂州,但維持了11個月光景,卻因為3名分別來自行動黨和公正黨的州議員退黨,變成親國陣的獨立議員,使民聯政府垮台。

2013年505,國陣與民聯同樣陷入拉鋸戰,這一回反而是國陣憑3席優勢保住政權,分別是巫統30席,馬華1席。

來臨第14屆大選,國陣把守霹靂州,主要胥視巫統的表現;如果成員黨如馬華、民政黨與國大黨給力,各有斬獲,便有望擺脫希盟窮追不捨的戰局,進一步鞏固政權,擴大掌政霹靂州的優勢。

回顧505的民聯成績單,行動黨橫掃所有競逐的18個州席,公正黨和伊黨各拿到5席,與政權擦身而過。直到伊黨拆夥造成民聯瓦解,霹靂州前州務大臣暨章吉遮令區州議員尼查跟著退出伊黨加入誠信黨,使新成軍的希盟在州議會上佔有24席,即是行動黨18席、公正黨5席及誠信黨1席。

目前伊黨在霹靂州只是剩下4個州議席,它揚言全面發動三角戰,一方面收拾眼中的“叛徒”誠信黨,另一方面便是把槍頭對準反目成仇的前民聯合夥人行動黨及公正黨,還有希盟當中資歷比誠信黨還要淺的土著團結黨。

希盟會不會像10年前民聯般東山再起,必須先“擺平”伊黨,否則甭談。

與希盟劃清界線的伊黨,上屆大選放眼民聯改朝換代入主布城而投給伊黨的華人票,幾乎可以斷定已是過眼雲煙,它與希盟對著幹,希盟也會跟它斡旋到底,到底誰虧大,誰教訓誰,不妨拭目以待。

安順補選馬袖強勝

上屆大選,成功替行動黨守土的安順區國會議員謝昂憑,在一年後不幸病逝,結果由代表國陣的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在補選中勝出,使國陣在州內的國會議席,增加到13席。

同時,巫統江沙區國會議員旺莫哈末凱里爾意外身亡,其遺孀馬斯杜拉代夫上陣,贏得補選,使巫統維持原有10個國席。

國陣其餘2個國席分別是馬華總秘書暨第二貿工部長拿督斯里黃家泉盤踞的丹絨馬林,以及國大黨青體部副部長沙拉瓦南的打巴。

希盟方面,經過安順補選一役,行動黨的國席從7席減少1席變成6席,公正黨3席,包括原是社會主義黨的再也古瑪,在公正黨旗幟下當選和豐區國席;誠信黨唯一的國席則是在巴里文打區國會議員姆加希“脫伊投誠”得來,故希盟的國席總數是10席。

經過一番地震後,伊黨的國席從2席變為1席。

伊黨盼殺出條血路

夾在2個列強中的伊黨,它在霹靂州打出的如意算盤,但願在國陣希盟殺到你死我活卻分不出高下之時,它贏得少數關鍵議席,跟任何一個陣線結盟都可以執政,左右逢源。

平心而論,若伊黨在行動黨以華人為主的選區插上一腳,不過是陪襯而已,候選人要有心理準備,按櫃金隨時被沒收;它接下來在混合選區攪局,旨在分散希盟其餘3黨的得票,讓巫統坐收漁人之利,損人不利己。

最後,它也在本身盤踞的選區受到希盟挑戰,但求從巫統與希盟之間殺出血路。

可以預見伊黨的席位逐漸萎縮,但不能排除,勢均力敵的國陣與希盟一旦陷入難分難解,大家議席不過半的困境,儘管伊黨只剩1到3席,始終可以左右戰果,政權花落誰家,由它說了算。

備註:

I.第13屆大選替行動黨守土的安順區國會議員謝昂憑逝世後,由代表國陣的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在補選中勝出,國陣目前在霹靂州共有13席國會議席,行動黨減少1席變成6席;

II.第13屆大選替國陣巫統守土的江沙區國會議員旺莫哈末凱里爾意外身亡,其遺孀馬斯杜拉在補選中當選;

III.隨著巴里文打區國會議員慕查希和霹靂州前州務大臣暨章吉遮令區州議員尼查退出伊斯蘭黨加入誠信黨,以致伊黨霹靂州只是剩下1國4州;

IV.希盟目前在霹靂州共有10國24州議席,分別是行動黨6國18州、公正黨3國5州,以及誠信黨1國1州;

V.原是社會主義黨的和豐區國會議員再也古瑪,第13屆大選是在公正黨旗幟下競選。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