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风景背面写几行字

第一次到布达佩斯背包旅行的时候,在一家小书店发现一套明信片,是美国摄影师Stephen Spinder在罗马尼亚旅行时的摄影作品,当时想都没有想过,四年后我自己也会踏足德古拉的故乡:Transylvania。可是这次我并不想在回忆中重拾我夜访吸血鬼的快乐时光,只想藉此感念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摄影师,只想好好重温他眼中的罗马尼亚。

之所以想写这篇东西,完全出于我对Stephen Spinder的感念。要不是他那套明信片,我有可能不会兴起到罗马尼亚去背包旅行的念头吧,我想。那时我和麦志全在波兰北部浪荡,他是我这一生认识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香港朋友,我叫他做麦兜,成年了的那个。后来我们各走各的,他留在波兰,我南下布达佩斯,途经斯洛伐克,再从布达佩斯坐火车去吸血鬼的故乡……

Advertisement

我古狗了一下,找到Stephen Spinder的官网,生平简介没有说明今年贵庚,但在某次交流会上,他提到自己比1956年匈牙利革命大一岁。就连自我介绍都要跟匈牙利扯上一点关系,足见他对这个东欧国家的感情。那是2009年的事了,奥巴马时代刚刚掀开序幕,交流会后他就返回美国了。

1991年秋天,Stephen Spinder第一次造访匈牙利与罗马尼亚,就此跟这两片土地结缘,这套明信片是他的部分收获。他在布达佩斯一待就是13年。那么,1996年初夏,当我第一次在布达佩斯背包旅行,在那一家小书店发现那套明信片的时候,他就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角落,不同的地板上铺着同一个午后的阳光,但他不知道有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正为他眼中的罗马尼亚深深吸引……

那片土地先几年才摆脱独裁统治,但他捕捉到的都是平凡人生,充满了生命的欢悦,那群在雪花纷飞中结伴打伞同行的少女,那个对着镜头睁大好奇双眼的宝宝,那两个各自拉奏手中乐器的男人,那些从禁锢脑袋的大思想解放出来的时刻,那些只围绕着爱、生与死进行的日常。

Stephen Spinder对人的兴趣与关注,显然远胜于他对摄影这门艺术的追求,他对自己的摄影风格不像许多著名的摄影家那样自觉,摄影不过是他藉以记录这片土地上的无名氏的工具而已。你要把他打入明信片摄影师之类,我想他也不以为意。明信片摄影师又怎样?不是每个人都想当布列松的。

Stephen Spinder并不出名,他的作品也不是我的最爱,但我记得每一张明信片的风景,至于风景背面的图片说明,仍存档在我记忆中的,只有牧羊人与他的羊群合照这段:“我在那儿逗留了一下下,跟这个牧羊人闲聊,他叫我留下来看小羊诞生。”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许多年后竟然把我带到Transylvania。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