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记住 他们无法取消春天

记住他们无法取消春天,无法取消诗,无法取消歌,无法取消可以安慰到我们的声音。

Advertisement

瘟瘟疫蔓延时,封锁的封锁,禁足的禁足,取消的取消,英国画家霍克尼(David Hockney)捎来他的心意:“记住他们无法取消春天。”(Do remember they can’t cancel the spring)令人不禁遥遥跟他老人家相视而笑。又联想起巴黎皇家宫殿花园(Jardin du Palais Royal),它无疑是巴黎最具诗意的花园了,因为园内那二十张“诗人之椅”,从波特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到黎索斯(Yiannis Ritsos),从雨果(Victor Hugo)到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从魏尔伦(Paul Verlaine)到达维许(Mahmoud Darwish),从狄菫逊(Emily Dickinson)到洛尔迦(Federico García Lorca),每一张椅子代表一位诗人,椅背上镌刻着他们的名字和诗句,兰波(Arthur Rimbaud)的“我变得异常顽固,酷爱自由的自由”,佩索亚(Fernando Pessoa)的“事物没有意义——它们只是存在而已”,茨维塔耶娃(Marina Tsvetaeva)的“我找到了我的格言——两个助动词——存在胜于拥有”,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ǒmer)的“我在我的内里带着所有我过往的面目,就像一棵树里的年轮”……

“诗人之椅”,真正的名字其实叫做“诗椅”(Les chaises-poemes),译成中文刚好谐音“诗意”,整组作品叫做《知音》(Les Confidents),由加拿大雕塑家Michel Goulet与一个名为“诗歌未死”(Poésie is not dead)的诗歌团体的创始人Francois Massut合作,完成于2016年3月4日。后者来自兰波家乡沙勒维尔-梅济耶尔(Charleville-Mézières)。他之所以成立“诗歌未死”,是为了通过装置艺术、表演艺术和行为艺术等等形式,让毫无准备的公众与诗相遇。前者定居于魁北克,他的创作方式,不是发明而是发现,不是追寻而是偶遇,从已经存在的事物当中汲取灵感,让艺术和生活合而为一,以至于你无法分辨是艺术呢还是日常的一部分。《知音》这件装置艺术无疑是绝佳的示范。

公园本来就是提供相会、交谈和分享的场所,这些诗椅的功能性跟巴黎公园常见的绿色铁椅还是一样,不过多了一层诗意,不过多了一种生趣。他们这些绿色铁椅两两相对镶嵌在一起,在椅背上镌刻诗句,两张诗椅中间设有装置,只要插上耳机,便能听见窃窃诗语。你可以和情人、家人或者朋友各自坐在一张椅上,面对面共享一些动人的诗句,以及一段只属于你们两人的时光。可惜这些诗都被译成了法文,不谙法语的人只能耳朵念诗,似乎有点美中不足,后来想想这是法国人的地盘,将诗翻译成当地人读得懂的语文,这很正常。就算每一首诗用回原文,也只有懂得那个语言的人才能成为知音。

(二之一)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