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從一块布到一座美术馆

写完今年2月日本行的最后一篇之后恍若隔世。出发前是一个世界,回来后是另个世界。沿途风光再明媚也携带着一抹仓惶。能够完好无缺回到爱猫身边,不是没有一点点历劫归来的错觉。

21_21 Design Sight于2007年开幕,但创立这座美术馆的契机,最早可以追溯到1988年,当年日本设计界的三大巨擘——安藤忠雄、三宅一生与野口勇——相聚纽约,谈及日本长久以来,从传统手艺到现代设计,一直都有很好的文化承传,日本应该有座专属设计领域的美术馆。但不久后,野口勇便过世了,这个构想也因此停摆搁置。直到2002年,无印良品之父田中一光也过世了,三宅一生不胜唏嘘,在报章上发表论文,论述日本建造一座设计美术馆的重要性。当时东京中城正在发展都市更新计划,遂与三宅一生接触,双方敲定合作,这就是21_21 Design Sight的缘起。

Advertisement

21_21 Design Sight的建筑空间由安藤忠雄设计,几乎整个埋在地下,地面层即屋顶,而屋顶看起来就像一块折叠多层的布。“一块布”是三宅一生的创作理念,于他而言,无论国籍肤色,每个初生婴儿都会被一块布包裹起来,他希望21_21 Design Sight也能够包容每一个人,人人都可以在这里,藉由种种日常设计,以全新的眼光看待世界。

除了以设计为主题,21_21 Design Sight跟一般美术馆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大多以艺术家或者艺术潮流、较少针对某个议题策展,前者由于腹地不大,收藏空间不足,改以议题作为策展方向,可以打破这个先天性的限制,也造就了它独有的气质和个性,使之成为东京必访的美术馆之一。

21_21 Design Sight每一个月都会针对社会现况趋势敲定展览主题,有的由馆内同仁规划执行,有的邀请馆外名家担任策划。每一档的展览规划,最短也要一年时间研究。当然也有例外。例如311大地震重创东北日本之后,21_21 Design Sight立即决定以“东北的食与住”为题规划了一个日本东北风土文物展,不是为了吸引注意,而是出于关怀支持。

21_21 Design Sight最为人称道的,是以日常物件——水啦米啦巧克力啦——作为主题的展览,以小看大,见微知着。例如“巧克力”为主角这个展览,既有严肃的一面(从巧克力的原产地延伸讨论世界经济),也有幽默的一面(探索巧克力与蛀牙之间的关系)。2015年的“建筑家Frank Gehry:I Have an Idea”,邀请日本新生代建筑师田根刚策展,做法却有别于其他美术馆以建筑家的设计原稿和模型为重点,而是透过重现建筑家的房间、家具、嗜好等等方面,让参观者更全面认识这位童心未泯的后现代主义建筑家,寓教于乐。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