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意外的旅行

淡路岛不一定在潜在行程之中,本来计划2月9日礼拜天到光之教堂接受光的洗礼,打好了的算盘被一场瘟疫打翻,也是始料未及。了,那么,就去淡路岛看海之教堂好了。我们的淡路岛一日游是一趟意外的旅行。

光之教堂我先几年已经朝圣过了,但我还是感到非常失望。而我失望的原因是,我对同伴的承诺又一次落空。同伴向往多年光之教堂,四年前我们第一次去日本旅行的时候错过了,四年后当我们决心重游关西,便将光之教堂列为行程重点之一,同时第一时间预约成功,开心之余不忘祈祷,但愿这条朝圣之路顺顺利利。不料几个月后,阴影就从世界的背后悄悄地攀了上来。这场灾难所向披靡,任何国界都是虚设,日本也不例外。 ,瘟疫期间光之教堂谢绝访客。

电车对准大阪湾开往舞子,心境一路被海平线拉阔开来,脑海表面金光闪烁,视线所及都是宁静的喜悦和感谢,只是只是因为我们都爱海洋,也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跟某种的天灾人祸擦身而过,才能够有这样一个顺风安稳的早晨。而同伴也从头到,没有,就到全心全意地把这一天交给淡路岛吧,由海之教堂,百段苑与本福寺水御堂三个重点串连成的行程,大大方方在我心上铺展开来。

光之教堂是在建筑物空中空出一个既是有形又是无形的光之十字架,让全世界瞠目结舌。而我一直以为,海之教堂也是在建筑顶部镂空一个十字天窗,穿过天光打在建筑物,一个光之十字架就诞生了。来到现场我才发现,里面那个光之十字架其实是灯光投影,不是没有一点点失望的,就像当年发现光之教堂的十字架原来镶有玻璃一样失望,万物之灵把上帝的其他造物,例如甲虫,雀鸟,落叶,风,雪和雨,都陷入了在教堂外。一定不止这样而已。然而,这个世界始终没有做好准备承接安藤忠雄的狂想。

百段苑也没有电影里面那样令人惊艳,我想是因为透视与季节的缘故。第一次看见这个地方,是在《禁爱世界》(Equals)这部科幻爱情片中。为了打造片中那个疏离而寂寞的感情乌托邦,剧组特地走访关西,寻找可以作为冰冷未来世界的拍摄景点,其中一个就是百段苑。这是淡路梦舞台最梦幻的场域,由一百个迷宫式的台阶(百段苑这个名字一点而来)以及一亩亩的花坛组成梯田状的花花世界,可以想像春天的时候高空垂直,就是一幅采花贼的地图。但现在是冬天,感觉有点萧瑟,虽然明明阳光灿烂,但我还是冷到像熊一样,不想采蜜,只想冬眠。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