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Cafe瘾

不是咖啡因,不是咖啡瘾,而是cafe瘾,也就是泡cafe的瘾头,当然cafe瘾也包含了咖啡瘾和咖啡因,毕竟优质咖啡是首要条件,但不一定是主角,优质咖啡身边的老朋友也会得煮,不一定要去cafe才能满足。去cafe,有时也是为了业者对cafe整体设计的用心和诚意。

要不是我姐姐提醒,我根本没有发觉,原来Delifrance早已经从大马的cafe版图上消失多年。新加坡还有,我上一次去狮城探望老朋友,借宿她家,她家在大巴窑地铁站左近,地铁站内就有一间Delifrance,使我一直错觉大马也还有这家连锁咖啡店,想不到它其实已经绝迹,直到去年年尾。

Advertisement

去年最后一个月份,疫情仍未好转,雨季已经来临,再倾盆的大雨也冲不掉四处肆虐的病毒和我心中的郁闷,但我又能做什么呢,除了让我自己活得精彩一点。忘了是谁说的,让自己活得更精彩就是最好的报复,远在巴黎的老朋友把这句名言至理改一改,变成“吃得好是最好的报复”,虽然我不知道要报复谁,命运不过就是一场虚无。

而我没有要吃什么山珍海味,我对“吃得好”的定义不过就是一杯好喝咖啡,能在自己喜欢的cafe好好享受一杯优质咖啡,如今对我而言则是花红。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想念那些我喜欢的cafe了,在曼谷,在京都,在巴黎,但它们比我这一年每个晚上做过的梦更不真实。

所以,当我发现Delifrance在我住处附近复活了,立刻迫不及待去赶新鲜。开放式的厨房大剌剌的令人惊喜,经过的时候,在厨房里干活的厨师还会抬起头来跟你相视微笑。咖啡不是我喝过最好的,牛角面包倒是酥脆爽口,早餐配套一种咖啡配搭一种面包任君选择才RM12,实在不该计较太多。

虽然坐在露天座席遥望KLCC双子塔,我也还是忍不住要跟曼谷的家人叽哩咕噜,谁要看双子塔呢,我要看的是巴黎铁塔啊,谁要坐在这里看人呢,我要坐在巴黎被人看啊,即使被人看还是自己要付账依然心甘情愿,就是这么虚荣,就是这么自恋。这么多年了,我并没有忘记老朋友的名句:“自恋有点像生命的甜品,没有它,生活不成问题,有了它,特别多姿多采……”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