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In Praise of the Unfinished

26位日本設計師當中,我只知道原研哉和隈研吾,但並無損這個展覽帶給我的驚喜。如果你是從事設計的人,必定會收穫比我更多的樂趣。之所以被這個展覽吸引,純粹出於我對手稿的愛。準確一點地說,是手稿中披露的不確定、不完美、未完成,讓我深深著迷。

上一趟東京行已經造訪過了,不過只在外頭留連半晌。一來同行友人對安藤忠雄一無所知也毫無興趣,不想讓她一個人待在外頭冒著寒冷乾等,那是1月的某個下午。二來時間不對,快休館了,天陰陰的,而你知道,安藤忠雄所設計的建築,很多都是需要陽光來完成的,這跟教堂裡的鑲嵌玻璃如果沒有陽光的話就只能算完成一半是一樣的道理。

Advertisement

這一次東京行敲定之後,我就決心重遊這間坐落於六本木的美術館21_21 DESIGN SIGHT,誰也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來日本旅行,誰知道呢。原意也只是想看看安藤忠雄與三宅一生到底擦出什麼樣的火花,沒有想到會碰上26位日本設計師的原稿展覽,完全是意外的收穫。

展覽題為《秘展——難得一見的設計師原稿》,展出“日本設計委員會”共26位成員——包括原研哉和隈研吾這些知名設計師——的草圖、筆記、文具、模型以及收藏,範圍涵蓋平面設計、工業設計、建築設計、家具設計等等,我們因此得以窺見許多名作,從構思到成品的過程中,“被隱藏的部分”,例如柴田文江的膠囊旅館9 Hours,例如面出薰的Gardens by the Bay。

許多產品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在利用的時候不會好奇它們出自於誰手也不會好奇它們如何誕生,例如我是直至看到這個展覽方才知道,養樂多(Yakult,新馬兩地叫做“益多”,味道比較功利主義)瓶子的設計者竟然是位建築家,名叫松本哲夫。

手稿於我總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有時甚至喜歡草圖勝於成品,例如奈良美智我就比較偏心他隨手畫在筆記本、再循環的信封和廢紙背面的塗鴉。這些手稿記錄創作者在創作活動中的心血來潮和萬念俱灰、堅定和躊躇、嘗試和錯誤,各種完好無缺背後的不足為外人道,讓這些草圖充滿人的質感和人的成份,也讓光鮮便利得幾近無情的成品看起來更人性化了。

(文/ 圖:野東西)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