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豊岛猫巴士

其实豊岛巴士身上也有猫咪,一只只笨拙憨直的猫咪,不知道出自哪个小瓜的手,小小的手仍然紧握着我早已经失落了的生命的奥秘。放肆的线条,大胆的色块,每一幅涂鸦都是回不去了的神秘时区,一旦我们被放逐了,这个乐园就失去了,剩下那么一点点记忆,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不可靠,唯有不带任何杂志的快乐是唯一的证据,证明我们都曾经有过一个野兽国。

朋友说我们很幸运,她上次来豊岛,巴士没有那么漂亮,我才知道豊岛巴士每几年就会换一次衣装。没想到还有另外一种幸运。我们早上九点零五分抵达家浦港,距离豊岛美术馆开馆还有一个钟头,从家浦港出发的第一班巴士要早上十点零五分才会开车,所以我们就在家浦港的附近走走,远离聚集在候船室的游客,偷点属于我们自己的亲密时光。然后就出现了一只黑猫。然后又出现了一只橘猫。然后又出现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只,都跑出来欢迎我们造访豊岛,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睡意这才老鼠一样跑光光了。

因为冬天的缘故,渡轮和巴士班次较少,同一天下午还要赶去直岛,所以我们天还没有亮就起床了,从新大阪站乘搭新干线到冈山,再从冈山转乘当地火车到宇野港,再从宇野港乘搭渡轮到豊岛。感觉就像睁着眼睛做梦,我们的灵魂还在新大阪站附近的商务旅馆相拥而睡。从冈山前往宇野港的途中,我们就忍不住打了几次盹。前往豊岛的高速旅客船又像摇篮,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我们更加昏昏欲睡。直到这一群热情的猫咪纷纷出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的三魂七魄才都回来了。

后来我们还在漫步途中遇见一只美丽的小母猫,她尾随着我们,疾步追上我们故意放慢的步伐,热情地蹭我们的脚,又在我们面前滚地翻肚,我们不得不蹲下来爱抚她,一边爱抚一边甜言蜜语,虽然我们知道这次艳遇是没有结果的。这种情境在我带一只猫回家以前是我想像不到的。彼时虽然我也喜欢猫,但始终跟猫保持彼此交换眼神的距离,尤其是流浪猫,我觉得这是对待它们最好的方式。对我而言,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不要去伤害它们,这是人之为人的底线。甚至觉得我的猫奴朋友对她照顾的流浪猫甜言蜜语真是蠢透透,没想到我自己现在也变成了这样一个蠢蛋,不由得打开心房所有窗户笑出声来。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